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0年,情歌天后梁静茹终于回来了

作者 | 柳成枝

梁静茹要发新专辑了。

4月9日这一天,大半个音乐圈都冒了出来,在微博上齐齐刷屏话题#我生命中的梁静茹#。戴佩妮推荐她的《第三者》,陈绮贞推荐她的《崇拜》,五月天和田馥甄推荐她的《宁夏》,孙燕姿推荐她的《如果有一天》,王力宏推荐她的《丝路》,光良推荐她的《只能抱着你》。

这些经典曲目,是梁静茹的20年,也是陪伴一代人成长、成熟的20年。尽管她已嫁作了人妇,而你我也不再是上课背着老师抄歌词的少年少女。

很多人也许会以为,这辈子大概就只能循环播放梁静茹的老歌了。而时隔七年,梁静茹想告诉大家的是,她对歌唱的热爱,想要唱歌给每一个人听的心情,就像太阳每天如常升起一样,始终如一。

出道20年,她问自己:我好吗?

“等了七年,此刻我的心情,像20年前刚出道时一样,兴奋又期待。”梁静茹在微博上写道。

在新专辑《我好吗?-太阳如常升起》问世之前,梁静茹率先推出了两首新歌,一首是《我好吗》,一首是《微光》。

《我好吗》是典型的梁式情歌,副歌就像是一个人的低语呢喃,颇有画面上的既视感。“你好吗”可以是简单的一句问候,也可以是久别重逢的语助词。翻箱倒柜,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尴尬、微笑,是感情最后的无奈;而“我好吗”则是明白感情逝去后,只能学会自己勇敢,对自己好点。

《微光》则在悲歌的基调上加入了电子元素,以萤火虫暗语爱情的脆弱和稍纵即逝,尝试突破之余,仍保有了梁式情歌中极具声音感染力的特色。歌曲娓娓道来,前奏和主歌中那冷冽的钢琴声就像是你生命中一个无情的叙事者,冷眼旁观。而背景音中的噪音采样,更是平添了几分怀旧感与无奈。

暌违7年的梁静茹,并没有选择沉浸在过去的光环中无法自拔,也没有在追寻改变的道路上面目全非。在延续梁氏情歌的基础上,新专辑释出的几首新单曲都让人听到了她在音乐上的企图心。而深入参与专辑制作,成为制作团队的一员,花费两年多时间悉心打磨,更是梁静茹依旧热爱音乐的最好佐证。

在4月29日台北的新专辑试听会上,梁静茹分享了专辑制作过程中的点滴心情,也提到很多歌是自己跟自己的对话。从她现场与黄子佼的对谈中,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梁静茹还是青春里那个给人勇气和陪伴的邻家女孩,一不经意就让人心头一颤。

20年间,整个音乐产业虽然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梁静茹也从爱唱歌的小镇姑娘蜕变成了华语情歌的代名词,但那份感动却始终在。

从小镇姑娘到情歌天后

梁静茹出生在一个叫作瓜拉庇劳(Kuala Pilah)的地方,位于马来半岛中部的小镇。所幸的是,她的爸妈都是极为爱音乐的人,这也为后来的梁静茹埋下了一颗音乐的种子。

1996年,梁静茹在马来西亚的海螺新韵奖中得到第三名;1997年,在因缘际会之下,李宗盛听到了梁静茹的歌声,便让她到新加坡试唱。这个涉世未深的小镇姑娘,和妈妈从老家坐上长途巴士,去到差不多300公里的新加坡。再后来,梁静茹便跟着李宗盛跨越了南中国海,飞到了3000公里外的台北。

1999年9月,梁静茹终于发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一夜长大》,而此时距离她来台北已经两年多。但这张迟到了两年多的专辑,也随着当年影响深远的台湾921大地震而陷于沉寂。

真正让世人听到梁静茹的,是2000年的《勇气》。在这首歌里,从看似不理旁人眼光的坚决,到心中反复再三的确认,最后在副歌总结出“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的想法,搭配上琅琅上口的旋律,《勇气》道尽了许多年轻男女对爱情的彷徨无助,却也描绘了一个女生的坚定果敢。同样的爱情观,也体现在2001年那首《无条件为你》的歌词里。

如果说《勇气》和《无条件为你》仍然保有一些对未来的不确信,那2002年的《分手快乐》则在第三人称叙事的基础上完全摒弃了这种不自信。填词人姚若龙选择了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站在一个更开阔、更无所畏惧的位置,诉说时下男女面对的爱情死角。

