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和贾琏,这对同病相怜的叔侄,有同样一个难言之隐

贾政和贾琏,是《红楼梦》中的一对亲叔侄。从性格上来说,这对叔侄迥然不同。贾政从小就酷爱读书,贾琏却是“不喜读书”;贾政“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念,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贾琏却是“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

但是,这对叔侄的人生中,却有一个巨大的相似。

贾政有一位爱妾赵姨娘,每天在贾府中闹得鸡犬不宁,鸡飞狗跳,鸡争鹅斗,一地鸡毛。她曾经为了让儿子贾环继承家业,与马道婆合谋,差点害死贾宝玉和王熙凤;她曾经因为一包茉莉粉,大闹怡红院,结果自己吃了大亏;她曾经为了兄弟赵国基的丧葬费,给女儿探春公然出难题,气的探春哭的脸白气噎。

然而,如此一位让人不省心的赵姨娘,却偏偏得到了贾政的宠爱。她三番五次在贾府中闹得鸡犬不宁,却都能平安无事,无疑正是仰仗了贾政的宠爱。贾政,也最爱在赵姨娘房内歇息。

同样,贾琏也有一位爱妾秋桐。这位秋桐,闹腾起来一点也不比赵姨娘差。因为仗着自己是贾赦赏赐给贾琏的,她连王熙凤和平儿也不放在眼里。她闲来无事,就去找尤二姐的麻烦,在院子里,或者尤二姐的窗户底下,骂的花样百出:“……白眉赤眼,哪里来的孩子?……总有孩子,也不知道姓张,姓王,奶奶稀罕那王八羔子,我不稀罕。老了谁不成,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倒还是一点掺杂没有的呢!”直骂的尤二姐最后不堪其辱,吞金而逝。

然而,贾琏却也偏偏对这位秋桐,宠爱的无可无不可,“如胶似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的开……只有秋桐一人是命”。

让人费解啊!贾政和贾琏,都是出身大家的世家公子,为何偏偏都会宠爱上了出身卑微,品行也颇有问题的丫头?这贾府中的男人们,品味难道都这么差?

其实,这是因为,这对叔侄,有一个共同的难言之隐;这对叔侄,堪称同病相怜——他们的老婆,都太强势了。

贾政娶的是金陵王家的老一辈的小姐——王夫人;贾琏娶的是金陵王家少一辈的小姐——王熙凤。虽然两家门当户对,这两幢婚姻也堪称天作之合。然而,这两位王家的小姐,都不是好惹的。

老王小姐王夫人,表面上不漏声色,表面上慈眉善目,没事还老念佛吃斋,可做起事来却毫不手软。而且,她也根本没把丈夫贾政放在眼里——明明知道贾政忌讳儿子贾宝玉早有房里人,她却背着丈夫早在两年之前,就把袭人提拔成了贾宝玉的“准姨娘”。贾府之中,除了贾政,只怕就没有人不知道了。贾政,堂堂一个当家人,就这样被老婆摆了一道。可见,王夫人是绝对做不到所谓的“出嫁从夫”的。

赵姨娘,虽然出身卑微,虽然在别人面前总是闹得天翻地覆,但她对贾政面前,却还是有一份温情的。这份温情,也难免会让贾政得到了难得的宁静,也在赵姨娘面前,有了男子汉的权威。

同样,小王小姐王熙凤,也是一位很强势,根本不把丈夫放在眼里的主儿。她的行事风格,比姑妈王夫人更是明显。贾琏在她面前,只有百依百顺的份儿。老婆说啥就是啥。即便如此,王熙凤还忘不了时时压贾琏一头:“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还够你们过一辈子呢。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现有对证,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看看,比一比你们的,哪一样是配不上你们的?”这一番话,不仅仅是王熙凤在贾琏面前的高傲,也隐隐透漏出来,王夫人在贾政面前,也总是有这样的优越感的。

而在曾经是自己府中丫头的秋桐面前,贾琏也才能找到男子汉的威严。

贾政和贾琏,这对性格迥异的叔侄,人生中遭遇到了同样的尴尬——娶了极其强势的王家小姐。这也成了他们极其类似的“难言之隐”。同样,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把宠爱给了曾经贾府中的丫头的小妾——贾政给了赵姨娘,贾琏给了秋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