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斤双胞胎胖妹跳拉丁舞创业,郑州买房安家走红网络

“谁说胖女孩不能跳舞,我们偏要跳出个样儿来。”95后的楚楚俏俏是一对跳拉丁舞的双胞胎姐妹花,为学舞蹈,她们13岁只身来到郑州求学,开始为生活和梦想四处奔波。在郑州打拼十年,现在已是小有名气的她们不仅买了房、落了户,跳舞之外还开起了舞蹈工作室,梦想一步一步变成现实。

摄影&视频/周波

文字/马小艳 剪辑/王舒帆

编辑/谷水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320斤双胞胎姐妹花13岁当代课老师 奋斗10年买房

楚楚俏俏1996年出生,老家河南平顶山,小时候的照片大眼黑眸,是一对激萌可爱的小萝莉。

然而两姐妹的童年却有点坎坷,在她们两岁的时候,父母因为感情问题离异,此后一直是母亲独自把她们抚养长大。

姐妹俩3岁的时候,爱好文艺的妈妈便让她们开始学民族舞,5岁开始练习跳拉丁,一跳就跳到了现在。两姐妹对跳舞有天赋,从小就在各种比赛上拿奖。

2016年10月,姐妹俩在大学校园拍完毕业照 ,开始在郑州实习。

2009年,在两人13岁的时候,妈妈为了姐妹俩能接受到更为专业的舞蹈教学,就把两姐妹送到郑州上专业艺校。对于13岁的她们而言,来到郑州这个城市最初是新鲜,而后就是孤单。

离开了从小陪着两人的妈妈,俏俏回忆那时的情景,“刚到郑州上艺校和大家不熟,跟外人接触都是战战兢兢的。感觉两个人的生活像流浪,每天不知道该干什么,心里很是孤单。所以感觉生活特别的无聊,甚至有点排斥郑州想要回平顶山老家。”

在郑州上学,除了孤单还有贫穷。在艺校学拉丁舞,不仅要勤奋刻苦,还得有钱。刚入校的时候她们班里有50人,到毕业班里就只剩11个人了。

像她们平日里参加一次比赛,参赛的衣服加起来最少也得花5000多。另外,参加比赛一般还需要上小课辅导,小课一节也得1000多块钱,想要参加一场拉丁舞比赛,整体下来就得一万多块钱,这对于家境一般的姐妹俩而言是笔不小的支出。可拉丁舞是竞技舞蹈,如果想走专业路线,就必须不断地参加比赛才能有进步。

这中间,姐妹俩曾因为太胖差点没有考上大学,也曾因为太胖找不到男舞伴而开始两人自己组队。跳舞跳了20多年,成功不是偶然的,生活有时候会特别心酸,真的是好不容易熬出来的。

上学期间,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姐妹俩就开始接各种演出、兼职,想方设法的出去代课做兼职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推荐她们去许昌一个拉丁舞培训机构做代课老师。而她们从14岁就开始每周末从郑州到许昌做上课,一上就上了八九年。

去许昌代课,需要她们每周五从郑州客运总站坐汽车过去,周日下午五点半下课后再坐汽车回来,一般路上要三四个小时。“一到冬天下雪时,有时路上耽搁能睡好几觉。”

2015年,楚楚和俏俏因参加一档综艺节目《出彩中国人》而走入了大众视野,舞台上的她们青春洋溢、活力四射。即便是两姐妹因参与《出彩中国人》走红网络,她们也会坚持每周末到许昌去做代课老师。

那段日子,两姐妹要一边录制各种节目还要兼顾许昌的代课。俏俏说,那时每周五早上五点打车回平顶山录制某个节目,录制到晚上十一二点睡,到早上五点再起来打车去许昌教舞蹈课,下课后再打车回平顶山继续录。

虽然每周末跑去许昌代课很辛苦,但这份工作俏俏做了8年多,楚楚做了9年。她们从最开始一个月8天课程1200元的工资到现在5000多,直到2018年在郑州开起自己的舞蹈工作室,俏俏才辞去那边的兼职,而楚楚坚持做到了2018年年底。

