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上将陈诚是怎样青云直上,成为国民党二号人物的?

作者:SOUL迪尔

陈诚军事集团是国军中央军中成立最早、军史最长、实力最雄厚的军事集团,该集团崛起于十年内战时期,以第十一师和第十八军为核心,时人将十一与十八分别合并为土木二字,故陈诚军事集团又常被称为「土木系」。

笔者今天聊聊一下陈诚是如何得到蒋介石的赏识,建立起「土木系」军事集团的。

陈诚

投靠蒋介石,以炮起家

陈诚,字修辞,1898年生于浙江省青田县高市一个普通小学教师家庭,1913年考入省立第11师范学校。1919年陈诚投笔从戎,经熟人介绍入保定军官学校炮兵第八期学习。

陈诚毕业后在北洋军浙军第2旅当了两年少尉排长,眼见在浙军没啥前途,他于1924年赴广州投奔粤军,当了一名连长。在一次战斗中陈诚受伤住院,正巧时任粤军参谋长的蒋介石前来医院视察。其他伤兵都痛得恩恩啊啊,唯独陈诚一声不吭,引起了蒋介石的注意,就这样两人得以认识。

炮兵连长陈诚

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后,陈诚任军校炮科教官兼炮兵区队长。某日半夜,陈诚睡不着,就随手拿起一本《三民主义》翻阅,正巧此时军校校长蒋介石又巡视路过他的房间。见陈诚在「刻苦钻研」,蒋介石于是问了他几个三民主义的问题,陈诚都对答如流。蒋介石非常满意,于是很快就任命陈诚为新成立的炮兵营第一连连长。

陈诚指挥炮兵第一连,在两次东征和广州平叛作战期间发挥了很大作用,配合黄埔学生军以少胜多歼灭了陈炯明、杨希闵、刘震寰等部叛军。战后蒋介石提拔陈诚为炮兵第二营营长,不久后又提拔他为嫡系第1军21师63团团长。因为这段经历,时人都称其是「三炮起家」。

第二次东征攻克惠州

阴差阳错,坐拥11师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人士。其嫡系第1军21师师长知道自己不受蒋介石信任,便以出家之名暂时隐退,顺便卖个顺水人情推荐陈诚为继任师长。这样,年仅29岁的陈诚就成为少将师长,可谓风光一时。

好景不长,在8月的龙潭大战中,陈诚因为胃病发作,不得不乘轿指挥作战。事后第1军军长何应钦指责陈诚「乘轿作战,成何体统」,并将其免职。陈何两人从此结下梁子,并一直斗到台湾去。

蒋介石定都南京

为了安抚陈诚,1928年7月全国国民革命军缩编后,蒋介石任命陈诚为手下六个嫡系师之一的第11师中将副师长。第11师由北伐战争中投降的福建军阀部队和南京警备司令部的两个团合编,师长曹万顺并无实权,蒋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希望陈诚能够将这支部队改造为真正的嫡系军。

在改造部队上,陈诚确实有些手段。一方面,他从严治军,严禁贪污嫖赌吃鸦片,同时注意改善官兵关系,坚持与官兵同吃同住同训练,于是很快改善了部队的精神面貌。

一方面他又把部队各级中高级军官都换成自己在黄埔军校和保定军校的同学,并在他们的帮助下将师长曹万顺排挤走。从此,第11师便成为陈诚军事集团的最早起家部队。

内战扩军,不择手段

随着国民党新军阀之间关系的破裂,新的内战接二连三爆发,第11师也马不停蹄地参与其中。在1929年冬的蒋唐战争中,陈诚率第11师将唐生智部全线击溃,并攻占了唐在漯河的司令部,把他打成了一个光杆司令,得到了蒋介石的嘉奖。

陈诚趁机将徐声钰的独立14旅改编为第11师独立旅,至此第11师发展为拥有三个旅九个团的甲种师。

反蒋失败的唐生智

在随后的中原大战中,陈诚指挥第11师与西北军、晋军接连血战,屡立奇功,受到了蒋介石「力挫顽逆,居功甚伟」的称赞,第11师也得以被扩编为第18军。

战后陈诚将攻占郑州获得的20万元赏金,拿出一半赠与一起作战的友军第46师上官云相部,另一半用于分给手下全体官兵和创办18军残废军人收容农场,更是得到了舆论的一致好评。

1931年3月,第18军被调去参与对江西工农红军的第二次围剿作战,陈诚借口兵力不足,向蒋介石要求扩军。蒋介石大笔一挥,将钱大均手下装备精良的教导第3师并入18军,改编为第14师。

