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赌王人生最重要的一场争夺战

/华商韬略迟玉德伊然

赌王一家最近好不热闹。

一方面,财产争夺战暂时尘埃落定,二房子女牢牢握住财产大头。另一边,三房和四房也是喜事不断,人丁越发兴旺。

2月19日,三房儿子何猷启承认已婚,一个多月后承认已经当爸;3月8日,四房大女儿何超盈承认怀孕3个月,计划明年和哈佛毕业的男友结婚;4月28日,三房女儿何超莲和演员窦骁公布恋情;5月13日,四房儿子何猷君向超模奚梦瑶求婚成功,奚梦瑶疑似怀孕……

网友调侃,赌王家今年这么热闹,堪称是豪门“扩招”。

何鸿燊娶了4房太太,生了17个子女,一生风流情史不断。豪门八卦最为人津津乐道,赌王一家靠着一己之力养活了众多的小报。

子女们能成为媒体焦点,在头条进进出出,归根到底是因为他们的父亲是赌王。

何鸿燊的人生就是一部大写的传奇。与其关注子女的八卦,不如看看父亲的传奇,为什么是何鸿燊拼下了“赌王”的地位。

60年代,澳门的那场赌业大战,何鸿燊是挑战方的领袖,被对手视为头号敌人,甚至对其发出死亡威胁。何鸿燊硬生生地夺下了赌牌,并最终登上赌王宝座。

何鸿燊最开始只是这场大战的局外人。

澳门从1930年开始实行赌业专营制度,即只发放一张赌牌,由持牌人总揽澳门赌博生意。

1960年,一代“澳门赌王”、泰兴娱乐公司掌门人傅老榕去世,时年66岁。傅老榕去世后,他的长子傅荫钊继承了其名下产业,傅荫钊准备在父业的基础上大干一场。

就在这时,叶汉跳了出来,说:“且慢,谁说这赌牌就一定是你们傅家的,我倒是要跟你们争一争。”叶汉早年输给了傅老榕,听闻对头去世消息后兴奋不已,准备组建新财团参加竞标。

叶汉需要一个懂洋文的帮手,于是找到了叶德利。叶德利会讲多国语言,凭借做职业经理人和投资顾问积累了不少财富,但他同时也是一个花花公子。但叶汉选中叶德利正因为他是花花公子:这种人没有威胁啊。

叶德利的确没有野心,但这不代表他甘愿受叶汉的摆布。叶德利觉得必须要引入一个“自己人”,以制约叶汉,于是想到了他的大舅子、香港地产大亨何鸿燊。

何鸿燊的妹妹何婉婉是叶德利的妻子。何鸿燊出身于香港豪门世家,是一个混血儿,具有犹太、荷兰、英国、中国四个种族血统。

港日战争爆发后,何鸿燊跑到不受战火侵袭的澳门发展,投身于危险的押船生意,快速赚得100万元,之后又从事拆船、金银买卖、药品代理、火柴制造以及炼油等多种行业。而后何鸿燊回老家香港发展。到香港后,他投身于地产行业,与人合办利安建筑公司,承建了许多商业和住宅楼宇,以及军方宿舍。

1959年,何鸿燊的身家已经从离开澳门时的200万元,增长至1000万元,跻身港澳著名富豪行列。

何鸿燊觉得自己就是个外行,去竞标赌牌似乎不太合适。而且,这个行业已经被傅、高两大家族垄断了二十多年,如何能撼动得了?

但另两个考虑却促使他最终决定加盟新财团:一是澳门赌业的巨大商机,赌牌若易主,一定是在此时,因为这是傅、高两家最虚弱的时候;二是他当初是被地头蛇用暴力逼着离开澳门商界的,总想有朝一日“杀”回澳门,一雪前耻。

不过要让何鸿燊加盟必须取得叶汉的同意,叶德利想出了一个让叶汉无法拒绝的理由,他对叶汉说:“葡萄牙政府要求持牌人要在澳门有长久生意,而且要有葡国国籍。这一要求我们都不符合,只有何鸿燊符合。”

叶汉想了想同意了。不过,他也要求引入一个新人,经叶北海推荐,最终选定了香港富豪霍英东。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霍英东不同意——他对竞标澳门赌牌没有什么兴趣。作为一个极为看重名誉的人,不想卷入此类是非。

何鸿燊自告奋勇去劝说。霍英东对何鸿燊说,参与竞标也不是不可以,但竞标成功之后,一定要把澳门赌场变成香港马会那样的慈善组织,而不是重走傅老榕的老路。

何鸿燊一番思考之后,觉得霍英东的提议可以接受。

他对众人解释,作为一个在澳门根基很浅的外来户,要想赢得赌牌,就必须出价更高,贡献更大,而且要取得总督府和社会的支持,因此必须接受霍英东的提议。

几番折腾,何鸿燊成了新财团的灵魂人物。依照何鸿燊的设想,将赌场利润的10%投入慈善,其余的90%则投入澳门建设。整个澳门经济活了,他们便可以通过酒店业、餐饮业、娱乐业、客运业和房地产业赚钱。

1961年10月,赌牌竞标结果出炉,何鸿燊、叶汉的新财团以316.7万元的出价,险胜傅、高旧财团315万元的出价,获得澳门赌业专营权。

傅、高两大家族却不甘心就这么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开始组织反扑——他们向何鸿燊、叶汉的新财团发出了名为“八大条”的恐吓。

这“八大条”是:一、要取何鸿燊的性命;二、要让澳门的酒店全部停业,让香港赌客无处栖身;三、要让港澳客轮全部停航;四、要派乞丐到新财团的赌场天天闹事;五、要让澳门的业主不敢租场地给新财团做赌场;六、将原来赌场的所有伙计和荷官包养起来,让新财团无人可用;七、要在新财团的赌场内投掷手榴弹,以吓跑赌客;八、要透过在澳门和葡萄牙的关系阻碍澳门政府与新财团履约。

唯一可行的对策是,让赌场尽快运作起来,建立起新秩序,使得赌牌变更成为既定事实,难以推翻。

新财团是拼了,他们首先租下澳门政府的物业“新花园”及其附属的“爱华酒店”,然后没日没夜地赶工,并于1962年1月1日让“新花园赌场”开业。此外,他们与酒店、船务公司等关键企业达成利益同盟,以解除后顾之忧。再有,叶汉在经营赌场方面的确很有一套,很快就将赌场带上正轨,并通过改革赌具。

何鸿燊跑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三次,向葡萄牙高层展示新财团的诚意、成绩以及宏伟愿景。

以上努力在1962年3月30日结出了硕果:何鸿燊在葡萄牙海外部办公室,与新任澳门总督罗必信,正式签订承认新财团获得赌业专营权的合约。双方宣称,今后将齐心协力地把澳门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博彩旅游区”。

在何鸿燊之前,澳门的赌业是一个促狭的偏门,并不受人尊重,也没有国际地位。就像霍英东所言,那不过是将一个人口袋里的钱放到另一个人的口袋。

何鸿燊在霍英东的启发下,将赌业发展成了一个带动整个澳门旅游业的平台,使得百业兴旺,万民受益。鼎盛时期,他为澳门政府贡献了一半的直接税,使三成澳门人直接或间接受益,被誉为“米饭班主”和“无冕澳督”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