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统战夏令营”,蔡英文在怕什么?

台湾大学附近的“秋水堂”书店成民进党当局和亲绿媒体的新“靶子”。

台湾大学附近的一家经营简体字书籍的小书店近日成民进党当局和亲绿媒体的新“靶子”——名为“秋水堂”的书店张贴的两岸青年夏令营预告被质疑“超低价统战团”。绿媒“爆料”称,该书店老板王永为岛内统派团体“中国统一联盟”成员,惊呼“中国统战细腻扎根深入校园”。14日,《环球时报》专访王永,他在采访中激动落泪,坚决否认从中获取任何利益,直言当下是台湾自“解严”以来对统派人士镇压最严厉的时期,并表明为两岸统一做贡献是自己的“养成教育”,不会动摇。

秋水堂

台当局警告“统战夏令营”

亲绿的《自由时报》13日以《统战团深入台大校园》为题“爆料”,“秋水堂”办理低价“统战团”,邀请18至35岁台湾青年以16500元(新台币,下同)的低价团费赴北京、三峡和重庆等地交流11天,还准备“政治宣传节目”,如介绍“一带一路”“台生在大陆创业”等,其间有大陆学生招待陪玩。报道声称,大陆对台校园“统战”行之多年,以“落地招待旅游团”邀请台湾学生赴大陆,其间传递“两岸一家亲”信息,如今以“更细腻的方式深入校园”。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截图

台当局顺势宣传一波“大陆威胁”。据台“中央社”13日报道,陆委会当晚发布新闻稿宣称,大陆近期扩大对台青年学生工作,借文教交流名义,积极招揽学生赴陆交流,欲提升台湾学生对陆方的好感及认同,“其政治意图昭然若揭”。报道称,台“教育部”也在早前对此称,警告各级学校“注意陆方交流活动的目的、办理单位、行程安排和文宣数据,不应有政治目的和内容,及有损台湾的尊严和立场”。

为学生提供优惠

王永向《环球时报》记者确认,该夏令营由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主办,“中国统一联盟”协办,自己是“统联”的创始成员。夏令营活动已经举办15届,今年报名情况跟去年差不多,但总体比5年前要少。王永认为,民进党当局妖魔化大陆所造成的“寒蝉效应”“肯定是有的”。另一方面,日本旅游从去年开始大幅降价,因此日本暑期旅游成为大陆夏令营的有力竞争者。至于部分台媒质疑“为何该夏令营费用如此低”。王永表示,这是对学生的优惠。“平常看电影、买车票都有学生优惠,夏令营当然要考虑学生的经济实力。”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秋水堂”由王永和其他几位股东一起经营。“从2003年开办到现在,卖的书全部是大陆原版简体书。我们的消费者主要是台湾‘金字塔顶端’阶层,如硕博士生以及研究人员,这也是选择台大作为店址的原因之一。”王永告诉记者,刚开始,台当局不允许进口大陆书籍,将货物查封在海关,后来经过学界约150名学者联名力争“才开了个口子。”不过这些年,由于读实体书的人越来越少,原来的三家分店分别于2014年与2015年关掉两家,只留下台大店。

“当局为什么害怕两岸交流”

王永祖籍广东,被问到为何坚持两岸统一理念时,他忍不住落泪:“上世纪70年代末,我在学生时代认识了一些台湾政治受难者老前辈。他们是在日据时代就坚持抗日的人士,我深刻体会到台湾人从那时就有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之下,王永加入《夏潮》杂志,在1984年担任社长,那些年聚集起来的爱国人士后来创办了“中国统一联盟”。“为两岸统一做贡献是我的‘养成教育’,不会动摇。”

对于有人怀疑王永及“中国统一联盟”从举办夏令营中获利,他坚决否认:“完全是出于对两岸统一理念的坚持和对‘中国统一联盟’的深厚感情。”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家族有产业,收入供生活完全没有问题,“现在快退休了,想多为‘统联’做点事”。

谈到自己近几天被“独派”及媒体“围剿”时,王永有些情绪激动。他感觉,现在是台湾“解严”以来打压统派人士最猖獗的时期。“为什么这些人害怕两岸交流,害怕年轻人去看看大陆?是不是恰巧证明他们所谓的‘台湾主体性’是一个需要被当局保护的虚构概念?”

“我参加过两岸夏令营,台湾同学基本上都很踊跃报名,很多同学也感到经济实惠。”熟悉两岸青年交流的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王裕庆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2020年台湾“大选”即将到来,民进党非常大的选举压力来自于执政无力与岛内渴望两岸开放交流乃至统一呼声增加。“大陆本身的涉台政策也非常符合岛内需求,导致民进党‘反中’‘拒统’的宣传与洗脑开始变得无效。”王裕庆认为,在这样的局面下,台当局与大陆争民心不过,开始报复各种合理的交流活动。

面临岛内如此严厉的打压,“秋水堂”书店还会不会继续开下去?被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王永毫不迟疑:“会!不但要开下去,我还想把它变成一个两岸文化艺术交流的平台,只要能够做的我都会努力去做。当然这是主观愿望,客观上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