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期,口碑最好的皇帝为什么是他?

建武十七年(41年),一统天下五年后,汉光武帝刘秀已经走上人生巅峰。

在一次宴会上,刘秀和同族宗亲举杯畅饮。

家族聚会总免不了七大姑八大姨的“亲切问候”。

尽管刘秀不用经历一番关于房子、车子和票子的良心拷问,但看着他长大的伯母婶娘们还是不忘趁着酒酣耳熟之际,聊起刘秀的童年趣事。

其中一人说:“文叔(刘秀字)年少时谨慎老实,与人打交道也不懂殷勤应酬,只知待人坦率柔和。不曾想如今竟然能当上皇帝!”

刘秀一听,大笑道:“我治理天下,也要推行柔和之道(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

从一介没落贵族到一代中兴雄主,刘秀始终以“柔道” 善待文臣武将和天下百姓。

汉光武帝刘秀【剧照】。

1

建武十三年(37年),大司马吴汉平定蜀地,东汉的统一大业宣告完成。

坐天下未必比打天下容易。历经多年乱世纷扰,如今另一个棘手问题摆在刘秀面前,那就是如何处置开国功臣。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那帮元老宿将都知道,朝堂之上比沙场更为凶险,毕竟当年汉高祖刘邦就曾翦灭一批开国功臣,尤其是功勋卓著的异姓诸侯王。

汉光武帝刘秀。

与刘邦一样,刘秀手下也聚集了一大批杰出人才,包括后世熟知的云台二十八将、三十二名臣他的创业团队成分更为复杂,历史学者朱绍侯将其分为四类

一是亲属集团,包括刘秀的妹夫李通、姐夫邓晨等。

这些功臣早在刘縯、刘秀兄弟起兵前就已经参与筹划工作,有“首创大谋”之功,是同吃一锅饭的老战友,还有血浓于水的亲情维系。

二是南阳、颍川家乡集团,如刘秀的老同学邓禹、南阳人贾复、马武、颍川人祭遵等。

这些人都是刘秀的老乡,有的参加过绿林军,有的是刘縯、刘秀兄弟所率领舂陵军的老班底,都是反莽联军的骨干。很多人还曾和刘秀一起参加过那场罄天下于一战的昆阳之战。

三是河北集团,包括吴汉、耿弇等。

这批功臣都不是刘秀的嫡系成员,而是他领兵北渡黄河,在河北壮大事业时拉拢的人才。刘秀称其为自己的“北道主人”,是他南下统一天下的关键力量。为取得河北豪强的信任,刘秀还迎娶了出身当地名门望族的郭圣通。

四是河西集团,以窦融为首,原是割据一方的地方军阀,直到刘秀称帝,与陇西隗嚣、蜀地公孙述作战时,才带兵来投,助刘秀一臂之力。

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若换某些开国之君,早已磨刀霍霍向功臣,而刘秀却想着怎样才能让老同志们吃好喝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云台二十八将。

2

建武十三年,吴汉征蜀凯旋,刘秀设宴犒赏将士,并大封功臣。

此次受封者多达三百六十五人,其中邓禹为高密侯,食邑四县;李通为固始侯,贾复为胶东侯,食邑六县。

此前,有一次刘秀封赏功臣,博士丁恭就曾提出异议,说:“以往分封诸侯,封地不过百里,以此形成强干弱枝的局面。如今陛下封功臣四县,不合法制。”

刘秀听后,不以为然:“自古以来,都是因为无道才亡国,还没听说过由于功臣封地多而亡国的。”

其实,刘秀早已想好功臣的退休方案,便是“高秩厚礼,允荅元功”,即用优厚的俸禄和隆重的礼仪来回报功臣,并削夺其权力。

在大封功臣的同一年,刘秀罢左、右将军,转而采用“偃干戈,修文德”、“去甲兵,敦儒学”的政治路线。这是一个信号,是刘秀对功臣的友善提醒。

东汉的开国功臣皆非不明事理之人,得知刘秀有意收缴权力,纷纷主动交出兵权。

手握重兵的邓禹、贾复深知,刘秀不愿身在洛阳的功臣形成威胁,于是上交兵权,从此在家研究儒家经典。

邓禹有十三个儿子,他让他们各自研习一门技艺,专心治学,各尽其才,不许他们做纨绔子弟,整日不务正业。家中的一切开支则全部取自封地收入,没有通过任何不法渠道盈利,更不曾以功臣的身份肆意妄为。

