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琢玉圣手,一代玉神的传奇!

古代琢玉圣手,一代玉神的传奇!

“陆子冈,碾玉妙手,

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如毫发”。

张岱在《陶奄梦忆》里曾说:“吴中绝技, 陆子冈治玉之第一”,“可上下百年保无敌手”。“子冈牌”就是无人不知的经典题材。它们的名字,来自明末的一位玉雕神工——陆子冈。今天,我们来讲一讲陆子冈和他的宫廷玉雕故事。

不爱美人爱美玉的纨绔子弟

嘉靖、万历年间,有一位玉雕艺人名叫陆子冈。《苏州府志》记载,他雕的玉水仙簪,玲珑奇巧,细如发丝而不断。

古人治玉图

这位传说级大师生于官宦世家,但从小不学无术,专爱玩玉与卜算。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陆子冈父兄强迫陆子冈迎娶富家千金,玩心未退的陆子冈不服安排,气坏老父亲,被兄长赶出家门。陆子冈离家之后,与王小溪、贺四等朋友去了横塘一家玉器作坊,学手艺谋生。

日子一天天过去,陆子冈从玉贩那儿看见“高古玉器”,年轻的他自喜捡了一个漏,高价收购,最后打了眼。陆子冈顺藤摸瓜,尾随卖玉人,认识了当时玉界的仿造高手——它山师傅。

明 旧玉荷叶洗,以荷梗为柄,有「黄甲登科」四字草款与「子刚」二字篆款。

它山师父深厚的仿造功力令人叹服,陆子冈心慕手追,决定拜他为师,从此刻苦钻研玉艺。数年之后,陆子冈技艺博通,成为了一代全才。

陆子冈出师不久便风靡当世,前来求玉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其技艺享称“吴中绝技”。在封建年代,手工业者的社会地位并不高,陆子冈却被各路显贵视作上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子冈白玉“海屋添寿”方盒。

他的作品,起凸阳纹、镂空透雕、阴线刻划皆尽其妙,尤其擅长平面减地之技法,能使之呈现浅浮雕的艺术效果。子冈出品的玉器十分名贵,苏州直接将他的玉称作“子冈玉”,当时和唐伯虎的仕女图相提并论,红极一时。

扳指上雕百马

不管干哪行哪业,泰斗级的人物都可能受到皇家召唤,技压群工的陆子冈也是如此。名扬天下的他,引起了明穆宗的关注。为考验他的才艺,皇帝命他在小小的玉扳指上雕《百骏图》,陆子冈艺高人胆大,满口应承下来。

这件《百骏图》扳指,只花了陆子冈几天时间。他在小小的玉扳指上刻出重峦叠嶂的背景和一个大开的城门,马却只雕三匹,一匹驰骋城内,一匹正向城门飞奔,一匹刚从山谷间露出马头,好像万马奔腾,驰骋山城。陆子冈以虚拟的手法表达了百骏之意,在有限空间中以虚写实,寓百骏于想象,妙不可言。

“子冈”款茶晶梅花花插,末署圆形“子”、方形“冈”阴文二印,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穆宗大喜,不仅对这位玉师予以封赏,更对他信任有加。从此,陆子冈作品成为了皇室专宠。从民间玉雕高手,晋级成为宫廷大匠,陆子冈登上了人生巅峰。就连他学艺时的伙伴王小溪等人,也都进入皇家工坊作业。

刻名入龙口,逆罪生祸端

陆子冈有个特点,就是所有的作品必须落款。古代“士农工商”等级森严,手工业者地位相对较低,所以古代名家们做东西很少留名。敢于刻名,就是陆子冈与众不同的地方。

陆子冈款玉兽钮夔龙纹樽

为了不影响整体感觉,他刻款的部位十分刁钻,器底、壶盖下、壶把内侧等一切不显眼的地方都可能雕上他的大名。例如万历年间,明神宗命他雕一把玉壶,不准落款,他仅凭手感功夫,巧妙地把名字内刻玉壶嘴的里面,骗过了皇帝的眼睛。这种习惯,既让他流传千古,也从此埋下祸患…

有一次,皇帝命他雕一匹马,并明确不准落款。陆子冈雕好后献给皇帝,皇帝和众大臣均未发现落款,皇帝非常高兴地奖赏了他。但他的一次次受赏,早已受到一位同行的嫉妒,那就是同为宫廷玉师的王小溪。他指出陆子冈在献给皇上的玉器中暗刻名款,陆子冈因此险些丧命。

子冈款玉簪,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陆子冈的知音好友徐渭在潦倒中去世。《罪惟录》记载,曾为幕府官员的他,离世时却只有条柴犬陪伴,穷的床上连草席都没有。

陆子冈对此唏嘘不已,恰逢万历帝又一次召他入宫雕琢玉龙。陆子冈想起徐渭在官场受的诸多不公,为了隐泄愤懑,将名字刻在了龙口之内,再次被王小溪识破举报。万历帝龙颜大怒,陆子冈终以“叛逆罪”问斩。

明子刚款白玉簪,阴线刻篆书“子刚”,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陆子冈终身无子无徒,一身绝技随之湮灭,令后人望玉兴叹。被后世人尊称为“玉神”,也让人记住了苏州陆子冈。

身怀绝技难以超越的一代“玉神”

斯人虽逝,其名犹存。陆子冈,这位明代后期的大师,成功将印章、书法、绘画艺术融入玉雕,把玉雕工艺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玉神”时代虽已逝去,但陆子冈留下的不解之谜,至今还为世人津津乐道。

明青玉炉,下有子冈连珠印。底刻一印曰:永宝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据说,陆子冈琢玉十分讲究,有所谓“玉色不美不治,玉质不佳不治,玉性不好不治”之说。要知道,玉质越佳,往往硬度越高,雕刻的难度越大。到底是用什么工具把玉器雕刻得如此纤巧的呢?据陆子冈自己说,他手下绝活皆出于独创之精工刻刀之“吾昆”。但这“锟铻刀”从未示人,操刀之技也秘不传人,至今“子冈玉”的雕刻技艺仍属绝技,难以仿效。

清代以来不乏“子冈玉”赝品,也不乏高手所为,但雕刻水平与“子冈玉”相去甚远。后人模仿不了他的玉,也模仿不了他的人。

明 “子冈”款青玉合卺杯 ,一侧杯口沿琢“子冈制”款识

徐渭《咏水仙簪》更有云:“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峰尽终南似,愁钉苏州陆子冈。”诗虽不是真正赞美子冈玉雕作品的,但从另一侧面也印证了陆子冈巧夺天工的琢玉绝技。

陆子冈传世的作品并不是很多,现今传世的陆子冈作品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宫、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天津艺术博物馆、台湾等地,作为一代工神,制牌、镂空、浅雕等技术,仍在当代玉师之间薪火相传,发扬光大。

昆吾已不在,子冈之精神犹存。

明 白玉雕子冈款松下高士牌

明 白玉雕子冈款瑞兽修道纹牌

明 白玉雕子冈款山水人物诗文镜

明 白玉雕高士图子冈牌

明 白玉龙纹子冈簪

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