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豪门子弟不料一朝落魄,妻子不离不弃共同患难

民国时期,包办婚姻与自由恋爱交叉盛行,不少才子家中有原配发妻,在外亦有红颜知己。当然,也有少部分是忠于婚姻,纵使是源于被安排的婚姻,到最后却能和美走到尽头。

当时,在众多的包办婚姻中,曾经有过一场轰动上海滩的婚礼,盛毓邮与任芷芳,两人是典型的家族联姻,到最后双双落魄,又见真情。

一、强强联合的豪华婚姻

盛毓邮出自晚清首富盛怀宣之后,他的父亲是盛恩颐,爷爷是盛怀宣。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盛毓邮自小所受到的教育与物质条件自然是不必说。虽然清末时期盛家的商业或多或少地倚仗了清朝官家,但到底租根本的还是盛家的经商之道。

后来盛怀宣去世,清朝灭亡之后,盛家虽然不及鼎盛时期,但是在当时依旧是不可小觑的大户,是整个上海滩都瞩目的财富之家。而任芷芳呢?她虽然不是出自富商之家,但其父亲却是北洋政府的财政次长。

要知道,在任何年代,从商者若是能够在政界关系,自然是如虎添翼,民国那种乱世自然更是如此。因此,在两家的商量之下,盛毓邮与任芷芳年龄相仿,两人又都是有知识的新式青年,郎才女貌再合适不过。

平常人家的联姻,顶多是敲锣打鼓热闹几天,而盛毓邮与任芷芳的婚礼却足足在上海滩最繁华的酒店中热闹了几乎一个星期,就连百乐门都曾经被包了下来用作婚礼场地。如此的一场婚礼,真可谓是震惊整个上海滩。

其豪华程度堪称当时的第一,来参加婚礼的人更是各色政商名流。在所有的人的祝福声中,盛毓邮与任芷芳走入了婚礼的殿堂。当时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的这段婚礼,如此强强联合,未来必定是大富大贵不可限量。

二、败家子老爹

的确,若是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理当如此,但奈何乱世之中,无可预料的意外太多,这第一个便是盛毓邮的父亲。盛毓邮是盛恩颐的儿子,但因为盛同颐这一方无后,在盛毓邮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被过继到了盛同颐名下,继承了盛同颐的财产。

但纵使如此,盛毓邮与亲生父亲盛恩颐总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即便是已经过继到他人名下,亲生父亲总归是放不下的。而在盛怀宣的众多儿子中,这盛恩颐偏偏又是一个好赌成性最会败家之人。

盛恩颐先是将自己的财产败了个精光,随后便开始找儿子盛毓邮的要钱。人家都说养了个坑爹的儿子很惨,在盛恩颐这里完全是有一个败家子老爹,而且还不能不管。纵使盛毓邮再会做生意,也架不住亲爹 豪赌。

在解放之前,盛毓邮将近三分之一的财产已经用来还了赌债。虽说任芷芳对于公公的行为十分不满,但也是不可奈何,毕竟不能眼睁睁看着丈夫的亲爹被人追债致死。到了解放之后,因为各种原因,盛毓邮又不得不将财产尽数捐献,最后带着妻儿去了日本。

曾经盛恩颐与任芷芳都是富家子弟,从未感受过何为缺钱,而现如今他们将财产捐出去之后,不过是一群平民百姓,又孤身来到日本,几乎等同于过着贫苦的生活。

三、白手起家又如何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盛毓邮将财产捐献完之后,任芷芳本可以带着孩子待在娘家,大可不必跟着盛毓邮去日本受苦。但是任芷芳却始终认为,夫妻便是能够无条件同甘共苦之人,因此越是在落魄的时候,她越不会离开盛毓邮。

在东京安顿下来之后,盛毓邮与任芷芳便开始了自己的小产业——摆小摊。一来,日本当地很少有特色的中国小吃,盛毓邮与任芷芳能够做出特色,有商机,二来,他们的没有资金,摆小吃摊子几乎是他们所能够拿得出的全部资本。

但是,对于有商业头脑的人,纵使仅仅只是摆小吃摊子,最终也能有机会翻身当老板。在小吃摊子的生意越来越好之后,他们开了第一家门面店,不仅提供小吃,还有上海的特色菜,生意相当红火。

有了第一家门面店,就会有第二家门面店,随后他们有了好几家分店。到现在为止,在东京塔的不远处,依然有一家叫做新亚大饭店的酒楼,一共七层,就是当年盛毓邮与任芷芳的资产。

想必,看着如今这繁华的新亚大饭店,谁也不会想到当年的创立者是从摆小摊子做起来的。曾经的豪门子弟,在遭遇人生变故一无所有之后,仍然能够不离不弃,白手起家重头来过。盛毓邮与任芷芳将自己的人生经历,活成了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