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版《新白娘子传奇》,让我笑过也哭过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古装剧、翻拍剧、偶像剧轮番轰炸的2019年剧集市场,硬糖君本以为《新白娘子传奇》早已注定了泯然众人的命运。谁知上线后竟然热度居高不下,几乎就是稳坐4月新剧TOP1。

抱着“学习研究”的态度,硬糖君也跑去试着看下,岂料竟再也停不下来。硬糖君忍不住叫一声“真香”,并且要规劝剧中的黑莲花金如意善良——许仙和白素贞拜堂之后,请别再叫他“汉文哥哥”。

《新白娘子传奇》是爱奇艺和中文在线联合出品的东方经典神话故事,由于朦胧、鞠婧祎领衔主演,裴子添、肖燕、聂子皓、虞朗、冯建宇、李林、曾韵蓁等主演,叶童、陈美琪、谢君豪等特别出演。讲述了白素贞受观音点化,向善千年,终化人形,到人间修行历练,与临安城大夫许仙,从萍水相逢到相知相爱的故事。

这一次,许仙不再是“弱书生”,而是小神医和名侦探;白素贞不再是“百晓生”,而是社会新人;法海不再是银须老衲,而是年轻法师。

人设的突破和创新,既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习惯,也为传统形象提供了新锐解读。新版故事在“经典和创新”之间寻找平衡,传递的主题更加多元和与时俱进,和今天的观众形成情感共鸣。而唯美特效与创意营销,再次探索了传统文化与潮流生活的结合方式。

剧集同质化严重的当下,如何让传统故事焕发生机,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新瓶装旧酒”的问题,而是如何透过精神内核,引发用户的深度共鸣。从这一点来看,让人笑过也哭过的《新白娘子传奇》,极具实验性。

青春传奇,人设颠覆

山有山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当许仙在伞柄上刻下的这句《越人歌》,白素贞立刻就懂了对方的“书生式告白”。从互猜灯谜开始,这对情侣就让人觉得特别。凡人都在老老实实谈恋爱,你俩是在认认真真做诗歌鉴赏吧?

白先勇曾说:“如果二十一世纪中国可能会发生文艺复兴运动,大学生将是先行者”。所以他以现代意识改编的青春版《牡丹亭》,虽与汤显祖的原作相差了四百余年,但戏剧灵魂是共通的。

无论外在形式的革新多么彻底,其核心原则始终是:尊重但不因循古典,利用但不滥用现代。至此开始,传统故事的“青春化”浪潮方兴未艾。《新白娘子传奇》即是一个典型案例:剧集以1992年《新白娘子传奇》为底本,用全新的人设,颠覆了观看体验。

许仙是一个有担当有抱负的医师,出场时以“小神医”自居,青春感十足的同时还有那么一丝逗趣。他和白素贞是“共同成长型”的恋人,一起研究岐黄之术,改进药方,悬壶济世。正应了现代人的爱情金句:“好的爱情,会让你成为更优秀的人”。

白素贞是法力高强但涉世未深的少女,这种反差萌让初到临安的她闹了不少笑话。不仅不知道买东西要给银子,还以为“妖精”是夸人的话。但也正是对人性缺乏了解,让她饱受误解与灾劫。她努力的想要做一个“人”,却发现这是一件比“修炼”更艰难的事。

法海是困惑中成长的年轻法师,他刚开始下山的目的是历练,以便分善恶,度世人。可滚滚红尘扰乱六根,在不断与白素贞等人的接触中,法海的“认知”不断被刷新:看起来是妖的白素贞,却有一颗菩萨心肠;看起来是人的金如意,却有和妖一般的恶念。

小青是打抱不平的女侠,她总是以为法术可以解决一切。但在和姐姐的相处中,才明白“爱是更伟大的力量”。她从小失去了父母的关爱,内心的孤独使她给自己披上一层带刺的铠甲。当肯为自己无条件付出的张玉堂出现,她才卸除了心墙,拥抱凡尘的美好。

李公甫公私分明,许姣容关心弟弟的婚姻大事,俩人的角色丰富了剧集的生活气息。夫妻间的家长里短,更平添自然的笑料。无论主角配角,《新白娘子传奇》都在“求新求变”,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从革故鼎新的意义上看,愤怒值满点的大结局,给观众展现的不是传统的无奈,反而是一个现代感十足的忍耐“极限”。白素贞曾经爱许仙多深,便恨这世间多浓。曾经如何以德报怨,如何安护这世间,如今便多么愤恨,想将天地撕碎为自己做陪葬。

水漫金山的一刻,倒让人觉得挺“解气”的。毕竟,白素贞一直在隐忍,一直在牺牲,可换来的却是世人一次次的误解与伤害。

随后的夫妻分离、白蛇入塔、仕林救母,更将戏剧冲突推向高潮,前35集水到渠成的铺垫,也让硬糖君的泪水决堤。不止为情路坎坷的许仙夫妇,更为故事里每一个“爱过恨过”的人物。

古老故事,现代共鸣

从明代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到清代的《白蛇全传》《雷峰塔传奇》,再到民国时期田汉的剧作,白蛇传的故事其实一直在不断演进,许仙白素贞形象更几度更迭。

在《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里,许宣是市井中的一个“普通人”,谈不上讨人喜欢,但也说不上令人极度厌恶;在《雷峰塔传奇》中,许宣则已成了刻薄寡恩的“绝情汉”;而在田汉版《白蛇传》中,许仙又成为朴实忠厚,理解并包容白素贞的“醒悟者”。

