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一生最浪漫的告白 可能都说给这个男人听了

《清史故事》256

爱情是美好的。唐代诗人卢照邻说,“愿作鸳鸯不羡仙”,人世间真挚纯洁的爱情令人羡艳。然而世间上的爱情,仅限于异性之间的男欢女爱吗?关于这个问题,清朝的雍正皇帝给出了否定的答案。雍正告诉我们,在同性之间、君臣之间,同样存在着真挚而热烈的感情。

如果有喜欢看雍正朝“清穿剧”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些电视剧的剧情都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四爷雍正帝平常好像不干什么正事,光顾着泡妞去了。而事实上,雍正的政敌确实曾经以此作为攻击雍正的手段,说他荒淫好色,不务正业。面对这种无端的指责,雍正曾经在《大义觉迷录》中坚决地予以辩驳,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朕在藩邸,即清心寡欲,自幼性情不好色欲。即位以后,宫人甚少。朕常自谓天下人不好色,未有如朕者。远色二字,朕实可以自信,而诸王大臣近侍等,亦共知之。”

按照雍正自己的说法,他从小就很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如果你再问他既然不好女色,娶那么多妃嫔回去干嘛?估计雍正的答案会说是为了延续后代。

冷面总裁人设的雍正,自称对男女情爱这些事情是不太上心的,也可想而知,雍正后宫的妃子们都比较可怜,没什么机会和雍正浪漫地谈情说爱,听到浪漫的告白。但如果你以为雍正真的不懂浪漫?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翻阅雍正朝的朱批谕旨,会发现雍正皇帝说起情话来是一套一套的,告白又甜又腻,在当时估计没有一个女子经受得住这样的糖衣炮弹轰炸。不过可惜的是,雍正的告白对象并非女性,而是一位在前线领兵打仗的硬汉——川陕总督年羹尧。

年羹尧是汉军镶黄旗人,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考上进士,随后因出众的能力受到康熙皇帝赏识重用,30岁出头就被提拔为四川巡抚,担任一方封疆大吏,后来还升任川陕总督,可谓年少得志、平步青云。此外,年羹尧与当时还是亲王的雍正有一层特殊关系——年羹尧的妹妹嫁入雍亲王府为侧福晋,这也是电视剧《甄嬛传》中华妃的原型。

大舅子年羹尧是镇守川陕的重臣,又手握重兵,雍正会不会想到要和他搞好关系,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如果你这么想,那就是低估了雍正的政治水平。雍正尚为亲王时,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与年羹尧勾结的迹象,反而故意把两人关系搞得非常恶劣,在写给年羹尧的密信中,大骂其“狂昧无知”、“无父无君”、“丧心病狂”。

然而雍正话虽然说得难听,但其实是在康熙面前的一种表演,显示自己不营私结党,争取康熙的信任。果不其然,在康熙去世,雍正顺利登基以后,他对年羹尧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年羹尧成为了雍正最为亲密的臣子。

因为雍正登基之初,西北局势不稳,雍正命年羹尧在封疆驻守,无需进京陛见,所以两个人是通过奏折和批复进行交流的。在最开始,两人的来往批折就出现了一种眉来眼去的迹象。

雍正元年(1723年,下同)五月初三,年羹尧给雍正上了个恭谢天恩的请安折,问候雍正的身体健康状况。雍正给年羹尧夹批说:“朕躬上上好,你为朕放心。”这时候,雍正的言辞用语还是比较矜持的。

同年六月初六,年羹尧又上了一道《奏请圣主节哀事折》,说先帝已去,皇上一定要节哀,保重好自己身体。这次雍正批复说:“朕安,你实在为朕放心,实力不能撑,也顾不得丢丑了。况受过暑,一点热也受不得,只得以身荷之重,着实惜养,不必为朕过虑。 ”

这一次,雍正还是没有什么直白的感情释放,不过字里行间,却夹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愫。所有的恋爱教程都告诉我们,当一个人主动向你暴露自己的弱点时,那是希望关系更进一步的暗示。雍正作为一国之君,主动和年羹尧说“顾不得丢丑”,这暗示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

当然,雍正也不是一厢情愿,年羹尧本人也很喜欢和雍正聊天,还经常没事找事给雍正上奏折。比如有一次,年羹尧给雍正上了一道《奏为臣目力渐退字迹稍大请宽宥事》,说自己年纪大了,视力有点不好,所以给皇上奏折上写的字有点大。

年羹尧如此尴尬的强行找话题聊天,雍正也很开心,霸道地给爱将夹批了四个字:“越大越好!”

