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失算斯坦福,背后皆是大忽悠

  1

  2019年,美国突然爆出十几所名校入学腐败案,涉案50多人,涉案金额2500万美元。

  金额最低是《绝望主妇》的主演,好莱坞明星菲丽西提·霍夫曼,向入学中介辛格行贿1.5万美元篡改女儿的SAT成绩。

  最高的650万美元,如此大手笔,却是中国土豪父亲,为2017年斗鱼平台直播的状元赵雨思以运动员身份进了斯坦福大学。

  状元依然是状元,只不过美国状元变成了行贿状元。她更不是如她2017年所说的普通人家。

  据公开资料显示:赵雨思的父亲赵涛,为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现年53岁,新加坡国籍。2018年,赵涛家族以320亿人民币居胡润百富榜第82位,因为公司在山东,赵涛成了山东首富。

  花650万美元上斯坦福,听起来像笑话,却又如此真实……都是山东首富了,还办这事,不可思议。

  赵涛为女儿上学行贿斯坦福,用这样的方式给女儿做榜样,仿佛是在说: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连赚钱的知识都可以买!

  其实吧,资助捐款子女入学是合法的,北美贵族学校的资金都是捐赠来的,包括藤校。问题是赵涛花50万贿赂教练证书作假,这才是犯了西方规则的大忌。如果650万都是捐赠给学校而入学,这事就没毛病。

  就像另一个花钱让孩子进名校的富豪潘石屹,潘石屹给哈佛捐了1500万美元,得到了一致的点赞,潘石屹花钱,本质上就是为孩子买个门票,可他捐款的手段让他名扬世界,而赵涛也花了钱,却被中介忽悠了。

  收割了国内的智商税,想去国外充值,没想到国外的大忽悠,比国内的超级忽悠强蛮多了嘛!

  难道韭菜割多了,自己也便成了韭菜?

  一位网友感叹说:

  一个中国企业家,多年来通过奋力收割,登上了通往财富之路的阶梯。在另一个世界,他已经变成了新加坡人、一个在华人世界里非常先进、管理得体的国家的国民。

  然而即便早就移民,他骨子里看待这个世界、经营这个世界、应对这个世界的方式从来没有变——非常中式——简直正宗到令人感到亲切。

  2

  赵家最不缺忽悠手段。

  1992年,26岁的赵涛在新加坡加冕“神医”的。

  当时60多岁的刘亚美,瘫痪已6年,赵涛检查了她的适应症后,与父亲赵步长耳语,“很可能一针治起来。”果然,施针20分钟后,刘亚美站起来了,赵涛的“神迹”震动狮城。

  名与利,接踵而至。不少新加坡人包围了中国大使馆要求看病。三个月后,赵涛治疗了上千名中风瘫痪患者,每扎一针三百美元,很快,赵涛在新加坡积累了第一桶金90万美元。

  1993年,雄心勃勃的赵涛从新加坡寄回一张发给父亲的明信片,用笔简单勾勒的一个图形成为日后步长制药的企业logo。明信片上,有一句话格外惹眼:总有一天,全世界会记住它。

  当然,这些故事,包括赵步长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的身份,都只是出现在新加坡的八卦小报上,缺乏可信度。

  27年以后,全世界的确记住了步长制药,以及赵涛本人,因为这650万美元上斯坦福。

  有人很好奇“一个新加坡人在美国花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福关中国人什么事?”

  因为赵涛是医二代,赚的是中国病人的钱,而且赚的是缺良心的智商税。

  这一切都源于赵涛老爸赵步长研发了脑心通。

  据说赵步长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于是确认重用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捷径。

  然后研发了含有地龙/全蝎/水蛭的脑心通。

  你们知道卖这种中药多赚钱吗?

  看步长制药财报,心脑血管,营业收入112.21亿,收入比例81.11%,毛利率85.05%,其中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四个独家专利品种,2017年合计销售收入99.44亿。

  成本低,利润高。

  3

  这几年,步长制药野蛮生长,上市数据却曝光了“秘密”。

  招股书显示,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步长制药“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分别达到44.66亿、51.83亿、58.41亿,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

  2016年上市后三年,步长制药“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屡创新高。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累计超过80亿元,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达到74.86亿元,平均每天的推广费超过2000万元,而同年研发费用仅为4.8亿元。

  这还没有包括2018年末其他应付款-市场推广费这一明细下13.71亿元的余额。算下来平均每10元销售额,就会产生至少5.48元的推广费。

  羊毛出在羊身上,患者每买10元的药,就替步长制药承担了至少5.48元的推广费。

  相比之下,公司的研发费用则少的可怜,近年来研发费用占收入比重基本维持在3%左右。

  那么,80亿的销售费用都拿去做广告了吗?细看费用构成,“市场、学术推广费用及咨询费”花了74.8亿元,占比93%,而“渠道及宣传费”只有1.8亿只占2.2%。

  什么是“学术推广费”?就是药企会定期举办行业活动、行业会议,好好招待医生,打点关系,推荐医生多开自家的药。2013年,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爆出“行贿门”,“学术推广”即是其中一条途径。

  而什么是咨询费?就是回扣的另一种说法。

  步长制药在2013到2018年,推广费累计362.64亿,砸也能砸出个“核心竞争力”了。

  这像不像是一场“以钱换钱”的游戏?患者的钱,都进了谁的腰包呢?

  不知道。

  只知道在雪球、股吧等网站,步长制药已经被股民包围,陷入一片质疑声中。

  赵氏家族每年有了上百亿“推广费”助力,在中国市场上跑马圈地,创富的速度应该让他产生了错觉:金钱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就没有摆不平的事儿。

  于是,他把这一套方法论用在斯坦福。这一次,不只650万美元没了,也许真的有摆不平的事……

  肆意践踏规则的,总有被曝光的一天。

  还是那句话,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