霸气十足的女皇武则天,书法却这么清雅

她是武媚也是武曌;她是天后也是二圣;中国历史上继位年龄最大的皇帝,也是寿命最长的皇帝之一;而除此之外,她还有个最最神秘的身份——书法家。

是的,就是这么高逼格,有涵养。

武则天的文学艺术修养可谓相当深厚,《旧唐书·则天皇后》中道:“后素多智计,兼涉文史。”尤其钟爱书法艺术,擅长飞白书和行草书,深得王羲之的精髓。

武则天的书法遗存不多,最为著名的有《昇仙太子碑》《荐福寺碑》题额和《崇福寺》题额。

洛阳偃师《昇仙太子碑》

其中,《昇仙太子碑》被誉为“中国最美的100幅传世书法”之一。

公元699年二月,已经76岁高龄的女皇武则天,由洛阳赴嵩山封禅,返回时途经偃师缑山升仙太子庙,一时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回到洛阳后讯速写下了《昇仙太子碑文》,并亲自书丹。

自古帝王多幻想自己可以长生不老,以求能够永享天下。武则天也不例外。

晚年时,武则天信仰道教,对神仙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她在《昇仙太子碑》的碑文中写道:“自非天资拔俗,灵骨超凡,岂能访金箓于玄门,寻玉皇于碧落者矣”,一下便将她想追求得道升仙的心态表露无疑。

而《昇仙太子碑》的碑文表面上是写太子晋升仙的故事,实际上,一方面是武则天以太子晋升仙自比,另一方面则是歌颂武周盛世。

《昇仙太子碑》的碑文内容,语势畅达,气象恢弘,读来令人荡气回肠,韵味无穷。

但其碑文与她的书法艺术相比,书则更胜其文。

《昇仙太子碑》的碑额用的是飞白体书写。

“飞白”是书法中的一种特殊笔法,笔画中丝丝露白,像枯笔所写。

相传是东汉书法家蔡邕所造,他在看到修鸿都门的工匠用帚子蘸白粉刷字时,受到了启发。

武则天所书的飞白体,除了具有飞白体的特征之外,且她每一个字的起笔处都像一只仙鸟立于字体中,不但蕴含了太子晋驾鹤升天为仙的传说故事,同时暗含了她信仰的道教思想在内。

《昇仙太子碑》碑额所用笔法圆润灵活,婉转流畅,而这也正是她书法的精妙奇绝之处。

上图中,“昇仙太子碑”五个大字既有磅礴恢弘之大气,又有飘飘欲仙之潇洒。

可见,武则天的书法笔势婉转流利,落笔铿锵有声,风格遒劲潇洒,独特至极!

在“大周天册金轮圣神皇帝御制御书”这14个字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武则天在端庄的楷书之间,不时地又使用了小篆字体(“天”字即是),以及自己开创的汉字(“圣”字即是)。在这一行的结尾处,她又创造性地运用了介乎楷书与行书之间的笔法,写了“书”字。

在书法的表现中,武则天将这多种字体变化灵活自如的运用其中,并且毫无违和感,完全不突兀,可见她既深谙书法的规律,又具有非凡的艺术胆识和才气。

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书法造诣之深啊!

《升仙太子碑》 通高6.55米,首身一体高5.25米,碑身上宽1.60米,下宽1.74米,厚0.55米,赑屃座高1.3米。

《昇仙太子碑》的碑阴刻有武则天的诗《游仙篇》,以及薛曜的正书,还有薛稷、钟绍京等的题名,而薛曜、薛稷、钟绍京都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故该碑也被历代书法爱好者誉为珍品。

宋朝时《宣和书谱》中对武则天书法的评价是:“凛凛英断,脱去铅华脂粉气味,其行书驭驭能有丈夫胜气。”

明朝赵涵的《石墨镌华》中赞誉武则天的《昇仙太子碑》:

“碑首升仙太子之碑六个大字,

飞白书,作鸟形,亦佳。

飞白书久不传于世,此其仅存者耳”。

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也在他的《论诗绝句》中有诗评此碑:

“草字书碑欲擅场,

羽衣木鹤共徜徉,

缑山夜月空如水,

不见莲花似六郎。”

并注称:“草字书碑,前此未有。”

封建社会里,由于受男尊女卑思想的控制,女子向来“无才便是德”,更别说练习书法了。

同时在古代,碑刻也被视为一件严肃且庄重的事情,女子书碑更是少之更少。

武则天打破了封建社会不用妇女之碑的“禁令”,大部分原因虽然是凭借自身的特殊地位和至高无上的权力,但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她不墨守成规、敢于创新的精神的确是非常难得的。

正所谓:“巾帼书碑从此始”,武则天真正的开创了中国妇女书碑的先河。

武则天书法-夜宴书

能成为史上女书法家中的翘楚,武则天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所以,说武则天的书法是“女书法家中的一流”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武则天(公元624年-公元705年),名武曌,祖籍并州文水县(现成山西文水县东),生于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中国历史上唯一得到普遍承认和众人皆知的女皇帝。

