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最具争议的宰相:百姓认为是奸臣,如今却评为千古名相

纵观北宋一朝所有宰相中,可能没有谁像王安石这样备受争议了。如果把王安石评价根据时间段来划分,从宋朝到近代一直以贬低为主,尤其是宋朝人更是称他是奸臣,但如今人们却称他是“千古名相”。

这里面究竟有何深层次的原因,让人们对王安石的评价天差地别?一切都要从熙宁变法(严谨称法应该称“王安石变法”)说起。改革向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何况封建社会。仔细分析熙宁变法,并不是一种经济发展的内在需要,它更像是一场应付危机的政治冲动。

北宋积贫积弱,财政亏空致使朝廷不断加赋。除了正常的税收外,还有种类繁杂的苛捐杂税,给老百姓造成了极重的负担。同时,北方外敌的不断南下,给北宋政权雪上加霜,尤其是以范仲淹主导的“庆历新政”失败后,局势越发危急。

熙宁变法主要内容是,青苗法、募役法(免役法)、市易法、方田均税法、均输法等。这几项规定本质都是希望能最大程度增加国家收入,其中青苗法、均输法非常有远见,朝廷干预市场,通过一系列手段,加快货币流通,从而加快国家财富的积累,“民不加赋而国用足”。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熙宁变法最大的问题在于理论和实际情况,出现严重脱节的局面。变法确实让国库迅速充盈,可到最后违背初衷,严重危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受害最深的还是那些被迫以实物换货币的贫困老百姓,“与民争利”。

对于这次变法,王安石本人的初衷没有问题,但他的核心部下吕惠卿、曾布、章惇、吕嘉问、李定、邓绾等人,人品就有问题,时人视为“小人”,结果王安石自然就被视为“奸相”。把老百姓坑得如此之惨,能得到老百姓高度评价?

王安石确实有远大的理想,也深知变法“缓而图之,则为大利;急而成之,则为大害”,却还是在具体实施中操之过急,最终陷入到了欲速则不达的困境。因此,《宋史》对王安石的评价也颇低,“安石乃汲汲以财利兵革为先务,引用凶邪,排摈忠直,躁迫强戾,使天下之人,嚣然丧其乐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于崇宁、宣和之际,而祸乱极矣。”

宋神宗在任免王安石为相时,也曾询问司空兼侍中韩琦的意见。韩琦给予一针见血的评价,“安石为翰林学士则有余,处辅弼之地则不可。”可惜,宋神宗听从,“此虽宋氏之不幸,亦安石之不幸也。”至于王安石在现今受到高度评价,跟他的文学作品有很大关系。

参考资料:《王安石变法》、《神宗实录》、《宋史·王安石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