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姑古镇的两端,鲁木得与石匠房!

富而不吝的刘汉鼎出资修建从巧家至会泽大道,最为险峻之处在今天的“石匠房栈道”。会泽县知事蔡忱撰《刘公桥路碑》记有其事:“其间,东南距蒙姑五里处,两岸石壁嶙峋,下有深沟百余丈,水势汹涌,夏秋不能渡,行人视为畏途,失事者每见发生。”无论在史籍或在坊间,刘汉鼎修筑通省大道最精彩的故事留在了石匠房。

当巧家至会泽的通省大道修筑到蒙姑,再往前推进几公里后,依靠铁锤、錾子、撬杆作为劳动工具的数百工匠遇坚硬石壁受阻,不畏寒暑、披星戴月的他们,食宿于石穴。民间感念修桥筑路艰辛,遂叫这段栈道“石匠房”,也就是今天的“石匠房栈道”。

蒙姑古镇的午后,有人骑着摩托车穿过街道。

在巧家通往会泽的路段中,从峭壁间开凿出来石匠房栈道地势险峻,今天现存2000米左右的古道,在历史的年轮中几经损毁和修复。史料记载,嘉庆年间,石匠房栈道的石桥和栈道均毁于水,刘汉鼎之子刘诚又捐资修复;光绪七年(1881),桥路复因水毁,江西商人王世泰、夏永顺等捐资再修,另从峭壁上开凿隧道约3000米;民国年间,又对栈道进行了续修。20世纪90年代,巧蒙公路开通,石匠房栈道结束了作为交通孔道的使命。

地方乡绅为何对石匠房栈道的续修一次次接力?这或许还要从“铜运古道”说起。

大清帝国铸币的铜依赖于从日本进口,但随着闭关锁国政策的实施,到了清雍正五年(1727),从日本进口铜的数量已经不能满足货币流通所需,东川府生产的铜进入帝国视线,在此后近200年时间里,东川铜成为大清帝国重要经济支柱。

大量的铜经由东川府城、鲁甸、昭通、大关往宜宾,或经昭通分路至永善黄草坪下水航运至宜宾,这条古时的运输通道就是今天所谓的“铜运古道”。

但陆路运输成本较高,清乾隆五年(1740),云南巡抚张允随奏请朝廷开辟金沙江水运获批准,历时4年,通过对金沙江全线疏通,从小江与金沙江交汇处的象鼻岭渡口至宜宾航运开通,但这条航道上大部分地段滩险水急,金沙江航运并未真正通航。

乾隆元年(1736)

蒙姑岳氏开始引种甘蔗,几年之后获得成功。

乾隆五十二年(1787),商人刘汉鼎出资修建从巧家至会泽大道。

有了这条时间轴上发生的故事梗概,再从经济环境和地理位置进行立体解读,就不难找到答案。

东川的铜矿大多产于象鼻岭背后那一片雄浑的群山,从各个矿区开采出来的铜在早些时候集散在东川府,也就是今天的会泽县。大量铜矿必须经过象鼻岭渡口这一孔道经蒙姑、娜姑再至东川府,然后通过清乾隆五年(1740)之前的“铜运古道”运往京城。

石匠房栈道的一段在多年前被弃用。

金沙江航运的开通,让“铜运古道”不再是唯一,通往京城的运输路径和方式又多了一个选择,另外一条铜矿运输线路在乾隆五年(1744)诞生,它经由东川府、蒙姑、永善、绥江、宜宾。

在之后几十年的时间里,除了大量铜矿要京运外,蒙姑一带的红糖产业也日趋规模化,大量的红糖需要外运,矿区矿工的生活物资需要补给,巧家县蒙姑至会泽县娜姑之间的石匠房一段成为必经之地。乾隆五十二年(1787),因为商业所需,商人刘汉鼎不遗余力修筑石匠房栈道。

在蒙姑稍事休息,我们要走的是这条已经废弃多年的古道。车行20分钟左右,来到盐水沟,进入沟口的道路已经被冲毁,被河水侵蚀后的河床不远处,裸露出附近村民埋藏的饮用水水管,河道上密布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出光芒。我们一行选择河面较窄的地方,在横亘于河里的巨石上跳跃,如此反复七八次,终于靠近石匠房古栈道。

踩着滚动的砂石,穿过荆棘的路面,一路爬行往会泽方向,行至半山,“汔可小息”摩崖石刻出现在眼前,阳光透过山林,在石刻上面投下斑驳的阴影,仔细辨认落款是“甘韶题”。

关于甘韶,这位民国九年(1920)就任巧家县知事的官员,在当地能查阅到的史料里笔墨不多,其时,石匠房古栈道的交通孔道作用已经随“滇铜京运”的停止而式微,但作为巧家入省通道,自然是甘韶赴任巧家的必经之道,或许他在石匠房栈道艰难行走,放眼高山流水,感叹民生艰辛,此时,《诗经·大雅·民劳》中的“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民亦劳止,汔可小息”“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跃然于心,他反复吟唱,最后题写了“汔可小息”,他想表达的是,修建石匠房栈道让百姓很辛苦了,差不多可以让他们休息一下了。并非如后人所说的,甘韶题写“汔可小息”,目的在于提醒路人到此可稍作休息,喝口水再赶路。

有不同解读法石刻“汔可小息”。

如果把以礼河电站看作是石匠房古栈道的入口,到达“汔可小息”摩崖石刻已经步行了一个多小时,这里是古时马帮歇脚的茶肆小站,如果要继续往前走,得付出更多的体力和时间。更重要的是,前面还有“利济行人”石刻在等候,但多年没有行人通行的古栈道早已荆棘密布,每前进一步都十分困难。往前行已经不可能,我们没有看到另外一处风景——“利济行人”摩崖石刻。

古时的官员似乎有题字的嗜好,没能目睹“利济行人”摩崖石刻,具体落款不得而知,但“利济行人”题字无疑是妥帖的,它让每一个行旅者看到了200多年前筑路者的初衷。

如果沿着石匠房古栈道逶迤而上,将会进入巧家县毗邻的会泽县娜姑镇,但第一次来到石匠房,行走在古栈道上,最终并未抵达这片彝族语义里的黑色土地上。早在几年前,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已将石匠房古栈道申报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称其为“娜姑铜运古道”,并立“刘公路桥”碑,在碑的一侧修筑观景台,在观景台上可以看见对面巧家境内的石匠房古栈道。

既然看不见“利济行人”摩崖石刻,也走不到娜姑镇,巧家县文化馆馆长邓国戈提议,到对面观景台观看石匠房全貌。最终,我们一行还是选择在“汔可小息”石刻前静坐一会儿后返程蒙姑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