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麦诗歌:好了,我现在接受全部的失败

誓言

戈麦

好了。我现在接受全部的失败

全部的空酒瓶子和漏着小眼儿的鸡蛋

好了。我已经可以完成一次重要的分裂

仅仅一次,就可以干得异常完美

对于我们身上的补品,抽干的校样

爱情、行为、唾液和革命理想

我完全可以把它们全部煮进锅里

送给你,渴望我完全垮掉的人

但我对于我肢解后的那些零件

是给予优厚的希冀,还是颓丧的废弃

我送给你一颗米粒,好似忠告

是作为美好形成的据点还是丑恶的证明

所以,还要进行第二次分裂

瞄准遗物中我堆砌的最软弱的部位

判决——我不需要剩下的一切

哪怕第三、第四,加法和乘法

全部扔给你。还有死鸟留下的衣裳

我同样不需要减法,以及除法

这些权利的姐妹,也同样送给你

用它们继续把我的零也给废除掉

原名褚福军,生于黑龙江省萝北县,祖籍山东巨野。1985年考入北大中文系,在短短的四年内创作出数目惊人的两百三十多首诗歌作品,并且有一些翻译文字,小说创作,理论和许多思想性札记。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任外文局中国文学出版社编辑。1991年9月24日,戈麦自沉于北京西郊万泉河。留有诗集《慧星——戈麦诗集》,《戈麦诗选》在2000年出版。

1903年5月4日,著名左联作家胡也频出生。他和作家丁玲有一段令人叹惋的感情经历。

在1924年的暑假里,胡也频和丁玲在一个社交场上相遇了,当时胡也频被美丽年轻,谈吐有气质的丁玲吸引,这大概就一见钟情吧。可当时丁玲家中出了状况,根本就忽视了胡也频的追求。

没多久,丁玲要回湖南看望家人,胡也频正在郁闷,怎么这两天都没看到丁玲,就收到消息丁玲回老家了,于是被爱情蒙住双眼的胡也频就毅然问友人借了路费也跑去湖南追女神去了。

胡也频一副风尘仆仆又兴奋不已的样子出现在丁玲面前的时候,丁玲惊呆了,她想,这男人怕不是疯了吧,像个乞丐一样,还那么开心。胡也频顾不上打理就对丁玲吐诉衷肠,表明心迹。

当丁玲知道一向温文儒雅的胡也频竟然为了她,千里迢迢从北平追到湖南来的时候,丁玲被感动了,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就答应了胡也频的追求。

丁玲带着胡也频畅游了一趟湖南常德,二人的感情也在那段时间迅速升温。当二人回到北平的时候已经是你侬我侬,面对谣言和绯闻,他们毫不在乎,于1925年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在香山碧云寺下过上了同居生活。

这时他又悄然看了她一眼,忽然看出他以前所忽略的东西,就是她的眉毛是特别的长,而且有力的弯在眼睛上,仿佛便是一篇她的个性的描写。并且他觉得她的黑眼珠凝聚着熠熠的光彩,是一种美的同时又是庄严的――他想不出宇宙间有什么东西来和它形容,甚至于――他这样认为――深夜里的两颗明星并不足奇的,那实在太平常了。

——胡也频《光明在我们的前面》

编辑 | M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楚尘文化

楚尘读书君微信号:ccrea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