东汉开国功臣邓禹【剧照】。

随着邓禹、贾复放下兵权,耿弇等征战四方的名将也交出大将军、将军印信绶带,离开京城安享退休生活。从此,不再过问政事,只有在加以“特进”(非正式官名,为引见之称,朝会时位仅次于三公)之衔后才定期进京参加朝会。

汉光武帝一朝,封侯的开国功臣中只有高密侯邓禹、固始侯李通、胶东侯贾复三人曾和朝中大臣一起议论国事,其余功臣都安然无恙地退隐,“保其福禄,无诛谴者”

3

刘秀收回兵权的举措也曾引起一些功臣恐慌,到后来才知是虚惊一场,其中就包括窦融

正如前文所说,窦融不是刘秀的嫡系旧臣。而且他一度经营河西五郡以据境自保,直到建武五年才献地归汉。

窦融归汉。

刘秀大封功臣后,将窦融由冀州牧改封为大司空,调任中央。大司空位列三公,窦融此番扶摇直上,正当春风得意之时,却愁得茶饭不思。

窦融自知不是刘秀草根时期就加盟的元功宿将,功劳也比不上那些老员工,每次朝会都表现得十分谦卑,其神情和言辞一点儿都不像曾经割据一方的军阀。

刘秀见窦融态度如此谦逊,反而更加厚待他。

刘秀脸上笑嘻嘻,也不怀恶意。

窦融内心却仍惶恐不安,几次上书辞职,并对刘秀说:“臣的儿子,早晚都在研读儒家经典。臣不让他学习天文,也不许他研究谶纬之学,只希望他恭敬怕事,恂恂守道,而不希望他有任何才能。”

言外之意是窦融一家都是老实人,陛下就高抬贵手吧。

之后,窦融为辞官三番五次请求单独晋见刘秀,都被刘秀拒绝。

有一次朝会结束,窦融独自一人在席间徘徊。刘秀知道老窦又要谈辞职,就命左右赶紧催他回家去。

几天后,刘秀又见到窦融,就对他说:“我知道你又来提辞职,归还封地,所以才让左右告诉你,天气热,暂且回去纳凉。今日相见,应当谈论其他事,不准再说辞职。”

从此之后,窦融就不再提辞职的事情。光武一朝,窦融满门显贵,深得刘秀信任,自然也没有遭到诛灭。

4

一天,刘秀将尚健在的开国功臣请到宫中,大摆筵席,喝酒聊天。老战友们兴致正高,举杯开怀大笑,畅谈旧事,从昆阳之战聊到收编铜马,从平灭赤眉说到得陇望蜀。

酒过三巡,刘秀看着老同志们的熏熏醉态,说:“假如诸位生活在太平盛世,没有这番机遇,你们自认为能做到什么官爵?来,都说一说。”

邓禹率先发言:“臣自幼学习儒家经典,可以在南阳郡中当个文学博士。”

刘秀笑道:“高密侯太谦虚了,以你的志向和学问,至少也可以做个功曹。”功曹只是郡守或县令的佐吏,刘秀这句话其实也有几分调侃的意思。

邓禹说完,其余功臣一一回答,场面一片和谐。轮到杨虚侯马武发言时,在场的功臣们都十分期待。

马武绿林军出身,是刘秀手下一员猛将。他为人任气使性,醉酒时经常在御前折辱同列,说话无所顾忌,刘秀也不放在心上。每次马武喝醉,刘秀总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故意逗他说话,以此取乐。

马武一听刘秀发问,大大咧咧地说:“臣剽悍勇武,可以做都尉,督捕盗贼。”

