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难产”的年报:贷款还没结清

5月15日,锦州银行继续停牌。距离4月1日因延迟寄发2018年财报而停牌,已经过去一个半月的时间。

在其他银行2019年一季报陆续出炉的时候,锦州银行2018年财报依旧“难产”。

5月14日,H股上市银行锦州银行发布公告,表示将延迟刊发2018年年度业绩及寄发2018年年报以及延迟董事会会议。此外,公司股票将继续暂停买卖。

公告中称,将竭尽全力尽快刊发2018年财报。只不过要再等多久,可能就连锦州银行自己都说不准。

“根据本行目前可得资料,本行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及董事会会议、刊发2018年年度业绩及寄发2018年年报的估计日期。”公告写到。

这也是该行继4月1日发布延迟刊发年报的公告后,再度给出的延期说明。

其实,很多银行在完整的年度财报出炉前,会先期发布一份未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业绩快报,对经营数据和财务状况进行大致说明,据此,市场和投资者可形成一个初步判断。

不过从锦州银行来看,未经审计的业绩快报也暂时不便公布。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第13.49(1)条,锦州银行须于不晚于财政年度结束后三个月内(即2019年3月31日或之前)发表上年度业绩。延迟刊发2018年年度业绩不符合上市规则第13.49(1)条。

同时,上市规则第13.49(3)条规定,发行人如未能刊发初步业绩,则必须公佈根据尚未与核数师一致协定同意的财务业绩所编制的业绩(如具备该等资料)。

在4月1日的公告中,锦州银行提到,董事会经审慎周详考虑后认为,本行此阶段不宜刊发本集团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未经审核管理帐目,因为有关管理帐目可能无法准确反映本集团之财务表现及状况,且刊发未经审核管理帐目可能造成混淆,并可能误导股东及本行潜在投资者。

未结清的贷款

对于银行而言,准备一份年度财务报告,需要足够严谨,至少要结清贷款。

究其延迟发布年报的原因,锦州银行在5月14日的公告中有所阐述:“核数师需要额外资料和文件以完成有关2018年年度业绩的审核程序,而本行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

这些有关资料和文件主要是关于锦州银行向其机构客户提供的某些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尚未结清余额的贷款,以进一步说明并证实该等交易的商业逻辑及其真实性和合理性以及该等贷款的还款来源,从而最终与锦州银行就相关资产拨备的计提方案达成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年报“难产”,锦州银行2018年三季报至今也尚未公布。目前,可查询到最近的一次财务数据是2018年上半年财报。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锦州银行净利润43.40亿元,同比增长7.7%。对标城商行,属于中规中矩的水平。不良贷款率1.26%,较2017年末上升0.22个百分点。其中,个贷不良率要远高于对公。数据显示,至2018年6月30日,锦州银行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16%和4.22%。

发了年报才能复牌

5月14日,即表示将延迟业绩发布的同一天,锦州银行还发布了一则复牌指引公告,称该行已接获一封来自联交所的函件,当中联交所指出该行股份恢复于联交所买卖的下列复牌指引:

(a)刊发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未刊发财务业绩及说明任何审核修订;及

(b)公布所有重大资料,以供股东及该行投资者评估其状况。

该行必须于证券获准恢复买卖前补救导致其暂停买卖的问题及全面遵守上市规则以令联交所满意。联交所进一步提示如该行情况转变,其可能修改或补充上述复牌指引。

目前,何时能等到年报还尚未可知,不过在此之前,锦州银行的一些违规行为已经出现在银保监会的行政处罚公示中。

大连分行曾被处罚200

今年4月,锦州银行大连分行因信贷管理不到位等受到大连银保监局的处罚。

根据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锦州银行大连分行主要存在的违法违规事由包括:

放松对企业贸易背景真实性的尽职审核,对贸易背景真实性的调查审核形式化,导致签发贸易背景虚假或不清的银行承兑汇票;向“四证”不全的商业性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融资;信贷管理不到位,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偿还贷款本息,掩盖风险暴露;在存单质押贷款业务办理过程中,通过反复以贷转存虚增存款。

大连银保监局对锦州银行处以罚款合计200万元,相关责任人路思伟被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