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上山挖草药救儿子 儿子说:妈,让我死吧!

“如果我死了,我最大的愿望是把我身体有用的器官无偿捐给那些需要的人,算是我对这个社会做点贡献吧。”听到儿子这样说,丁金凤再也控不不住哭了起来。丁大妈家住河南省汝阳县城关镇郜园村,她27岁的儿子白琼洋已患尿毒症5年, 这些年一直靠透析保命,为了给他治病家里已经花去80多万,欠了近60万元外债。儿子曾经有过女友也因生病分手了,现在全家靠丁大妈老两口山上挖药挣钱维持生活。

白琼洋的父母都是农民,29岁的姐姐白琼琼已出嫁三年,为给弟弟治病至今未要孩子。5年前,在广东打工的白琼洋出现双下肢水肿,起初不太在意,后水肿逐渐加重就去医院看病,被诊断为慢行肾衰竭尿毒症期、继发性贫血心功能不全。治疗期间白琼洋心血管破裂,当时急救手术一夜花了15万,随后家人带着他辗转多家医院也没能痊愈,后转为尿毒症,这些年他一直靠透析来控制病情。图为全家人在病房内拍下一张全家福。

患病以来,白琼洋未曾说过一句抱怨和气馁的话,他总是乐观的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一直喜欢绘画的白琼洋经常会拿起画笔。他说,自己得上这种病不愿拖累女友就主动提出分手,成全心爱的人能早日找到幸福。

今年2月24日,白琼洋又出现新的并发症,住院后每天做规律性血液透析治疗,每周3次,每月进行1次血滤,大夫说后续治疗费至少要准备20万。丁大妈说,儿子生病这几年家里的钱早已花尽,能卖的全卖了,亲戚朋友也借遍了,欠了很多外债,现在已是家徒四壁,从儿子生病到现在,衣服、鞋子全是亲朋好友接济的。

为了给儿子治病筹钱,老两口这些年一直上山挖药换钱,上一趟山为了能多挖点草药,中午他们总是吃自己从家里带的馍和白开水凑合一顿。

白大叔揽在怀里的中药材叫“五加皮”,它们主要生长在山坡树林丛中,这种药材山上并不多,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挖十来斤,晒干后每斤收购价2.6元。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干苦力身体也顶不住,只能抽时间上山挖点药卖卖,换成钱给儿子治病。

白琼洋的姐姐为分担家里的困难,也把自己打工攒下的钱全部给弟弟治病,眼看就要缴费,口袋里仅剩下200多元钱,她急得直抹眼泪。这次病情加重住院后,白琼洋看着全家人为了他着急筹钱,他不止一次地对父母说,让我死吧!不要管我了!都是我拖累了你们,我将来不在了,你们就跟着姐姐生活。

透析室里,丁大妈坐在病床前陪护儿子,看着孩子痛苦的样子,她泪流满面。面对高额的治疗费,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实在难以承担,但实在不忍放弃自己的儿子。丁大妈说,我们就是再难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年轻的儿子离开我们,哪怕用我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我都愿意。(图文\李其帅 苏瑞)如果你想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请点击右边括号内字体进入腾讯公益:【父母全力救尿毒症儿】完成爱心捐助。也可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父母全力救尿毒症儿”进行捐赠。如想了解更多信息,请添加微信公众号:摄客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