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身上的小问题,有可能也是家长身上的大问题

撰文 |吾 易

编辑 |陈某凡

全文共2260字,阅读时间约4分钟

一贯饱受争议的芒果台节目《变形计》,在今年迎来了第十七季和第十八季。

跟以往每季都能出几个话题人物的套路一样,第十七季的大主角是月华娱乐掌门人杜华的儿子赵楚苌。“一股‘清流’”、“长在了观众的笑点上”,甚至还带着“杜华儿子背猪”上了微博热搜(且不论是自然热搜还是买来的热搜),其本身所具备的话题性和赵楚苌的憨态可掬相结合,又一次让节目成了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01

“毒”在哪?

“这节目,有毒。”

做了十八季,主打“新生态纪录片”的《变形计》,依然难脱离真人秀的属性。

真人秀是记录性和戏剧性的融合,一方面记录参与者的日常行为,一方面在后续制作编辑过程中进行蒙太奇的处理,使记录过程变得戏剧化,以满足观众的娱乐化需求。

节目一以贯之的“套路”是聚焦贫富差距,一个是出身贫寒,小小年纪便饱经艰辛却依然坚强上进的农村少年;而另一个是从小在家境殷实、娇生惯养的环境里长大却养成了叛逆、冷漠、暴力性格的城市少年,外显出来的问题有厌学、网瘾、打架等。

两位标签属性截然相反的主人公,在《变形计》中通过互换完成不同的心理体验,以达到反思的效果,在节目中双方越是差异悬殊,教育的效果似乎就越明显。城市叛逆少年和农村乖宝宝,在这两种落差明显的人物身上,挖掘戏剧性故事也变得尤为容易。

从猎奇心理的角度来看,这也解释了《变形计》“毒性”的来源。即便饱受诟病,即便存在感渐弱,但收益依旧足以支撑其存活了一季又一季,甚至成为了现今大陆罕见的“长寿综艺”。

02

体验式教育搬上荧幕

究其本质,《变形计》是一场体验式教育和电视媒体的碰撞。

体验式教育主张在实际场景中亲身参与体验,在具体实践过程中进行反思来获得感情、心理上的共鸣。这种形式也是当前素质教育最偏爱的教育方法。而当体验式教育被搬上电视荧幕,在电视媒介属性的影响下,这种教育效果便不仅仅是对节目的主人公们,更是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共同通过节目获得反思。

这种正能量的基调,让《变形计》早期收获了“年度公益节目”等多项荣誉。

当然,《变形计》走过13年,批评和褒扬都是兼而有之的。最大的质疑点集中于:在电视媒体固有属性的操作下,节目是否存在虚假设定,主人公的变形又是否具有长效性。除此之外,对农村少年可能造成的精神伤害,也令节目承受了不少指责。

也有不少人认为,不管来自外界的炮火多么猛烈,只从社会意义的角度看,《变形计》可以称得上是成功的电视节目。

有网友就曾这样评价《变形计》:“牺牲农村孩子,带给广大观众以教育意义,这档节目还是有其存在的意义。”这话看似残酷,但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节目过往最真实的写照也犹未可知。

03

凸显家庭教育的缺失

《变形计》聚焦孩子身上种种问题的同时,也为众多观众描绘出了一幅当代中国家庭教育的群像画卷。

家庭教育对孩子的成长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孩子是一面镜子,或多或少可以照射出家庭教育的影子,孩子身上的小问题,有可能也是家长身上的大问题。

或许,需要变形的不光是孩子,还有父母。

例如,节目中凸显最多的家庭问题——“城市弃儿”。这种弃儿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孩子被父母抛弃,而是在城市环境的大背景下,父母因为工作忙碌而无暇教育和陪伴孩子,在孩子的心理上造成了被抛弃感。

《变形计》第十七季城市少年主人公吴新颖的妈妈,谈及孩子对自己的冷漠态度时满面哀伤,而从吴新颖的角度来看——“他们小时候没有给过我需要的这份爱,到我大了,我不需要了,他们就给我了,我就觉得这种就没有必要了。”

第十七季城市少年主人公吴新颖

除了“城市弃儿”,节目也展示了其它种种常见家庭教育问题,例如父母溺爱、管教过度、父母关系不和谐等等。这也不禁让人起了疑心,假定节目中所呈现的“变形”都是真实存在的,当城市少年在农村历练后浪子回头,回归原始家庭,又该如何保证问题不会再次出现?

答案细思极恐。毕竟,孩子身上的问题或许只是表面问题,家庭教育才是根本问题。

04

节目的结束是问题的开始?

回顾《变形计》的过往,曾经的主人公们已回归各自的生活轨迹,而他们的现状,或许是对节目过往最真实的评价。

《变形计》似乎成为了变“星”计。

第八季之《远山的抉择》城市主人公王境泽,在节目中创造的“真香”定律,意外地使他成为了大网红,借由节目制作的表情包风靡全国,引发全网式狂欢,甚至还被请上了《快乐大本营》,一举踏进了娱乐圈的门槛。

王境泽“真香”定律出处

从《变形计》走出来的还有网红韩安冉,当初不满20岁的她声称自己要活到老整到老,节目尾声也有了彻悟,声称不再整形。然而节目之后,韩安冉旋即开启了网红之路,后续也是“啪啪打脸”,整容不断。不仅如此,韩安冉通过直播等方式收获了大批粉丝,现在她的微博粉丝量已经达到390万。

如今搜索关键词“变形计”,出来的都是城市孩子多年后的变化,鲜少再听到农村孩子的境况。经过这场短暂的变形过程,农村少年成为了狂欢之后的失语者。

对于农村孩子来说,7天的“人生互换”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这场互换里面,似乎从来不是双线走向。城市少年始终都是真正的主人公,而乡村少年却做了最佳陪衬。最终城市少年幡然领悟回归城市,乡村少年领略了他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城市奢华,短短7天又回归贫穷,当重新面对残酷的现实时,才知这7天终是梦幻泡影。

当贫富差距的口子在孩子面前赤裸裸的撕开,所带来的落差感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如何平衡?这样的一段经历给他们的心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多年前著名作家卡夫卡创作了经典小说《变形记》,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讲述了主人公变为甲虫后的人情冷暖,反映了世人的唯利是图,人性被挤压变形。一百多年后,湖南卫视用一字之差创作了一部播了13年的节目《变形计》,命名的相似似乎早就埋下了某种映射,节目的戏剧反转和主人公们多年后的现实写照同样展示出了独具特色的魔幻现实。

《变形计》第十七季片头

2019年,也许是对以前形式产生负面影响的修正,从第十七季节目开始,《变形计》也开始新变形,不再采用互换,而是单边变形,城市孩子到农村体验,以往为期7天的互动改造也延长到了20天甚至一个月。依然是体验式教育,换了新配方的《变形计》能否打破真人秀的戏剧逻辑,带给孩子真实有效的改变,我们尚不可知,或许只有在节目之外才能找到答案。

- - -EN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