在最初这段相互试探期结束后,随着西北战事紧张,两人有了更多话题可聊,之间的感情开始迅速升温,聊天的话语也渐渐跑偏,变得你侬我侬起来。

在雍正元年九月初七,年羹尧给雍正上奏,说今年秋天农民的收成很好,特地给皇上报喜。雍正在折尾朱批,对年羹尧来了一番真情告白:“真正可喜之事!有你这样封疆大臣,自然蒙上苍如此之佑。但朕福薄,不能得如尔之十来人也!朕何可谕?勉之二字耳。”

真正可喜之事是什么?不是收成好,而是朕有你这样的大臣啊。雍正还说有你一个还不够,要是有十个就好了。这样浪漫的告白,谁听了会不心动呢?

除了真情告白,雍正还不忘经常给年羹尧送些小礼物。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年羹尧先后上了十多道奏折,全是感谢雍正给他的赏赐,又是鼻烟壶,又是御制诗扇,又是西洋玩意,又是饼干瓜果,甚至还有不轻易赏赐给臣下的四团龙补褂蟒袍。

最夸张的是,雍正还给年羹尧送新鲜荔枝。为了保证荔枝的口感,雍正特别下令加急快递,6天内用快马把荔枝从北京运到西安。当年唐玄宗“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撩妹手段,全给雍正用在年羹尧身上了。

随着画风的跑偏,雍正和年羹尧之间的对话越来越肉麻。年羹尧受雍正如此恩宠,感恩不尽,上奏称:“愿世世随圣主左右驱使如意,永永不昧此良因大愿而已。”雍正立马提笔回复:“吾亦如是。上苍其鉴之也。”要是忽略人物背景,单把这两句话拆出来看,估计大家会以为是哪部爱情小说里面男女主人公的台词对白。

其中雍正最肉麻的批复,当数有一次对年羹尧战功的褒奖:“朕实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颜对天地神明也。……尔此等用心爱我处,朕皆体得。总之你待朕之意,朕全晓得就是矣。”

朕实不知如何疼你,我实不知该如何评论……

除了这辈子要对年羹尧好,雍正还赌咒发誓,生生世世都不变心。如果没有来世怎么办?那我的子子孙孙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电视剧中一般这么明显立flag的告白,到最后都是没好结果的。果不其然,雍正以自己的子孙后代起誓永不变心,结果他自己过了没多久,就对年羹尧翻脸了。

青海之乱平定之后,西北的紧张局势有所缓解,年羹尧也终于可以抽身进京见雍正了。雍正二年(1724年)七月十八日,年羹尧借感谢御赐荔枝茶叶等事上奏雍正,顺便提起两人见面的计划。雍正对此也是迫不及待,朱批道:“尔之真情,朕实鉴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者,大功告成,西边平静,君臣庆会,亦人间大乐事。”

雍正几番甜言蜜语,把年羹尧迷得神魂颠倒,约定时间一到,就快快乐乐地到北京见雍正去了。然而俗话说得好,一切的网恋都死于奔现。两人这次见面之后,昔日对你千依百顺的人突然翻脸不认人了。雍正先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年羹尧降为杭州将军,从此年羹尧上的奏折,再也没有收到雍正的浪漫回复,代之以的是呵斥与苛责。雍正三年(1725年),年羹尧被责令自尽,死在了当年口口声声说爱他想他的人手中。

恩爱的两人为何说散就散呢?其实也不是毫无来由,在很大程度上是年羹尧咎由自取。

早在雍正登基之初,为打击政敌,将反对自己的九阿哥允禟发放到西宁,交由年羹尧看管监视。但年羹尧不但监视不力,还跟允禟相处得很好,雍正早已对此有所不满,但毕竟西北战事还需依赖年羹尧,因此当时还需要搞好两人关系。而西北战事平定后,年羹尧居功自傲,入京觐见时举止桀骜不驯,做出许多出格之事。这时雍正才下定决心,彻底与年羹尧撕破了脸。

有观点认为,雍正从一开始就在给年羹尧灌迷魂汤,自始至终都在利用年羹尧,欺骗他的感情,我认为此说不太确切。雍正虽然擅于耍政治手段,但也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我们不能直接否认雍正当时对年羹尧有过真情流露。只是后来雍正认为年羹尧先辜负了他的恩情,才不得不消灭他以绝后患。

如果年羹尧临死前有机会问雍正一句,是否曾经对他付出过真心。也许雍正会淡淡地回答一句,“爱过”吧。

参考资料:《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清史稿·年羹尧传》《大义觉迷录》《雍亲王申斥年羹尧密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