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部分“重庆”,正在消失

茶馆聊天

重庆,从古至今都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地方。在李白的诗里,它是“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的感怀,它在现代人的眼中,是色泽红亮滋润、辣味浓厚的火锅底料。走过时间,这座城市那些古老的东西正在渐渐消失,表面的繁华背后,暗藏着令人感伤的消逝。跟随我们一起来探访这座城正在消逝的部分吧。

摄影:澍先生

撰文:澍先生,佐小虹

本图摄影: ALEXANDER KAUNAS,YOUR SHOT

城市化的进程使得一座城市越来越繁华,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人群熙攘。而旧城的色彩在这渐趋繁华之中,一点一点地逝去,直到变成了另外的样子。每一次去这个城市,我都想竭尽去发现这座网红城市的一条条江河,一层层梯坎儿,一条条巷子。

待拆的下浩

重庆,离我这么近,走了那么久,终于在多年之后,又一次来到这个城市,有幸的是毕业时一起旅行的人,依然还在身边跟我一起来读这座城。只是曾经的吊脚楼如今已经成了网红地;曾经的朝天门已经在修建巨大的商业体。那时没有相机,无法记录下那座旧城,曾经的印象只有靠如今的快门一点点去回忆。

依稀还有10年前长江边的影子

重庆是座颜值很高的城市,两江之间,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错落的楼房,从古至今都极富盛名,现在更是火爆中国的网红城市,而重庆最让人难忘的当属它的夜景。

入夜后的东水门大桥——长江边南滨路拍过去的湖广会馆,洪崖洞的那一边则在嘉陵江边。

入夜后,夜晚的华灯变得栩栩生辉,再加上近年来火得飞起来的洪崖洞,夜晚的江边成为必去的景点之一。赶上节假日的时候,这里人山人海,公路边都站满人,颇有一番不去遗憾,去了后悔的意味。

人去楼空的老街区

关于重庆的颜值前面几张已足以证明,可关于这座山城的故事,本文开始之时提及的繁华背后,渐渐逝去的一些东西,成为我更乐意去追寻的东西。

棒棒的劳作工具

挑夫

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美国《国家地理》供稿人)在《江城》中这样描述涪陵:“没有自行车,是因为涪陵满布石阶。满布石阶,是因为涪陵是长江、乌江交汇处的山坡上密密麻麻依势而建的一座城市”。这跟重庆极为相似。重庆的母城(渝中区)是长江、嘉陵江交汇处的山坡上而建。

棒棒的劳作工具

聚集的棒棒

有趣的是,在这座山坡上,曾经长长的石阶才是这座城市的动脉所在,逛商店的人拾阶而下,走走停停的浏览店铺里的商品,棒棒儿们拾阶而上,成捆的货物压弯了他们的腰,而一切的必需品和服务在这些石阶上都可以找到。然而这一切如今渐渐变成了高楼,商业街区。而十八梯,磁器口都消失不见。

拆迁房前拉琴的老人

磁器口,重庆沙坪坝区的一个古镇,作为嘉陵江边重要的水陆码头,曾经“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繁盛一时,被赞誉为“小重庆”曾浓缩了一座城市的精华,更是如今重温老重庆旧梦的好去处。在人潮拥挤中感受著名旅游景点磁器口之后,看见这位老人在拆去的房屋前拉琴,也许他已经拉了好几年,也许他的家曾经在这里。

墙角的花儿

墙角长出的花朵,盛开蔓延,我们亲手把花栽进了大厦,却再也没有阳光跟雨露。

梯坎儿上的茶馆

十八梯曾经是通往长江边的一条长长的石阶,梯坎儿两边开满了各种铺子,然而如今城市已经褪去古老的外套,正在建起新的名片。曾经的十八梯是连接上下城的通道,如今的上下城正被渐渐融入成一座城。

上城与下城

菜园坝大桥

菜园坝大扶梯

菜园坝,曾经是重庆的交通枢纽地,最著名的莫过于那个长长的大扶梯,站在路边,可以看见菜园坝大桥,轻轨以及八层公路的重庆交通。

拍夜景的游人

下浩,头顶是喧嚣的大都市,脚下是古朴的台阶和无人居住的老屋,这就是下浩老街给我的第一映像。阴霾的天气,让这座即将拆迁的老街更具有历史感。而长江的对面,就是正在修建的超级商业航母,透过青瓦与电线,那边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入夜的朝天门码头,如今游人如织,游客们排着队登船去欣赏两江夜景,去看这座号称有着最美江景的城市,岸边的人们举着手机,拍下自己看见的繁华。

青瓦与未来

一路沿着青苔石板路前行,随处可见纵横交错的小巷、闲适安逸的老人、户外写生的孩童、驻足拍照的游客。留不住的老街,逝不去的城。

新生的孩子

下浩不大,却装下了人生百态,下浩很近,离繁华一桥之隔。作为过客,只能在这里找到一点点已经老去的山城影子,也许路边的这个孩子,长大后已经找不到门前的石板路。

打造新下浩

茶馆,这里是川美外边一处著名的茶馆,去的当天清晨下雨,茶馆内坐着熙熙攘攘的茶客,各自悠然。我们要去感受一座城市井,应该要找一个当地人去的茶馆坐坐。

茶馆百味

茶馆是当地人聚集的地方,虽然现在网络媒体发达,不过对于每天习惯到此聊天娱乐的人们,这已经成为了丢弃不了的习惯,而重庆的交通茶馆一直以来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痕迹,引得四面八方的人们来寻找过去的痕迹。

“孤独患者”

繁华的夜景固然美丽,可是城市的气质却在这些拆去的老屋里面,在那些老街里喝茶老人的眼里,不管是老去,还是新生,都应该被记录。

城中央的桃花

恰逢春天,走过城市商业区的中央,遇见一株盛开得娇艳的“桃花”。很多年以后,这座城市会不会被高楼大厦所掩盖,被人造的塑料桃花所占领。

解放碑的高楼

尾声:刚好是前些天,某南方传媒在官微发布了一篇名为“XX等古城被通报,谁将首次告别‘历史文化名城’”的文章,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老去的街头

我们是微小的。

记录不是缅怀,而是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