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私会多姑娘后,为何没了下文?两人最后怎么样了?

当女儿巧姐儿出痘疹时,贾琏和王熙凤这对父母,却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母亲王熙凤,忙乱到了十分,尤氏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又是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又是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又是拿出大红尺头与奶妈、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又是款留两个大夫,十二日不放回家去。

诚然,痘疹对于古代的小孩子来说,也可以算的是一关。过的出万事大吉,过不去就可能会危及生命。

然而,巧姐儿的父亲贾琏,却趁着自己独自在外书房住宿之时,打起了家人媳妇多姑娘的主意。他派小厮去和多姑娘商议,“合同遮掩谋求,多以金帛相许”。于是,两个人柔情蜜意,偷期密约。事后,两个人偏偏还要“山盟海誓,难舍难分”。多姑娘还剪下了自己的一绺青丝相赠。

头发,是古代男女传递情感的一种工具。比如当年的杨贵妃,因为和唐明皇吵架被发送回娘家之后,就曾经把自己的一绺青丝,赠送给了唐明皇,感动的唐明皇泪水涟涟,立刻就把杨贵妃再次接进了宫。

贾琏与多姑娘,虽然是露水姻缘,却似乎也有了一定感情。然而,从此之后,贾琏却再也没有见过多姑娘,反而又和鲍二家的有了丑事,惹得王熙凤大闹一场,鲍二家的也因此丧命。

那么,为什么贾琏和多姑娘没有了下文?这两个人,最后究竟怎么样了?

其实,这段文字,是要和贾宝玉遇到多姑娘对比着看的。同样都是贾府的少爷,一个拜倒在多姑娘的石榴裙下,一个却在多姑娘面前惊慌失措,又急又怕。

这就是差别啊。这也是多姑娘在《红楼梦》中的重要作用啊,曹雪芹正是要通过这两个如此明显的对比,来区别贾宝玉和贾琏,来区别“皮肤淫滥之蠢物”和“天分中生成的一段痴情”。

所以,多姑娘没有了再次与贾琏密约的必要,只此一次,已经足以写尽贾琏的丑态。而这两个人,在山盟海誓之后,各自寻找各自的欢乐,更是一种绝妙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