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死后,他唯一的儿子结局如何?学者:或死于赵构之手

绍兴元年,自北地南归的秦桧,被诸多大臣怀疑是金人有意遣回的细作,但宋高宗赵构却不以为然,并极为赏识其忠心。南归未及一载,就加封右仆射宰相之职,至此开始长达24年的时间,秦桧都是赵构的心腹近臣。议和之时,秦桧替赵构向金人卑躬屈膝,亦巧舌谗言,将韩世忠、岳飞、张俊等讨金悍将置于囹圄,或构陷诛除或束之高阁。

诸事齐备之后,秦桧再进太师,名位步入巅峰,秦相府邸中亦是“金银俸饷,累盈栋宇”,上至四面八方而来的宫廷贡品,下至州县府衙钱礼,都齐齐涌进相府之中,整个相府家财已然超过南宋府库所有。然而,身处煊赫看似春风得意的秦桧,却有一个万金不能补救的遗憾,其身后一脉相连的香火断绝,没有自己的儿女。

秦桧之妻王氏,因身患隐疾不能有所出。若论平常,像秦桧这种一呼百应的太师,必然可以另外择几房姬妾,专司添人进口。岂料王氏却是大有来头,王氏之义父为宋徽宗心腹童贯,其祖父王珪为宰相,此二人的门生故吏遍布宋廷,秦桧不能不留几分情面。故而他从不敢苛责王氏,更不能提子嗣香火。

王氏见秦桧如此体谅,遂将家兄庶子抱养到相府中,认秦桧为父,此庶子即是秦熺。虽说是抱养的,但秦熺也是自幼长于相府,成了秦桧唯一的儿子。绍兴十二年,25岁的秦熺参加科举,彼时正逢秦桧加封魏国公,势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故而秦熺很自然的得到袒护,一举高中进士,不久即成为秘书少监。

秦桧大力培养秦熺,他的用意很明确,待到年老死时,必要把宰相之位,传于秦熺。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熺为人心机深沉滴水不漏,与秦桧一同排贤除能,闻者无不侧目。绍兴二十五年冬,66岁的秦桧突患重病,他坚持咬住最后一口气,为的就是等赵构前来,于病榻前准予秦熺继为宰相,谁料等来的却是一份“父子俱致仕”诏书,全被免了。

秦桧数十年的算计落空了,他当即气绝而死,秦熺亦是战战兢兢,因为敕令致仕意味着,赵构随时可以将秦氏一门问罪。彼时憎恨他父子的人不在少数,秦桧已死,一旦问罪,顶头的必然是秦熺。也许是因为做贼心虚,秦熺料理完秦桧的丧事后,立即大病不起,时常惊惧号泣,府邸大门亦昼夜紧闭。

而宋高宗赵构也一反常态,对此不闻不问。秦熺见此,更加惶惶不可终日,不到5年功夫,就一命呜呼,死时不过才44岁。壮年而逝,而且距离秦桧过世如此之近,足见秦桧死后,秦熺面临巨大的磋磨。而将他置入这一境地的,正是宋高宗赵构,故而有不少学者在深入研究后,提出秦熺壮年早逝,其实是死于赵构之计。当然因此父子二人名声太过晦涩,众人都顺水推舟,不愿深究不愿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