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丸疫苗”致残并非危言耸听,这样做才能100%安全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吃的“糖丸”吗?

那时候,幼儿园里每个小朋友都盼着医生阿姨来派糖丸,就跟过节一样。

长大后才知道,这个“糖丸”里面还包裹着一种液体——它,就是脊髓灰质炎疫苗。

喂糖丸 来源:新疆网

脊髓灰质炎,被疫苗消灭的残疾病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就是我们俗称的“小儿麻痹症”。

注意,很多人以为“小儿麻痹”只是一种骨骼肌肉疾病,其实并不是。它是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

划重点:会传染!包括皮肤接触也会!

这种疾病非常古老,老到公元前14~16世纪的古埃及壁画上就有非常形象的记载:

比如下图这张壁画,一名男子拄着拐杖,左腿踮起且明显萎缩。

By Fixi, CC BY-SA 3.0, 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这可不是他故意耍帅摆pose,而是极为典型的脊灰所致肢体瘫痪的表现。

脊灰病毒主要通过消化道传播,临床表现为发热、咽痛、皮肤感觉过敏和肢体疼痛。

虽然只有1%的感染者会出现永久性肢体瘫痪但是脊灰的感染率很高。在普遍感染的情况下,致残总人数居高不下,甚至连成人也无法幸免!

啥,你说没见过那么多患者?那是因为你生在了有疫苗的好时候!

20世纪,著名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感染了脊灰,虽然接受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治疗,仍然出现了永久性的残疾,

所以我们看到二战时罗斯福总统的照片,几乎都是坐着的。

来源:Library of Congress

连总统都得了小儿麻痹症吓得科学家赶紧研究

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先后研发了两种脊灰疫苗。

一种是含有活疫苗病毒的OPV,直接口服(以前是糖丸tOPV,现在改成了滴剂bOPV),一种是含有灭活病毒的IPV,需要打针。后来还研发出包含IPV的四联疫苗与五联疫苗。

来源:站酷海洛

顺便说一句,糖丸并不是歪果仁的发明,而是今年年初逝世的“糖丸爷爷”——中国医学科学家顾方舟的创新

在那之前,脊灰减毒活疫苗都是液体,而且味道很怪。

为了让孩子不抗拒服用,他创造性地把脊灰疫苗融进了糖丸当中。

顾方舟教授 来源:中国医学科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

1965 年起,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在全国推广,之后脊髓灰质炎病例数开始下降,让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1978年,“糖丸”正式列入我国计划免疫。所以现在40岁以下的中国人,每个人几乎都吃过糖丸。

2000年,中国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的认证,实现了国内无脊髓灰质炎的目标。

但由于偶尔有国外的脊灰病例输入我国(尤其是来自巴基斯坦等邻国),中国宝宝仍然需要继续接种疫苗,防范于未然。

那么OPV和IPV哪种更好家长又该怎么选呢

本期,我们特别邀请了疫苗科普大V陶黎纳医生,为大家讲解怎么选择脊灰疫苗更安全。

脊灰疫苗OPV和IPV的区别

OPV:减毒活疫苗

OPV里的活疫苗病毒,虽然是经过处理后、致病力几乎已经消失的脊灰病毒,但因为一些还不清楚的原因,这种活疫苗病毒依然可能感染某些人并产生类似小儿麻痹症的永久性残疾

如果把自然中存在的脊灰病毒理解为“狼”,那么OPV就是被人类驯化的“狗”。

狗虽然比狼安全很多,但是很无奈——它还是会“咬人”啊。

好在,OPV的致残概率比感染野生的脊灰病毒导致致残的概率低很多。

2016年5月份以前,我国使用含有3个型别病毒的tOPV(三价糖丸),宝宝首次接种脊灰疫苗时使用tOPV的致残率只有1/25万。

2016年5月1日之后糖丸被全国停用改用只含2个型别病毒的更加安全的bOPV二价滴剂),宝宝首次接种脊灰疫苗时使用bOPV的致残率降到了1/42万!