从《勇气》到《分手快乐》,这些情歌一步一步地确定了梁静茹在听众心中的地位,梁静茹就像是一个深谙世事的大姐姐一样,总在许多人最脆弱的时候,奉上自己最疗愈的歌声。

如果说莫文蔚都市情歌系列唱的是“小女人”,那梁氏情歌唱的则是“大女生”,“小”的是那个在爱里受尽委屈的情感,“大”的则是在受尽委屈之余流露出来的余温。

从选秀舞台到录音室,从小镇到台北,内有李宗盛的高要求,外有大环境的不适应和质疑,梁静茹曾告诉李宗盛,“我这么不开心、不快乐,我想回家乡”。而在一首首经典情歌的铺垫下,那个从三四岁就喜欢跟家人一起哼哼唱唱的“小镇姑娘”,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舞台。

为什么说梁静茹是华语乐坛的情歌标杆?

如果说90年代是港台流行情歌最辉煌的时代,那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则是华语流行音乐曲风走向多元的时代。R&B、说唱音乐的引入让华语乐坛呈现了新的气象,即使是唱情歌,也必须加入一点R&B或说唱元素才能让听众买单,如周杰伦的《爱在西元前》、陶喆的《Angel》、王力宏的《心中的日月》等。

作为90年代乐坛的最大宗,情歌到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反而缺了一个强有力的女歌手代表,而梁静茹的嗓音则补上了这个空缺。尽管同期出道且当红的女歌手中,都有几首情歌佳作,但都没有像梁静茹这样,以不同的情感阶段作为专辑企划理念,几乎独占了情歌标签这一标签。

从形象定位而言,当时的台湾乐坛在孟庭苇、苏慧伦等“玉女系”歌手逐渐淡出之后,成功打造过陈淑桦、林忆莲、辛晓琪、莫文蔚等一系列女歌手的李宗盛将梁静茹包装成一个小家碧玉的邻家女孩形象。在弥补了当时市场的空缺之余,也让梁静茹的形象显得讨好、耐看,加之梁静茹真假音转换自然的演唱技巧,梁氏情歌更像是邻家小姑娘在向别人诉说心事,亲切而有代入感。

专辑企划来看,梁静茹的前三张专辑都由李宗盛亲自操刀,从词曲创作、编曲,到录制、灌录封装,整个专辑制作都保持了相当水准。出道至今,梁静茹的专辑定位都非常明确,围绕在女生心思、情感疗愈、细腻情歌的概念上,这也与梁静茹温柔而有厚度的音色相匹配。

以早期作品来说,她的专辑中更多的是《勇气》、《无条件为你》、《分手快乐》等暖心而有力量的歌曲;而第五张专辑《美丽人生》之后的作品则不仅仅局限于暖心,更涵盖了在爱情中的各种细腻情感,如《可惜不是你》、《崇拜》、《情歌》等作品。

就词曲、编曲来说,梁静茹歌曲的词大多浅显易懂,曲的主旋律琅琅上口,编曲也不显得艰深晦涩。就歌咏爱情这个层面来说,梁静茹几乎唱尽了人们在爱情中的各种姿态,听完一张梁静茹的专辑,就像是经历了好几段不同的爱情。此外,她的歌曲大多以中音为主,并不强调高音或复杂的歌唱技巧,对于喜欢边听边唱的听众来说,更容易引起共鸣。

另外,梁静茹从《燕尾蝶下定爱的决心》开始,一直和许多知名创作歌手保持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如2006年发行的第八张专辑《亲亲》就找来了周杰伦、五月天、陈绮贞、蔡健雅、陈珊妮等创作歌手为梁静茹量身打造歌曲。从营销层面来说,这种歌手之间的合作经常也促成了粉丝共享,达到了消费者的情感转移。

可以说,在2000年之后许多人都热衷于听R&B、说唱、中国风之际,梁式情歌则在众多抒情歌曲中独树一帜,成了一代人的情歌圣典。在那个港台流行情歌独霸市场的盛世之后,在华语乐坛迎来百花齐放之前,把梁静茹视为这20年来华语流行情歌的标杆,一点都不为过。

梁静茹曾在本子上写道, “1999年7月3号,再过几个年头,我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如今走过20个年头,我想问梁静茹和所有听梁静茹的歌迷一句:现在的样子你喜欢吗?

参考资料:

1.林馥郁:《都会·流行·李宗盛——李式情歌文本中的性别叙事与爱情话语》,台湾中兴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硕士论文,2012年,页38-41。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