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异闻录:大佬的野望与中产的焦虑

据路透社报道,北汽集团欲收购奔驰母公司戴姆勒4%-5%的股份,如若成功,那北汽将一跃成为戴姆勒的第三大股东。

而众所周知的是,目前戴姆勒第一大股东,是手持约10%股份的中国吉利。

时间拨回到52年前那个飞机下坠的瞬间,如果哈拉尔德能够未卜先知,这位戴姆勒-奔驰的传奇掌门人一定不会选择搭乘那趟法兰克福飞往尼斯的航班。

也正是那趟航班的失事与掌门人的罹难,使得当时手握奔驰与宝马两大品牌的匡特家族分崩离析,5个女儿卖掉了她们在奔驰所有的股权,奔驰陷入了长期的股权分散与动荡之中。

时间向前拨5年,14年年中的王石意气风发,面对媒体的专访大谈特谈人生的第四种可能,针对沸沸扬扬的“岳父传闻”进行了有力的驳斥:别人不知道我的真本事,只是因为我不说。

虽然王石不说,但是万科作为当时国内最优秀的房地产开发商,因为其强大的地产开发运营与盈利能力,足够让王石去探索人生的无限可能;

当许家印的恒大刚从负债百亿的阴霾中走出,杨国强的碧桂园还在探索三四线市场时,彼时的王石早已打卡珠峰之巅、南极探险、哈佛游学、北大授课……

能够攀登上珠峰已算是硬汉,不过这样的硬汉能够征服世界,却也能够被女人征服。

田小姐是一位神奇的女子,自称04年毕业于中戏的她在同学间查无此人,客串的《甄嬛传》一角竟是她演艺生涯中的代表作。

在网络上侃侃而谈与陈可辛的“闺蜜情”却被导演夫妇无情打脸,但至少田小姐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搞定王石。

或许演好一部戏、写出一篇高质量的访谈、作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很难,但就像站在珠峰之巅一览众山的王石一样,田小姐早已志不在此。

但是这样的田小姐却是王先生的心头挚爱,毕竟对于阅尽千帆的王先生来说,能够用一块五花肉搞定的女人,就是清纯简单不做作的好女人。

不过随着五花肉的故事在网络中扩散传播,被大家茶余饭后尽情调侃时,随着王先生个人形象一起一落千丈的,还有他在万科股东大会中的董事席位。

时间重新拨到3年前,此时的中国资本市场正在上演着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混战。

围绕着万科股权,万科、宝能、华润、安邦、深铁与恒大相继加入纷争,资本基因中所携带的原始血腥裹挟着金钱的洪流在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团队身上来回碾压。

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那样,当宝能带着资本来到万科面前时,王先生的人生无限可能也只能暂时中止,过于的岁月静好让万科无法正面迎击巨鳄,只能像玛琳娜一样任人戏弄与摆布。

原本在董事会拥有的4票投票前被稀释到只剩1票,此后,王石再也无缘掌控万科。

情怀是最昂贵的东西,恒大的许先生为了情怀进入贵州山区,一心扶贫;

同时情怀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失去董事会绝对控制权的王石为了活下去只能大谈情怀,不过经坊间几年的爆料与讨论,王先生独有的企业家特质已模糊,换来的是各种非议。

而此时的田小姐,却依旧逐梦于她女强人的目标。

当万科股权尘埃落定之时,各方一致决定,王石出局,此时的田小姐在朋友圈中发了条长文,自己会永远把事业放在首位。

戴姆勒的哈拉尔德未能做到未卜先知,不代表恒大的许家印不能。在万科股权纷争进入白热化之际,恒大做了两个决定:总部新址选在了深圳,以及向深铁转让手持万科70亿的股份。

而正是这两份投名状,让恒大拿到了得以进入深圳房地产市场的机遇。

重新调整时间到11年前,此时的许先生尚未习得预见之术,恒大的港交所上市与金融危机撞车,负债百亿。

据说第一时间许先生想到的是隔壁的王先生,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大家都是兄弟企业,一同创业上来,聊起来肯定会比满嘴粤语的香港人亲切得多。

不过王先生说了“不”。硬汉如王石,不知道拒绝过多少如许先生之流抛出的橄榄枝,甚至在遇见田小姐,为了开启人生的下一种可能,都可以做到面冷心硬的净身出户。

只不过自信的王先生没想到的是,他拒绝了的许先生,在香港遇到了贵人。挺过危机的许家印,在最新公布的胡润富豪榜上,其所在的家族资产总计超过2500亿。

相比王先生现在轻装上阵,探索人生的无限可能,许先生狙击股市、闭门造车,已经开始探索事业上的下一种可能了。

几家欢喜几家忧,当恒大在18年已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时,万科的新任掌门郁亮在秋季例会上却喊出了“活下去”的口号。

