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可以在戛纳走得更远,但我选择不”

《中国电影报道》现推出每周特别节目——《争锋》。专家们不同观点碰撞,为你带来多角度思考的精彩评论,专业不乏“接地气”,辛辣不失温情,通俗更有哲思。每周,《争锋》比“神仙打架”更好看!

独家视频

十二岁的男孩扎因走上法庭,状告父母给了他生命,却无力教养。

幼小的扎因承担着生活的重担。影片大部分剧情都来源于演员的亲身经历,催人泪下,引人深思。

影片在国内上映后,感动了无数观众,获得热烈反响。但是,也有一种声音表示,影片如果减少刻意的煽情,也许会在艺术上取得更高的成就。

那么问题来了,《何以为家》打感情牌,究竟是成是败?

听听专家怎么说!

本期《争锋》专家

中国电影资料馆电影文化研究室主任 左衡

中国传媒大学教师 影评人 索亚斌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陈刚

电影《何以为家》的感情牌,是成是败?

左衡认为,《何以为家》是在说“家”的概念。

一说到家,中国的观众就会喜欢这样的故事,它很煽情,还有各种萌萌哒的小孩儿。

现在的中国观众,是容易被“萌系影像”所欢喜的一种观影状态,所以《何以为家》在打情感牌方面就肯定行。

这情感牌,打得你死死的。

“影片不断地暗示观众,这是根据一个真实的事件改编的,让我觉得反感,甚至是带着抵触看完的。”

因为,哪个部分是真主体,哪个部分是虚构,电影并没有告诉观众。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在原核的利用过程当中,导演偷换了很多东西,而这个偷换的部分,恰恰跟原始的那种真实背道而驰了。

索亚斌对此表示反驳。

事实上,很多中国观众看的时候,对虚构不虚构是不在意的,因为影片反映和讨论的,其实是中国的问题。

比如说这个片子,可以作为年轻人对亲戚朋友反驳催婚、催娃的一个借口和例证,这其实也跟电影的原意错位了很多。

左衡认为,这部电影不能让观众勾连到自己的人生体验。

举个例子,前段时间有个《过春天》,它故事背景是香港出生、内地长大的孩子每天要过关,根本就很少人有相似的经历,但是观众为什么会认同《过春天》?

其实是因为《过春天》背后那个女孩子成长的情绪,她这个情感的部分打动了观众。

索亚斌提到,《何以为家》最后的票房应该比《过春天》高30倍。

《过春天》的拍法有点高冷,比如说对音乐的使用没有用来煽情,反而特别个性。而《何以为家》就是用音乐来调动观众情绪,而且用的特别泛滥,但事实证明是有效的。

陈刚认为,《何以为家》所呈现的这种情感体验,是观众极度需求的。

索亚斌说,大多数这类情感类的片子,它最后落脚点都在长辈身上。比如《唐山大地震》是以母亲为核心人物,《亲爱的》也是父亲的寻找,《找到你》也是母亲的那种经历。

其实这些影片,可能就不如《何以为家》用孩子的视角来得更巧。

左衡表示不敢苟同。

他认为,用孩子来煽情,是遮蔽了一个批评的社会。

索亚斌则仍然坚持,《何以为家》是用它的情感,加大了这种力量,压倒了对那种背后逻辑的追求。

他认为,《何以为家》如果是按照左衡所说的那种方向去走,在戛纳的评场上,可能会走得更远,拿更多的奖项,但它恰恰没那么走,它要用这种丰沛的情感力量去打动更多的观众,去关注这个事件和话题,而不是在艺术上靠“高冷”取得更高的成就。

扎因和兄弟姐妹的感情深厚,当十一岁的妹妹被强行卖给商贩为妻时,扎因愤怒之下离家出走,阴错阳差之下,他开始抚养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婴儿。那么这一段离家出走,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离家出走的剧情,是否合理?

陈刚认为,剧作结构特别“扯”。

影片的前四分之一讲了男主角跟他的家庭关系,突然因为妹妹被强迫出嫁,然后他就离家出走了。

这个时候,他跟他的家庭,其实就中断了。他们之间内在的联系虽然还是有的,但是在剧情上的突然转折,是令人感到很奇怪的。

就像前段时间的《调音师》一样,它的偶然、巧合全都融在这个片子里了,在看《何以为家》的时候,如果你也有这样的体验,那就有点不舒服了。

索亚斌则认为,其实这样的安排恰恰就是让这个孩子重走他的父母路。

导演说了,“我也不是要否定批判他的父母,在孩子和父母之间,我是没有办法选择立场的。”

这个电影后半部分,其实男主角在不知不觉地重复他父母的经历。

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细节,有两次他把那黑人小孩子的脚拴起来了,这就是他父母在家里带孩子方式,把那个最小的小孩儿脚拴起来。

这个电影,导演要表达的,就是一个社会的困境,他没有把批判的根源指向他的父母。

陈刚对此表示同意,因为他的父母在审判当中说,“我们不就这样长大的吗”。

《何以为家》这部片子,代表了电影艺术的某种高度,很多人看完之后,发现“竟然找到了自己的情感共鸣和价值认同,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看懂了,戛纳电影节我看懂了,然后我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地互相的争论、消费,证明我们的欣赏水平提高了”。

索亚斌说,对普通观众来说,《何以为家》可能比他们的观影习惯要稍微高一点,这部影片,观众也愿意翘着脚去够,这样的话,大家的观影水平才会一步一步的提高。

在左衡看来,重要的不是看完《何以为家》,而是观众看完《何以为家》后,在网络上的互动,情感宣泄是看完这部电影非常必须要参与的内容。

陈刚也表示,这个时候,看《何以为家》就变成一种时尚了。

记者:霍艺楠

摄像:王建勋 曹鹏 王艺

主编:温春林

文章作者:幺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