唐朝功臣武士彟huò次女,母亲杨氏。十四岁入后宫为唐太宗的才人,唐太宗赐号“武媚”,唐高宗时初为昭仪,后为皇后(655年-683年),尊号为天后,与唐高宗李治并称二圣。683年12月27日-690年10月16日作为唐中宗、唐睿宗的皇太后临朝称制,后自立为武周皇帝(690年10月16日-705年2月22日在位),705年退位以后,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性太上皇。武周一朝结束,唐朝复辟,恢复以神都为东都。神龙元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705年12月16日),武氏在上阳宫病死,年八十二,后与高宗合葬乾陵,留无字碑。

圣神皇帝升仙太子碑原文

升仙太子碑

朕闻天地权舆,混元黄于元气;阴阳草昧,征造化于洪炉。万品于是资生,三才以之肇建。然则春荣秋落,四时变寒暑之机;玉兔金乌,两曜递行藏之运。是知乾坤至大,不能无倾缺之形;日月至明,不能免盈亏之数。岂若混成为质,先二仪以开元;兆道标名,母万物而为称。惟恍惟惚,窈冥超言象之端;无去无来,寥廓出寰区之外。骖鸾驭凤,升八景而戏仙庭;驾月乘云,驱百灵而朝上帝。元都迥辟,玉京为不死之乡;紫府旁开,金阙乃长生之地。吸朝霞而饮甘露,控白鹿而化青龙。鱼腹神符,已效征于涓子;管中灵药,方演术于封君。从壶公而见玉堂,召卢敖而赴元阙。炎皇少女,乘往仙家;负局先生,来过吴市。或排烟而长往,或御风而不旋。既化饭以成蜂,亦变枯而生叶。费长房之缩地,目览遐荒;餐简子之宾天,亲聆广乐。怀中设馔,标许彦之奇方;座上钓鱼,呈左慈之妙技。遥升阁道,远睇平衢。鼓琴瑟而驾辎軿,出西关而游北海,登昆仑而一息,期汗漫于九垓。湘东遗鸟迹之书,济北致鱼山之会。拂虹旌于日路,飞羽盖于烟郊。既入无穷之门,遂游无极之野。青虬吐甲,爰披五岳之文;丹凤衔符,式受三皇之诀。濑乡九井,漾德水而澄漪;淮南八仙,著真图而阐秘。自非天姿拔俗,灵骨超凡,岂能访金箓于元门,寻玉皇于碧落者矣。

升仙太子者,字子乔,周灵王之太子也。原夫补天益地之崇基,三分有二之洪业。神宗启胄,先承履帝之祥;圣考兴源,幼表灵髭之相。白鱼标于瑞典,赤雀降于祯符。屈叔誉于三穷,锡师旷以四马。谷洛之斗,严父申欲壅之规;而匡救之诚,仙储切犯颜之谏。播臣子之懿范,显图史之芳声。而灵应难窥,冥征罕测。紫云为盖,见嘉贶于张陵;白成质,遗神丹于崔子。凤笙汉响,恒居伊洛之间;鹤驾腾镳,俄陟神仙之路。嵩高岭上,虽藉浮邱之迎;缑氏峰前,终待桓良之告。傍稽素篆,仰叩元经,时将玉帝之游,乍洽琳宫之宴。仙冠岌岌,表嘉称于芙蓉;右弼巍巍,效灵官于桐柏。九丹可挹,仍标延寿之诚;千载方传,尚纪仙人之祀。辞青宫而归九府,弃苍震而慕重元。无劳羽翼之功,坐致云霄之赏。虽黄庭众圣,未接于末尘;紫洞群灵,岂骖于后乘。斯乃腾芳万古,擅美千龄,岂与夫松子陶公,同年而语者也。

我国家先天纂业,辟地裁基,正八柱于乾纲,纽四维于坤载。山鸣鸑鷟,爰彰受命之祥;洛出图书,式兆兴王之运。廓提封于百亿,声教洽于无垠;被正朔于三千,文轨同于有截。茫茫宇宙,掩沙界以疏疆;眇眇寰区,笼铁围而划境。坐明堂以崇严祀,大礼攸陈;谒清庙而展因心,洪规更阐。文山西峙,上耸于圆清;武井东流,下凝于方浊。骈柯连理,恒骋异于彤墀;九穗两岐,每呈祥于翠亩。神芝吐秀,宛成轮盖之形;历草抽英,还司朔望之候。山车泽马,充仞于郊畿;瑞表祥圆,洋溢于中外。乾坤交泰,阴阳和而风雨调;远肃迩安,兵戈戢而爟烽静。西鹣东鲽,已告太平之符;鄗黍江茅,屡荐升中之应。而王公卿士,百辟群僚,咸诣阙以披陈,请登封而告禅。

