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思维中的“中”有何意义?听楼宇烈大师怎么说

我们讲中国文化,如果从哲学的角度,从我们要研究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来讲,中国文化中的思维方式最重要的就是“中庸”,或者是叫“中”,也是我们的一个实践原则。“中”既是我们的思维方式,也是我们的实践原则。做什么事情都要把握“中”,《中庸》里边讲“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我们按照“中”去做事情,得到的结果就是“和”,“和”就是平衡,因为世界的生成,世界的维系从各个方面讲都要平衡才能维系。“冲气为和”就有了万物,万物都是“和”的产物,万物都需要“和”才能维持下去。所以《中庸》里边又讲“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所以,“和”记录了我们的一种思维方式,任何问题都要这样思考。

(一)“中”道的传承

宋明理学家曾经有一个提法,认为尧舜禹三代有一个16字相传的心法。从尧传为舜是四个字,叫做“允执厥中”,这个“厥”就是“其中”的意思,“厥中”也就是“其中”,我们要很好地把握这个“允执厥中”的“中”,做到“执其两端而用其中”。这是理学家讲的尧传给舜的四个字,舜传给禹就扩大成16个字,叫做“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个在《尚书》里边是有的。前面加了“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惟精惟一”,其实,核心就是一个,要把握好“中道”。

(二)“中”的含义

这个“中”,它的含义是非常丰富的。我们看到很多学者的注解,什么叫“中”?既不过,也没有不及,过了也不行,不及也不行,要恰到好处。我们常说的“过犹不及”,“中”就是要既不过,也没有不及,“不偏不倚为中”。就是要告诉我们要掌握一个分寸,掌握一个尺度,掌握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尺度不是僵化的,而是随着时间、地点的变化而变化的,所以叫做“时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也是一个重要的实践原则,考虑问题要这样考虑,做事情也要这样做。道家里边有一个大家叫张三丰,张三丰说“道”就一个字——“中”,“夫道,中而已。”所谓的“道”就是一个字——“中”。儒家讲“致中”,道家讲“守中”,佛家讲“空中”,都是讲“中”。“中”可以说是中国文化里非常重要的哲学思考的方法,一个非常重要的哲学问题。“中”就是不能走极端,不偏于一端。儒家讲“致中”,认为“致中”就是不过也没有不及,“不偏不倚之为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就是强调一种平衡的状态,“致中”,即达到“中”。道家的“守中”这个“中”,是什么意思呢?清代的一位道学家就讲了,说“圣人之道,中庸而已。”“中庸之道”是什么?“中庸之道,顺其自然而已。”这个“中庸”和顺其自然怎么连在一起呢?顺其自然就是要合乎事物的本来情况。既不超过它,也没有不达到它。所以,中庸跟顺其自然连在一起,儒家认为合乎事物的本来面貌就是中庸,合乎事物的本性就是中庸。所以要守住这个,那“道法自然”呢,道家讲了,一切要顺其自然。既不过也不要不及,合乎事物本性的东西就叫“中”。

佛教讲“空中”,也就是不偏空也不偏于有,叫“空有中道”,既不偏于假明也不落于空。事物都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我们要破除现象世界对我们的种种束缚以及影响,我们要超越它。另一方面,我们能不能落到“顽空”中呢?那也不行,所谓“顽空”就是什么都没有,那也不行,所以我们讲“空有中道”。所以佛教讲的“空中”,在一部佛教经典《中论》里边讲得最清楚。“因缘所生法,我说既是空。”一切因缘所生的法,我说就是空。为什么说因缘所生法就是空?因缘所生的法,它的特性是无常的,无我的,所以说它是空。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看到它事物的本质是空,就完全不顾它的现象的假有。“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它的名称,也就是它还有它的现象存在,或者我们叫做“幻有”。“亦是中道义”,这就是中道,既不落于空,也不落于有,这就是“空中”。所以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儒、佛、道三家都把“中”看作是最高的德行,或者是看作最高的思维的原则,实践的原则。

(三)“中”的辩证思维

“中”是一个朴素的辩证思维,看到彼此之间的相互关联,此不能离开彼,彼也不能离开此,此中包含了彼,彼中也包含了此。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此可以转变成彼,彼也可以转变成此。这种彼此相互依靠,相互包含,相互转化的思维方式就是一种辩证的思维方式。

我们不要以为好的就绝对好,一不小心好的就转为坏的了。最简单的,我们父母对子女要爱,爱过头了就变成溺爱了,就不是爱了,而是害了,这是我们最清楚的。爱和害很容易就转化了,一不小心就转化了。善与不善,其实也会转化的,我们常常讲“好心做了坏事”,为什么会好心做了坏事呢?就因为你没有看到这个条件,你的好心,条件成熟了去做是好事,能够得到好的结果。你的好心,如果条件没有成熟,你要去做就成了坏事了。你想帮助一个人,可是这个人能不能接受你的帮助,有没有可能接受你的帮助?如果没有条件,他也没有能力来接受你的帮助,也不想接受你的帮助,而你却非得帮助他,结果好心做了坏事了。所以这种辩证的思维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有一段时间,房地产特别热,大家都往房地产里投,大概是10年前的情况。当时我们觉得很奇怪,是什么原因?结果我了解了很多情况,居然跟这个事情有一定的关系,当然,不一定全部都跟这个有关系。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最新《劳动法》的出台,新《劳动法》是好事,保护劳动者,而且里边提出来的很多条例也都是很好的,怎么会造成这样的事情?结果原来是这样!我们实行这样的《劳动法》的条件成熟了没有?环境行不行?劳动者对《劳动法》保护的权益的认识是不是够了?是否能够按照这个去做?结果这个《劳动法》出来以后,就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劳资矛盾,影响到了投资实业生产了,如此还不如把资金撤出来去投房地产来得简单。

所以本来很好的一个事情,因为条件不够成熟,人们的认识还不够,实行的环境还不够,结果起了相反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观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学习中国哲学,如果要学习智慧的话,就学怎么样运用好这个“中”,难怪孔子会说“中庸之为德,至矣”,“中庸”是最高的德行,但是要做到很难。这是中国很重要的智慧,在思维方式、在实践原则上,非常重要的哲学理念。应该说与我们的生活都有直接关系,包括我们养生也是这样的。养生也要掌握这个原则,养生最关键的在于去害。什么叫害?所有过分的都叫害,在五味方面,过咸、过甜、过酸、过辣都是妨碍养生的,都是害。在情绪方面,过喜、过怒、过乐、过忧也都是过分的。所以养生的关键就在于去害,去掉这些过分的。无论从生活的饮食来讲,还是情感的喜怒哀乐来讲的。包括睡眠也是,睡得太少不行,睡得太多也一样是病。所以这个“中”字是最根本的原则。应该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边,至少是从近百年以来,我们都把这个“中”理解成为“折中主义,不讲原则”。其实“中”是最强调标准,最强调分寸的,怎么会认为是没有原则的?其实,“中”就是原则,但是这个原则不是僵化的,不是教条的,而是灵活的、变通的。

(横山书院据讲座录音整理,独家版权,转载务必联系)

楼宇烈教授

楼宇烈,男,浙江省嵊县人,1934年12月10日生于杭州。1955年毕业于上海浦光中学;同年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本科;1960年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本科毕业。1960年7月至1979年5月,北京大学哲学系助教;1979年6月至1980年11月,北京大学哲学系讲师;1980年12月至1985年8月,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1985年9月至今,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1990年起中国哲学博士导师。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东方哲学教研室主任(1985年12月起);北京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1989年12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