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汶川地震来调侃,张云雷要毁了德云社吗?

昨天,5月12。

既是母亲节,也是汶川地震11周年纪念日。

与此同时,德云社成员张云雷拿地震造梗的一段表演视频被翻了出来。

视频中,张云雷和搭档杨九郎为了抖包袱,出现了这么一段言论:

张云雷:“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我仨姐姐多有造化啊!”

杨九郎:“好家伙,这都幸存者啊这是,极限挑战呢?”

张云雷:“极限挑战!”

杨九郎:“像话嘛?!”

张云雷:“就是嫁的好!就是嫁的特别远特别远”。

在公众场合,如此坦然的拿地震来调侃造梗。

河马哥真的惊呆了,继而感到恶心,愤怒,深恶痛绝。

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地震只是让人记住了一个地方,一个时间,一串数字。

但是对更多人来说,地震意味着国家的灾难,同胞的死亡。

对那些亲身经历地震的人来说,地震更是意味着家破人亡,意味着家园毁坏。

意味着无数死者长眠地下,意味着幸存者从此活在阴影中。

512汶川地震瞬间

可能有的人会说,相声嘛,本来就是娱乐大众的。

可是河马哥很好奇,当你听到那段言论时,真的会觉得好笑吗?

对那些在地震中丧失亲人的幸存者来说,他们听到这段言论又会是什么感觉?

往伤口上撒盐,不过如此了吧。

汶川地震画面

事发之后,张云雷在第一时间道歉了。

就自己“调侃地震”的行为,他表示自己的表演内容“有欠考虑”

但其实,类似这样伤害大众感情,丧失社会道德的事,他不是第一次做了。

在另外一场表演里,“慰安妇”也成了他的调侃对象。

“杨九郎呢?”

“我妈怎么说的呢?杨九郎啊,去部队慰安了“。

日常上节目,也有不少惊人言论。

“女人连家务活都干不好,我娶你干什么呀?”

德不优者,不能怀远。

才不大者,不能博见。

看着所谓“艺人”如此公然的拿地震调侃,

河马哥竟然不知道是该惊讶于艺人的道德缺失还是这个行业毫无底线的宽容度?

张云雷的走红,很突然。

北京小曲儿《探清水河》被他改成了民谣版,风格大变,让人耳目一新。

就事论事,河马哥自己也很喜欢这首歌儿,这也一直是我的收藏曲目。

也是从这里,河马哥知道了张云雷。

魔幻的是,因为这曲《探清水河》,他成了改变相声圈儿风气的第一人。

万千女孩从《探清水河》入坑,粉上了张云雷,涌入了传统的相声圈儿。

因为张云雷属于德云社,这群女孩就自称“德云女孩”。

张云雷在德云社家谱排老二,于是粉丝就自称“二奶奶”,叫他“二爷”。

为了更好的表达对张云雷的喜爱,粉丝们建立了站子,成立了组织。

为看张云雷演出,粉丝们一涌而上,座无虚席,一票难求。

为追张云雷行程,粉丝们围追堵截,张云雷出行必带保镖。

粉丝的狂热导致德云社收入大涨。

去年上半年,德云社收入就接近了一千万,而在2015年,德云社全年的收入才600万出头。

这其中,张云雷的功劳不可或缺。

因为张云雷,粉丝文化渗入到了相声界。

用郭德纲的话来说:

“他就是吃碗面,底下都有人叫好”。

但你却很难说清楚,这对相声界是福还是祸。

因为张云雷,因为张云雷的这群粉丝,原本相对小众的相声焕发了生机。

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到相声,喜欢上相声,这本来是好事儿。

可是,当她们带上荧光棒坐在演出台下,用追星的那一套来听相声时,这就有点变味儿了。

为了引起张云雷的关注,粉丝在台下不分时机的随便接话。

因为对演出内容早就熟悉,粉丝在台下大肆刨活(剧透“包袱”)

违背相声界传统不说,这对普通相声爱好者来说简直是糟糕透顶的体验。

试想,你买了演出门票,想去听一场相声。

结果,演员还没到场,周围女孩就群情激昂的喊着偶像名字。

演员还没几句话,周围女孩就乱糟糟的把话给接了。

笑点还没抖出来,你就被周围的女孩给剧透了。

只是单纯想听场相声的你,处在这群只想看偶像的女孩中间,什么感受?

当然,前提是你能拼得过这群粉丝,买得到票。

关于这种现象,郭德纲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说相声能说出个偶像派,

粉丝们带着荧光棒来德云社听相声。

能把相声说成这样,你(张云雷)也是欺了祖了。”

说着是“欺了祖了”,但话语中掩饰不住的骄傲。

事到如今,张云雷又是“调侃地震”又是“调侃慰安妇”,不知郭德纲作何感想。

郭德纲把大爷们从棋牌室带到剧场,是本事。

张云雷把姑娘们从酒吧带到剧场,也是本事!

粉丝们为了相声演员而砸钱,商业化救活了这种古老而小众的行业。

即便河马哥自己对“饭圈文化”深恶痛绝,但也必须承认,张云雷对相声界的弘扬与传播功不可没。

只是,在传播相声的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在饭圈的浮躁中清醒的想明白:

相声存在的根本是什么?

观众喜欢相声究竟应该是喜欢什么?

被浮华和金钱环绕的相声,如何才能走的更远?

虽然相声文化素来都不高雅,但接地气的博大家一笑,也是本事。

但,接地气不代表下九流。

博大家一笑也不需要无下限的讲“三俗”,更不代表需要抛弃道德。

新中国成立后,侯宝林大师曾将相声说进了人民大会堂。

那是,那个时代真正的大师。

可是我们现在市面上追捧的所谓偶像又做了些什么事呢?

奉劝张云雷:

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

通俗不是低俗,搞笑不能恶搞。

如果做人有问题,那么红的越快,只会跌的越快。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