相比恒大财报的稳扎稳打,万科三季度回款不到全年目标的一半,对于现金流就是生命的房企来说,万科的确有必要高呼“活下去”,可以想到的是这次的例会或不再是以往总结报告会的形式,而是全员上阵的军令状。

同样让万科感到焦虑的是万科的土地储备,18年万科土拍拿地全国第一。

相较深挖三四线的碧桂园、资源置换而得以拿到优质资产的恒大与不断兼并收购的融创,后知后觉的万科储备土地的代价似乎更高了一些。

过早的自信导致了现在的焦虑,王石时代的万科总有着一股看淡市场的通病,2012年提出目前已进入房地产的“白银时代”口号后,国内依旧涌出了三四家4千亿体量房企。

以前落下的功课,现在就要补上,到了郁亮这里,拿地的代价虽然高了,但是也不得不拿。

企业为了生存可以变得焦虑,同样,一个群体为了生存下去也会变得焦虑。

前段时间,美国曝出了“史上最大”的名校招生丑闻,有趣的是不久之后深圳也曝出“高考移民”的负面消息,一边是父母斥巨资赞助、贿赂招生官员,另一边的家长花大价钱让孩子在深圳-衡水之间每周往返。

而随着两边媒体的不断深挖,这些“新富阶层”的家长身份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作为高级经理人的他们让孩子削尖脑袋也要挤进名校,这其实是每一位中产想拼命向上爬的焦虑,这是刻进人类基因里的天性。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中国收入最高的行业与人群,都集中在知识密集型行业,而大规模人口流动带来的生产力,又使得阶级固化相对没那么严重。

对于绝大部分靠着自身知识积累了初步财富的中产们来说,继续让子女获取高质量的教育是一条正确且熟悉的成功路径。

而在一线城市乃至二线中,教育一直以来都是当地房价的主要推手之一,中产或许在其他层面显得羸弱不堪,但是在他们愿意为了子女的教育问题重下血本,而该城市部分地段的房价,会在这种不计成本的教育投资带动下,催生出巨大的泡沫,而在这些泡沫之上,泛滥着的是中产更大的焦虑。

最近卢俊发布了一篇关于投资学区房的文章,认为学区房在未来将成为一种越来越不值得投资的产品。

教育资源的迭代会让学区房的不稳定因素增多,但是他回避了一个明显的问题:

都是哪群人在看中学区房的资源?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学区房永远都是中产间权利的游戏。中产作为一类人群庞大却脆弱的群体,往往遵循的是经济学中的羊群效应。

或许学区房的溢价已经高出天花板,真正的富人们不屑于去投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有着更好的投资品,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中产来说成功的路径并没有多少:苦读、升学、再苦读、再升学……

这条被无数人不断验证过的路径,会让他们源自内心地诞生出依赖。

千万不要笑话羊群效应,因为这是所有人类的天性。古代人类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哪些果子能吃,那些地方能狩猎,那些地方有水源,都是经验传承的,大家都需要随大流才能够保证生存。

而中产保证生存的方式,就是让后代不断地去重复这条路径。

所以呢,面对羊群效应带来的惯性,不要想着如何去改变它,而是要顺应这种惯性与趋势去获益。

王先生脾气硬,想做大流中的一股清流,走到18年下旬,浑身上下尽是逆势留下的尴尬与无奈。而许先生善变通,在正确的节点顺应了趋势,毕竟没有潮流的推动,哪会有弄潮儿的潇洒。

同理国内房地产市场,大势之下,未来一段时间依旧是配合潮流去推动一线城市群的发展,这点可以通过18年开始的恒大全民营销去库存与碧桂园业务方向调整看出。

而随着一线城市群的不断发展扩张,人口的加速流入会让一些特定区域特定产物的需求愈发紧张,对于中产来说,能够在“羊群”尚在一定规模之际把握住机遇,将是中产针对这场潮流的最优解。

其实抛开冰冷的趋势与狂热的市场,我们还是真心希望每一位孩子都可以接受到高质量的教育,毕竟见过无奈与失意太多,看到的那些为了孩子而疯狂的父母也太多……

注:以上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平台无关。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