敬陈严配之典,用展禋宗之仪,泥金而叶于告成,瘗玉而腾于茂实。千龄盛礼,一旦咸申。尔乃凤辇排虚,既造云霞之路;龙旗拂迥,方驰日月之扃。后殿萦山,先锋蔽野。千乘万骑,钩陈指灵岳之前;谷邃川停,羽驾陟仙坛之所。既而驰情烟路,系想元门,遥临松寝之前,近瞰桂岩之下。重峦绝磴,空留落景之晖;复庙连甍,徒见浮云之影。山扉半毁,才睹昔年之规;涧牖全倾,更创今辰之制。乃为子晋重立庙焉,仍改号为升仙太子之庙。

方依福地,肇启仙居,开庙后之新基,获藏中之古剑。昆吾挺质,巨阙标名,白虹将紫电争锋,飞景共流星竞彩。去夜惊而除众毒,轻百户而却三军。宿空劳望气之人,自遇象天之宝。岩岩石室,纪黄老五千之文;赫赫灵坛,披碧洞三元之箓。爰于去岁,尝遣内史往祠,虽人祗有路隔之言,而冥契著潜通之兆。遂于此日,频感殊祯。迢递云间,闻凤笙之度响;徘徊空里,瞻鹤驾之来仪。瑞气氤氲,异香芬馥,钦承景贶,目击休征。尔其近对缑岑,遥临嵩岭,变维城之往庙,建储后之今祠。穷工匠之奇精,傍临绝壑;建山川之体势,上冠云霓。其地则测景名都,交风胜壤。仰观元纬;星文当太室之邦;俯瞩黄舆,地理处均霜之境。膏腴宇宙,通百越之楼船;穴险山原,控八方之车骑。危峰切汉,德水横川,实天下之枢机,极域中之壮观。于是扪危凿址,越壑裁基,命般尔而开筵,召公输而缀思。梅梁瞰迥,近驾烟霞,桂栋临虚,上连日月。窗明云母,将曙景而同晖;户挂琉璃,共晴天而合色。曲阁乘九霄之表,重檐架八景之中。湛休水于天池,发祥花于奇树。珠阙据缑峰之外,瑶坛接嵩峤之隈。素女乘云,窥步檐而不逮;青童驾羽,仰层槛而何阶。茂躅郁兮若生,灵仪肃兮如在。

昔岘山堕泪,犹见钜平之碑;襄水沈波,尚有当阳之碣。况乎上宾天帝,摇山之风乐不归;下接浮邱,洛浦之笙歌斯远。岂可使芳猷懿躅,与岁月而推迁,霞宇星坛,共风烟而歇灭。乃刊碑勒颂,用纪徽音,庶亿载而惟新,齐两仪而配久。方伫乘龙使者,为降还龄之符;驾羽仙人,曲垂驻寿之药。使璇玑叶度,玉烛调时,百谷喜于丰年,兆庶安于泰俗。虔敷短制,乃作铭云:

邈矣元始,悠哉浑成。傍该万类,仰契三精。至神不测,大象难名。出入太素,驱驰上清。(其一)

黄庭仙室,丹阙灵台。银宫雪合,玉树花开。夕游云路,朝挹霞杯。霓旌仿佛,羽驾徘徊。(其二)

树基创业,迁朝立市。四险天中,三川地纪。白鱼呈贶,丹鸟荐祉。灵骨仙才,芳猷不已。(其三)

遐瞻帝系,仰眷仙储。遥驰月域,高步烟墟。名超紫府,职迈玉虚。飘飖芝盖,容与云车。(其四)

远集昆仑,遥期汗漫。金浆玉液,雾宫霞馆。瑶草扶疏,珠林璀璨。万劫非久,二仪何算。(其五)

栖心大道,讬迹长生。三山可陟,九转方成。岛飞舄影,凤引歌声。永升金阙,恒游玉京。(其六)

青童素女,浮邱赤松。位称桐柏,冠号芙蓉。寻真御辩,控鹤乘龙。高排云雾,轻举遐踪。(其七)

岁往年移,天长地久。霄汉为室,烟霞作友。舞鹤飞盖,歌鸾送酒。绝迹氛埃,芳名不朽。(其八)

粤我大周,上膺元命。补天立极,重光累圣。嘉瑞屡臻,殊祥叠映。归功苍昊,升中表庆。(其九)

爰因展礼,途接灵居。年载超忽,庭宇凋疏。更安珠敦,重开玉虚。方依翠壁,敬勒丹书。(其十)

新基建趾,古剑腾文。凤笙飞韵,鹤驾凌云。休符杂遝,嘉瑞氤氲。仙仪靡见,逸响空闻。(其十一)

仰圣思元,求真怀昔。霞轩月殿,星宫雾驿。万岁须臾,千龄朝夕。纪盛德于芳翰,勒鸿名于贞石。(其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