我们说脊灰疫苗像恶魔抽签”,指的就是接种OPV后出现的这种极低概率的致残风险

服用OPV(主要是首剂)后,如果发生肢体残疾,一定是发生在服苗后40天内

1、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孩子服用了OPV,已经超过40天,就不必纠结了;

2、如果还没到40天,担心也无济于事,不如索性坦然面对这种小概率事件。

IPV:灭活疫苗

IPV与OPV的本质区别就在于:IPV里不含活病毒所以绝对不可能感染人体造成肢体残疾

如果说OPV是“狗”,那IPV就是“死狗”。

谁都知道,IPV比OPV好。

但是现阶段IPV的产量不够所以我国目前大多数省市实行的脊灰疫苗接种策略是

先接种1剂IPV,再接种3剂OPV,从而完成全程4剂脊灰疫苗。

这种先IPV后OPV的接种策略,叫做“序贯程序”。

一般认为先接种IPV后人体会产生针对脊灰病毒的抗体再接种OPV就不会引起肢体残疾

2019年之前,我国安排的是1剂IPV+3剂OPV(简称1+3)。而2019年即将实行2+2序贯程序2剂IPV+2剂OPV)。

随着IPV产量的提高,很快会变成3+13剂IPV+1剂OPV),最终实现全部4剂都是IPV。随着IPV剂次的增加,这些序贯程序的安全性会越来越高。

脊灰疫苗的安全性如何?

我们一度认为,1+3序贯程序的致残概率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在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下,这种小概率事件还是发生了。

2018年11月,徐州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确认我国首例先接种1剂IPV、再接种1剂bOPV后导致肢体残疾的患儿(下图为孩子的接种记录)。

接种记录

2014年,加拿大科学家报道过一例2+2序贯程序后的残疾案例。而且这孩子还是个华人,先在加拿大接种过2剂IPV,之后回中国探亲时口服OPV后发生了残疾。

为什么会这样呢?

研究表明:脊灰疫苗第1剂接种IPV后,人体对3个型别脊灰病毒的抗体阳性率分别为33%、41%和47%。

也就是说,接种1剂IPV后,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并没有产生抗体!

当这部分孩子第2剂接种OPV的时候由于没有任何抗体保护致残的概率就可能和第1剂直接口服OPV类似

只不过,以前1+3序贯程序下发生肢体残疾的概率非常非常低,以至于人们几乎将这种风险忽略不计了——直到悲剧终于发生了。

而2+2序贯程序后发生肢体残疾的风险应该比1+3的小很多

因为连续接种2剂IPV后,孩子对3个型别脊灰病毒的抗体阳性率分别为89%~100%,92%~100%和70%~100%。

依据我国1+3序贯程序覆盖的儿童数,估计该程序下发生残疾的概率为1/2500万

这已经是一个极低的概率了,2+2序贯程序的致残概率肯定比1+3更低(加拿大的2+2案例由于缺乏数据,暂时无法估计概率)。

但是只有到了全部4剂都用IPV,才有消灭“恶魔抽签”的可能性。

所以要避免打脊灰疫苗出现残疾就要尽量尽早实现4剂脊灰疫苗都使用IPV

目前,很多省市已经采购了自费的IPV,宝宝可以在享受过序贯程序的免费IPV后,选择自费的IPV替代后续的OPV。

来源:国家卫健委

家长们还可以从2月龄起,给宝宝选择接种4剂含有IPV的五联疫苗,这是首选,但总费用估计需要约2500元。

但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一个最安全的选择

参考文献

1、疫苗相关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的发生和流行病学特征

2、疫苗相关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病例诊断依据及治疗参考意见

3、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不同序贯免疫程序基础免疫安全性观察

4、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不同序贯免疫程序的基础免疫效果研究

5、脊髓灰质炎疫苗序贯免疫程序的研究与应用进展

6、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的思考及建议

7、http://polioeradication.org/polio-today/history-of-polio/

8、https://www.hindawi.com/journals/cjidmm/2014/378320/abs/

9、脊髓灰质炎病毒灭活疫苗: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必然选择

*本文版权均属腾讯医典所有,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