国军

素以圆滑稳重而著称的钱大均对此愤愤不平,大骂陈诚是「土匪!王八」,不过还是乖乖交出教导3师,至此第18军已发展到十八个团42000余人的规模。

在第二、三次围剿中,第18军没遇到主力红军,自身没多大损失,但却杀害了一些无辜老百姓。

撤退途中,陈诚示意第11师师长罗卓英突然把友军第52师余部和第43师包围缴械,在将其各级军官悉数替换后并入第18军,不久之后川军第59师也被18军以同样的方式吞并。对于陈诚的这种粗暴的扩军方式,蒋介石干脆假装不知,不闻不问。

陈诚心腹罗卓英

围剿红军,一落一起

1931年底,陈诚与民国元老谭延闿的三女儿谭祥成婚,由于谭祥同时也是宋美龄的干女儿,这样陈诚与蒋介石又多了一层翁婿关系。得益于此,使得陈诚更加青云直上,每逢危难也能逢凶化吉。

1932年冬,陈诚被任命为第四次围剿中路军总指挥,率十二个师与红一方面军对峙。不料在次年春的黄陂伏击战中,第18军的52、59师被工农红军成建制歼灭,第52师师长李明毙命,第59师师长陈时骥被俘。

还没等陈诚搞明白是咋回事,第18军核心部队第11师又在草台岗遭到伏击,仅逃脱一个旅,师长萧乾受重伤。

陈诚与谭祥的结婚照

第18军遭到如此惨痛打击,令一向与陈诚不合的何应钦、顾祝同、熊式辉等人心中窃喜,他们一面痛骂陈诚「饭桶,无能」,一面要求裁撤第18军并将陈诚查办。为平息众怒,蒋介石将陈诚暂时撤职,由其心腹罗卓英接任第18军军长。

惨败之后,第18军不仅没有被裁撤,反而进行扩编,全军换装从德国和捷克进口的新式武器。到1933年7月,第18军已拥有第11、14、43、67、94、97、98和99共八个师,成为国民革命军里实力最强大的一个军。

不久,陈诚也再度出山,指挥第五次围剿作战。这回他吸取了教训,采取步步推进的堡垒战术。此时红军在左倾教条路线主义者的指挥下,与国军大打阵地战消耗战,最终因伤亡惨重不得不撤出江西根据地。

因为围剿有功,陈诚被任命为军委会委员长行营陆军整理处处长,负责全国陆军的统一整编。

抗战前的国军

未建寸功,抗战升官

由于陈诚的特殊关照,到抗战爆发前夕,第18军连同所属各师被扩编为第18、54、79、87、94和99共六个军,其中高级军官皆由陈诚在黄埔军校、保定军校和陆军大学的校友担任,陈诚军事集团已初具规模。

抗战中,陈诚也是一路青云直上,先后担任集团军司令官、武汉卫戍司令、湖北省主席、战区司令官、远征军司令官和军政部长等要职,并在1939年被晋升为陆军二级上将。由于其地位的迅速上升,同僚们背地里都他「蒋介石的替身」和「第二号人物」等。

抗战中的陈诚

有趣的是,在抗战期间,由陈诚亲自指挥的会战如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和枣宜会战都以失败告终,由于陈诚连丢武昌、南昌、宜昌三座大城市,被时人讽刺为「三昌将军」。

这些都没影响到陈诚的升迁之路,到抗战结束时,以陈诚为首的「土木系」军事集团已经发展到10个军,成为国民革命军中实力最强大的军事集团。

内战不力,终老台湾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撤销了军事委员会,将军事权力集中到新成立的国防部,国防部长虽然由桂军头目白崇禧担任,但实权都掌握在参谋总长陈诚手中。

此时陈诚的权势达到了巅峰,空军、海军和联勤总司令皆由出身土木系的周至柔、桂永清和郭忏担任,国防部几乎变成了「土木系」的俱乐部。

盛极而衰,随着内战局势的逐渐逆转,陈诚的权势也逐渐走上下坡路。1947年,陈诚前往东北整顿战局失败,东北国军由进攻被迫转为防御。这时陈诚昔日的政敌又纷纷迫不及待得站出来指责他。

在东北的国军

李宗仁指责陈诚「专横跋扈」,白崇禧骂他「刚愎自用、指挥无能」,何应钦更是讽刺他「哼!靠土木系能救中国吗」。许多国民政府国大代表都恳请蒋介石「挥泪斩马谡」、「杀陈诚以谢天下」。在这种情况下,陈诚只能以治病为名暂时隐退。

随着陈诚军事集团主力在淮海战役中全军覆没,国民政府最终也一路败退到了台湾。此时陈诚昔日的政敌如白崇禧、顾祝同、汤恩伯等纷纷被打入冷宫,而陈诚却再度被蒋介石请出山,主持军队整训、耕地三七五减租和经济建设等工作,再度走上权势的巅峰,堪称国民党政坛的一颗常青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