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血癌男童每天被锁出租屋嚎啕大哭,狠心妈妈却说真的没办法

“昊昊,你在这玩玩具乖乖等妈妈,妈妈一会就回来。”倪莉把所有玩具拿到儿子昊昊身边,锁紧所有门窗,快速往门外跑去,可还没走出门口身后便传来儿子的嚎啕哭声。倪莉一说到这些就会流眼泪,“真的没办法啊,孩子得的这病不能往人多的地去,怕感染。孩子还得吃新鲜有营养的蔬菜,就我自己看着,只能留他一个人在家。”为了儿子能早日恢复健康,倪莉每天都这样像超人一样奔跑着,儿子每日就独自在出租房哭喊着找妈妈。

昊昊名叫李欣昊,现在只有2岁6个月。1岁9个月时孩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T系。确诊后,倪莉和丈夫李长江在震惊和悲痛中决定留在济南给孩子做治疗,半年过去了孩子在无休止的化疗中苦捱着,难以忍受的治疗过程如梦魇般缠绕着小昊昊。倪莉说,孩子经常在梦中叫着爸爸妈妈手舞足蹈的吓醒。作为父母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每次孩子醒来,夫妻二人就轮流抱着孩子安抚。(点击公益链接:锁在出租屋的大病儿,帮助小欣昊渡过难关)

家住枣庄滕州市官桥镇良里村的倪莉一家是地道的农村家庭,丈夫李长江是一名货车司机,农忙季节就在家帮帮忙,一家也算过的有滋有味。可一切在孩子病后变得不一样了,为了留在济南给孩子治病,李长江辞去了工作在济南四处打工,他一天干着数份工作除了酒店帮厨、洗衣店打杂,还在下班后送外卖。就算这样辛劳的工作,赚的那点钱也只能勉强维持吃住!

初到济南的李长江夫妻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跑医院看孩子由倪莉来做,筹钱、挣钱李长江跟家里人想办法,可借钱治病终究不是办法。无奈之下李长江在街头找着招工的广告,家里年迈的父母也四处打着零工。为了方便照顾孩子,李长江找的都是小时工一类的,10块钱一小时,下班后再去送外卖。送外卖因为路况和工作流程不熟悉,多次出现跑错单、耽误的情况,第一个月几乎没有收入。而小时工的工作也因为儿子经常的突发状况多次被辞,可为了儿子,这位年轻爸爸只能咬牙坚持。

丈夫外出工作,每天照顾昊昊的任务全部落到倪莉的肩上。为了给孩子上营养吃上新鲜菜,倪莉每天都要去趟菜市场。可孩子这病又不能去那样复杂的环境,生怕感染了,倪莉只能把孩子独自关在家。去之前倪莉会把感觉有危险的东西收起来,将窗户锁死,拿出儿子喜欢的所有玩具堆在孩子面前,跟儿子撒个谎匆匆冲去菜市场。“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担心儿子,不停往回跑还险些被小区的电动车撞了!还没进门就听到儿子哭的嘶哑的声音。”倪莉哭着说完这些嘴里念叨着“我也是真没办法啊!”

从确诊到现在昊昊的病已经花费了30多万元,一多半是夫妻俩借的。而夫妻俩来到济南后,李长江断断续续的工作一个月最多也就1000多块,只勉强够房租,家里老人打零工的钱也都在第一时间给了儿子,可这些也只是杯水车薪。李长江说“俺俩年轻,借的钱只要勤快早晚能还上。可现在孩子后续治疗还要几十万,真不知道去哪弄,孩子等不了啊!”(图文/丁姗)

如果你愿意献出一份爱心,请点击【锁在出租屋的大病儿】进入腾讯公益平台,为小欣昊筹款,帮助他早日渡过难关。

您也可以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锁在出租屋的大病儿”完成捐赠。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更多爱心资讯,请持续关注我们。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