她们说,那是段累到崩溃的日子,大概是因为太苦太累了,有时候睡觉都在哭,特别心酸。可坚持去许昌兼职代课,能给她们提供了一份稳定的工资,让她们能在郑州活下去。

“跳舞已经跳了近20年了,从小就学舞蹈,跳舞也跳了,演员也做了,在舞蹈学校代课做老师也做了八九年。专业舞蹈的黄金年龄就那几年,现在我们想要继续做舞蹈老师,做自己的舞蹈工作室,希望更多的人爱上拉丁,也希望市场上的拉丁舞培训可以越来越规范。”姐妹俩说,她们之前在许昌带过的一批学生有不少都已经到国外去上学了。现在她们想做自己的舞蹈工作室,想再以自己工作室的名义去带一批能走到国际上的学生。

姐妹俩带工作室的孩子,到户外进行表演。

虽然两姐妹才23岁,但已经是跳舞跳了近20年,她们俩被很多同学笑称是学祖奶奶。

在网络上走红之后,那一瞬间两姐妹觉得自己被关注了,有了那么一点名气。可真实的生活却是,漂在郑州的她们依旧因为涨房租在不停的搬家,因为录制节目不停地赶飞机换酒店,不停地拆行李搬行李。2016年初要录制央视跨年和北京春晚,这边彩排完,就要马上去那边录制。这之后,姐妹俩又迎来了多个栏目的录制,有时候一个月要郑州到北京往返了8趟。

她们和所有在郑州打拼过得外地人一样,都曾是地地道道的“郑漂”。姐妹俩回忆说,从2013年来郑州上学到2016年大学毕业再一直到2018年,因为涨房租,她们在郑州这个城市里也是频繁的搬家。俏俏说:“最开始住在郑州西郊桐柏路煤仓北街一个老小区,刚住习惯结果房东说房租要涨,不得已,搬到了棉纺路附近另一个小区,可刚住半年,房租又要涨,没办法,又再一次搬家。”

每次搬家,最舍不得丢弃的就是这些代表她们荣誉的奖杯。可日积月累,东西也越攒越多,楚楚说,“舍不得喊搬家公司,就每次都自己搬,还借了电动三轮车,有次我们姐妹俩和妈妈,三人来来回回搬了好几趟。当时就特别羡慕别人都有稳定的地方。总会想为什么为了涨几百块钱房租就得搬家?可没办法,就是为了那几百块钱,就得在郑州搬个家,这种感觉像极了蚂蚁搬家那样来回挪。”

2011年外公外婆去世后,妈妈把老家平顶山的房子也卖了。2018年4月,姐妹俩和妈妈搬进现在的家,这个家的首付是姐妹俩一点一滴挣回来的。

“之前总是觉得,在郑州有的是别人的生活,而自己只是个围观者,只是个外来人。”姐妹俩时常因为录制节目全国各地跑,对于郑州好吃的、好玩儿的都不了解,甚至对于郑州的道路和交通姐妹俩都不很清楚。在这里安家之后,她们开始一点一点的融入郑州的生活。

俏俏说,和妈妈一起搬进新家开始在郑州生活的时候,心里多了一分踏实,有了归宿感。那会儿就觉得,好像也可以在郑州试一下生活。她们也开始在家里研究厨艺,跟着妈妈学做烩面等。

不忙的时候也会邀请朋友们来家里玩儿,姐妹俩在郑州的生活多了一分烟火气。

妈妈格外珍惜郑州这个来之不易的新家,家里虽然小,却被妈妈装扮的很温馨。

姐妹俩的房间也归置的很整齐。

当被问到,全国各地跑的姐妹俩为什么最后选择了郑州,妹妹俏俏说:“最后落在郑州,是因为觉得家在这边。妈妈从小就一直带着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也怕妈妈不适应,把家安在这儿来回跑跑也方便。北上广那些大城市,我们经济不允许,妈妈也不放心。”

楚楚补充说,她们每次从郑州出发都收拾的特别精致,而每次从别处回郑州,都是特别随意特别放松的状态。大概是从那时起,就感觉郑州给了自己一种家的感觉。

姐妹俩总说,在一个城市生活久了就习惯了,而她们用了十年习惯了在郑州的生活。凭借自己的努力,两姐妹在大城市终于有了自己的家,留在了郑州,又开起了自己在郑州下一段的生活。

分享海报,为平凡人的故事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