三部作品中白蛇的形象,也堪称翻天覆地。在《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里,她是一个美艳“寡妇”,和许仙二婚重组家庭的故事,让如今很多人都难以接受;《雷峰塔传奇》里,她已是妖气全无的“贤内助”,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白蛇传》里,更成为精通医理的“大家闺秀”,最贴近我们今天对白娘子的理解。

传统人物形象变迁的背后,是时代精神和文化环境的变革。《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体现的是明代市井小民的审美意识和价值观念;《雷峰塔传奇》是清代为庆贺太后寿辰的官方献礼,满载统治阶层家庭稳定的意愿;《白蛇传》反映的则是民国时期人们所共有的对“人性”的认识与焦虑。

不难看出,越是情节为大众熟知的故事,其内在情感越是随时代剧变。到了这一版《新白娘子传奇》,则用这个古老故事来传递我们的当代情感。将其放在白蛇故事演变的历史谱系中,更能折射当下年轻人的精神世界与爱情观念:

时代不再需要“文弱”的许仙和“强大”的白娘子,而是呼唤势均力敌、共同进退的伴侣。身为凡人的许仙敢于付出,身负千年道行的白娘子也拥有困扰,越是这样反差萌的剧情,才越接近现代生活。报恩不再作为女性“单方面牺牲”的理由,恩义之外更重爱情。

而除了经典的许白爱情,剧集还通过对亲情、友情、爱情的全面洞察,撩拨观众最柔软的内心。许仙回到过去想弥补亲情缺憾,和父亲阔谈送母亲黄金饼。叶童和于朦胧两代许仙同框,亲情的力量溢于言表。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家庭,我们都希望用成年的“懂事”去修正童年的“幼稚”,更早地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再强大的人都有软肋:小青为了玉堂忘情绝爱,懂得成全和牺牲的爱情更“成熟”;景松耗尽法力保护白素贞,无条件的付出是最暖心的“守护”;吴娘子魂飞魄散换取长生再度轮回,母爱的伟大无关母亲的“身份”。

同时,《新白娘子传奇》也在爱情的叙事母题外讨论了人性的善恶。比妖魔更可怕的是心魔,法海、如意、许姣容皆深受其害。轻者颠倒是非黑白,重者走火入魔害人。剧中,具象化的心魔以“贪嗔痴爱欲恨”为养料,更可视为一种“警世”的隐喻。

风俗画卷,虚实交融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新白娘子传奇》的热播也引出了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难题:到底是“白蛇”带火了杭州,还是杭州带火了“白蛇”?

播出期间,《新白娘子传奇》就联合杭州地铁站,通过创意地铁包厢和沉浸式地铁包站,在地铁还原展出剧中宋朝市井间的生活场景。一步一景,移步换景。看着素雅的色调,伴着剧中角色的肖像,听着360环绕音箱循环的《千年等一回》,一秒穿越到《东京梦华录》里,梦回南宋不知今夕何夕。

没有传说故事加持的旅游资源,是一片空洞风景;而没有山水实景供其附着的传说故事,也很容易在人们的记忆里消散。景观存在的意义,对于初识者是唤起好奇,对于老朋友则是唤醒回忆。

如果说“剧集专列”是牛刀小试,那么“西湖重逢白娘子”就是大展风采。当10位身着白素贞服装,手持油纸伞的coser从新白专列中走下,谁还敢怀疑专列的“穿越功能”?白素贞们围绕西湖景点散步,更大胆在“监牢”雷峰塔前忆苦思甜,《新白娘子传奇》这招360度密不透风的IP实景转化,不仅给剧迷提供了打卡玩法,也通过高曝光度重建了大众认知。

一身白素贞的素衣装扮,搭配水墨屏风、六边窗格、竹编灯笼、带红穗的竹柄油纸伞,无一不在彰显南宋的高级审美。春风拂波,试问谁不想在西湖边偶遇这位佳人?

宋代的饮茶风气,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得到充分体现。小青在张玉堂家时,就因为把漱口茶一口咽下,受到张母讥讽。此番《新白娘子传奇》也与时尚茶饮奈雪的茶开展跨界合作,在杭州银泰、大悦城两家门店中投放《新白》主题饮品限定发售。

主题饮品,分别附有许仙、白素贞、法海、小青的Q版贴纸,好喝好玩新意十足。而活动期间店铺单日总客流量达5000+,垂直导流可谓事半功倍。可见,中国传统文化与时尚潮流生活的融合并不冲突,关键是如何找到精准的结合点。爱奇艺依托大数据精准分析用户群像,找准奶茶受众与观剧人群深度重合,一击即中。

此外,法海小青打卡杭州地铁,也让《新白娘子传奇》的人物走出屏幕。裴子添问候肖燕:“小青施主,百年间来,可还安好”?肖燕却回怼:“明明是我走到哪你跟到哪”。不得不说,戏里的“冤家”在现实中碰头,达成了“戏在杭州,杭州有戏”的高度契合,线上口碑与线下活动热度双赢。

2018年,《延禧攻略》的热播在国内掀起一波故宫游热潮,特别是往日的冷僻景点延禧宫成了必游之处。而《延禧攻略》中的非遗“绒花”,也重新成为线上线下的热卖货。流行文化为经典内容注入活力,经典IP为潮流生活增加深度,越来越成为一种最强“带货”方式。

而到了2019年“新白季”的种种趣味玩法,这种“IP巡礼”从无心插柳开始发展为专业运营,爱奇艺将线上的剧集IP和线下的生活方式有机融合,不仅是一种宣发新思路,也为“IP+城市”的大文化模式做出了关键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