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一张防范“高考移民”的立体网络

日前,深圳市教育局发布《关于对深圳市富源学校“高考移民”调查处理进展情况的通报》。通报披露,深圳市富源学校2019年高考报名考生中,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弄虚作假获取广东省报考资格。为此,深圳市教育局取消32名考生在深圳的高考报名资格,核减富源学校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的50%;责成富源学校深刻检查。高考无小事,教育牵人心,此事一经公布,立即引发全社会的高度关切。

“高考移民”,是指部分考生通过非正常学籍迁移、空挂学籍、违规落户、提供虚假学籍证明材料等不正当竞争手段,在其他省份恶意骗取高考资格,从而挤占其他省份考生正常高校入学机会的违规学籍迁移行为。“高考移民”现象自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见报道,部分考生及家长铤而走险、剑走偏锋,采用各种违规手段迁移学籍、赚取省际高考“剪刀差”。

而本次富源学校的“高考移民”引发广泛关注,还与“富源现象”中出现新的“异象”密切相关。“异象”之一,“富源现象”表现出学生从内陆省份迁入沿海省份就考的趋势,说明“高考移民”的动机出现由单纯的追求低分向享受优质资源、参与校际竞争等复杂动机的变化。“异象”之二,“富源现象”表现出成规模、有组织的移民痕迹,说明“高考移民”的方式从单打独斗、小打小闹的个体性行为中萌发出计划性、批量性的倾向,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富源学校很可能存在“深圳考生衡水代培、衡水考生深圳迁考”的“异地合作流水线”。“异象”背后,反映出部分中学在“高考备战”中的迷失,折射出社会各界对高考改革的关切。

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分省招生录取体制与分省定额招生机制逐渐成为高考制度的基础性框架制度。1000多年的科举发展史告诉我们,从不分地区完全凭科举成绩取士到南北卷制度,再到分省定额取中制度,是录取制度发展的必然,也是更为公平与合理的制度。招生录取受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人口、就业等多种因素的制约,不仅承载公平理念的形成与拷问,也蕴含了维护和保持社会安定的深远考虑。但由于不同录取分数线的差异,也容易诱发“高考移民”等现象与问题。

高考首先是教育性考试,它不仅为学校教育确定内容、方向与标准,也为教育提供考核与选拔的手段和方法。从目标来看,高考的目标指向为社会、国家、高校选拔高素质、全面发展的人才,学校教育旨在为社会、国家和高校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两者的目标一致。从手段上看,高考作为连接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的桥梁,既是评价学校教育的工具,也在一定程度上秉承社会与高校的要求,发挥指挥棒的作用,引导学校教育的发展。高考作为高等教育资源分配的手段,不仅是个人社会、经济、政治地位的一次分流,同样也成为中学教育评价、教师评价的重要手段。

一味追求“高分名校”“清北题名”,只会导致高考育才选才功能的异化,以破坏高考规则取得的“高分”,不是真正的成绩;以弄虚作假堆砌的“名校”,不是真正的学校。坚守教育的初心,正视高考的指挥棒作用,摒弃“富源”模式的高考移民是全社会的呼声。

为此,我们一方面要重视“富源现象”背后的“移民高考”现实背景,切实呼应进城务工人员、各层次人才随迁子女异地高考的迫切需求,积极为正常学籍迁移考生创造良好教育考试条件;一方面,也要警惕“富源现象”背后的弄虚作假、急功急利的侥幸心理,全面加强监管,坚决防范、打击和杜绝违法违规跨省获取高考资格的“高考移民”行为,确保高校考试招生公平有序,打造一张防范“高考移民”的立体网络,共同营造一流的教育考试环境。

(作者系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生)

《中国教育报》2019年05月15日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