刘秀听完连连摇头,笑说:“你只要不做盗贼,到亭长那里自首,也就可以了。”众人听了,都捧腹大笑,马武这才知道刘秀又拿自己开玩笑,只好跟着傻笑。

这段君臣对话,可看出刘秀与功臣们既是君臣,也是好友。在经过多年出生入死、征战四方后,他们仍如最初起兵时那样其乐融融,一杯酒,一生情。

刘秀曾与部下南征北战【剧照】。

对此,王夫之曾赞叹道:“光武终不任将帅以宰辅,诸将亦各安于韎鞈而不欲与于鼎铉。呜呼,意深远矣!故三代以下,君臣交尽其美,惟东汉为盛焉。”

这是说,刘秀不任命开国将帅为辅政大臣,而这些开国功臣也都安于现状而不做非分之想。自古以来,开国君臣之间保持这样善始善终的美好关系,只有东汉做得最好。

5

刘秀一方面“鉴前事之违,存矫枉之志”,吸取前朝经验教训,不任命功臣为重臣。另一方面又“退功臣而进文吏”,任用一大批懂得治国安民之术和封建典章制度的文人儒士治理国家。

刘秀为招揽知识分子礼贤下士,甚至还曾为此吃了闭门羹。拒绝他的名士中,最著名的当属严光

严光,字子陵,是天下闻名的高士。刘秀贫贱时曾与他游学长安,有一段同窗之谊。

乱世之中,刘秀起兵,匡扶汉室,严光隐居,更名改姓。等到刘秀称帝,严光早已不知下落。于是,刘秀命画工绘成画像,四处寻访。

严子陵【剧照】。

苦等多年,终于有人上报:“齐地有一男子,披羊裘垂钓于泽中,似乎就是严子陵。”

刘秀大喜过望,急忙遣使者携带礼品前去邀请。朝廷使者来往多次,严光才答应进京见一下老同学。

严光进宫后,刘秀与他论道,回忆往事,一连数日。

故人相见,百感交集,刘秀问严光:“朕与昔日相比如何?”

严光回答道:“陛下胜似往日。”

刘秀一听,抚掌大笑,之后拉着严光一同在南宫寝卧歇息。

用现在话说,严光也曾是刘秀“睡在上铺的兄弟”。他坦然酣睡,无所顾忌,睡到一半竟把脚放到了刘秀的腹上,刘秀却始终以礼相待,不曾发怒。

相聚多日,刘秀愈发佩服严光的才华,要封他为谏议大夫。严光再三推辞,不辞而别,从此在富春山中躬耕垂钓。刘秀也不再勉强,直到严光去世,命当地政府赐钱百万、谷千斛将其安葬。

严光以其高风亮节闻名后世。宋代范仲淹作《严先生祠堂记》,其中就有一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但是,严子陵的高尚节操,离不开刘秀的成全。

6

刘秀不仅对严光这样的世外高人礼遇有加,更以“柔道”厚待恪尽职守的直臣,而对阿谀奉承的小人嗤之以鼻。

郅恽(zhì yùn),早年在江夏一带以教书为生。刘秀“退功臣而进文吏”,郅恽正赶上当地推举孝廉,被拜为上东城门候,也就是都城洛阳一个城门的门官。

刘秀平生没什么不良爱好,就是喜欢打猎。有一次,刘秀到洛阳郊外打猎,一时兴起,玩到晚上才回城,那时城门都已关闭。

刘秀曾颁布一条法令:都城到二更后紧闭城门,任何人都不准打开,违令者依法论处。

这道法令把刘秀自己坑了,到了郅恽所把守的城门,刘秀下令打开城门接驾。郅恽不为所动,继续紧闭城门。

刘秀以为郅恽不认识自己,就命左右随从到城门前与其交涉,见他仍不相信,就亲自策马立于桥前。不料郅恽依旧闭门不开,还对着城下大喊:“夜里看不清楚,按朝廷的规矩不能打开城门。”

刘秀无奈之下,只好从另一个城门入城。这一回,门官一听说是皇帝御驾,二话不说就打开城门接驾。

这事儿还没完,隔天郅恽就上了一道奏章,把刘秀骂了一顿:“从前文王不敢玩乐游猎,因为他时时刻刻忧心老百姓。可是陛下却沉迷于山林游猎,夜以继日地游玩,这对江山社稷会有什么影响呢?如果陛下不能以此为戒,臣下实在担忧。”

从文字内容来看,郅恽显然知道昨晚城门外的人是刘秀。

昨夜,刘秀在城门外耽搁许久,觉都没睡好,看到这道奏章,竟然也不发怒,反而感慨这个守门小官是个铁面无私的贤臣。

刘秀将郅恽请来。一番交谈后,发现此人果然才能出众,便赏赐郅恽布帛100匹,让他担任太子的老师。至于那天夜里放刘秀入城的门官,则被贬出京城。

洛阳古城(摄图网授权)。

汉光武帝一朝,因敢言直谏、秉公执法而得罪刘秀的人,刘秀不但不追究,还要点个赞。

董宣不畏权贵,当街惩处公主家中杀人犯法的奴仆,得罪了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

公主找刘秀告状,董宣因此差点儿被乱棍打死在殿上。可当刘秀得知事情原委后,当即放过董宣,只要其向公主磕头谢罪。

董宣宁死不从,刘秀只好命人将这个“强项令”拉出去,并赐其三十万赏钱。

祭遵曾被刘秀任命为军市令,协助掌管军纪。刘秀的侍卫因私取库府黄金,触犯军法,被祭遵处死。

刘秀得知后勃然大怒,好在身边主簿提醒,才想起祭遵是依法办事。

于是赦免了祭遵先斩后奏的罪名,反而让他担任刺奸将军,授予其监督诸将的权力。

7

刘秀不仅以柔道待众臣,更以柔道待天下百姓。

他曾亲眼目睹王莽之乱后“野谷旅生,麻草尤盛,野蚕成茧,被于山阜”的凄凉景象,称帝后更是时时不忘生活艰苦的老百姓。

西汉末年以来,大量社会劳动力沦为奴婢,刘秀深知其害。从建武二年到建武十四年,他下达关于释放奴婢的九道诏令,宣布:“民有嫁妻卖子欲归父母者,恣听之。敢拘执,论如律。”

因此,大量奴婢返归田园。为更进一步减少剥削,刘秀实行轻徭薄赋,改为三十税一,山林川泽不再征收“假税”(出租、借贷所征的税)。

为了抚平战后创伤,恢复生产,刘秀体恤民情,尤其对农业极为重视,对农民柔和宽待。

建武十九年(43年)秋,刘秀南巡路过汝南郡南顿县,设酒宴赏赐当地官员,并下令免除南顿县田租一年。

当地人居然还不满足,趋前叩头说:“陛下的父亲曾在这里居住,陛下也熟悉此地,每次来都给我们很多赏赐。请陛下免南顿县田租十年吧。”

面对如此得寸进尺的乡亲父老,刘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和他们讨价还价:“治理天下责任重大,我经常担心不能胜任,一天天地过还担心出问题,怎敢预期十年之久呢?”

南顿县官民就说:“陛下就是舍不得减免,何以讲得这样谦逊呢?”

刘秀仍然一脸和气,放声大笑,之后就把免租的期限加了一年。

汉光武帝画像。

刘秀以柔道待人,却严于律己。每逢清晨上朝,到下午才肯罢休。他曾多次请公卿大臣入宫讨论经书义理,直到半夜才休息。

太子刘庄(汉明帝)不忍心看父亲太操劳,进谏道:“陛下有禹汤之明,但失黄老养性之福,愿顾爱精神,颐养天年。”

刘秀摆摆手,说:“朕自乐于此,不为疲倦。”

中元二年(57年),常年为国事操劳的刘秀病倒在洛阳南宫,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

一向提倡薄葬的刘秀在遗诏中说:“朕无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务从约省。刺史、二千石长吏皆无离城郭,无遣吏及因邮奏。”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牵挂他的国家,他的大臣和他的百姓。他只希望国泰民安,不求有人为他痛哭流涕,歌功颂德。

汉光武帝刘秀【剧照】。

想当年,刘秀与宗亲宴饮,坦言:“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

日后,刘秀成功兑现了这个承诺。马上取天下的汉光武帝,终以柔道治天下。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刘秀这样的人。

参考文献:

1.(南朝宋)范晔:《后汉书》,中华书局,2007年版

2.(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版

3. 朱绍侯:《刘秀与他的功臣》,《中国史研究》,1995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