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宁:如果三天没有工作,我肯定就慌了

《我们的师父》大张伟、于晓光、张凯丽、刘宇宁、董思成

“现在很多人瞧不起网红,我觉得也能理解吧,会有一些人戴有色眼镜来看我。”作为一名新晋流量艺人,摩登兄弟刘宇宁不可避免要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争议声,虽然在抖音有着3500万粉丝的他,也辗转登上了《歌手》等更大的舞台,但成名后也压力倍增。

谈到出道后面临各种舆论压力,在5月15日的媒体采访中,刘宇宁感慨地说:“想要证明自己一定得有作品,感觉压力比较大的就是我要赶紧出我的作品,出歌,包括影视作品。粉丝们老说‘我们宁哥还是可以的’,我要对得起他们!”

湖南卫视《我们的师父》上周六已播至第七期,在拜师学艺的过程中,几位徒弟都有各自的进步,其中三徒弟刘宇宁从一开始的寡言少语只会默默做事,到如今已经能越来越自然地在节目中积极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断带给大家惊喜。连师父张凯丽也表示有被刘宇宁的帅气圈粉,夸奖他在滑冰时也是表现最好。通过已播的几期节目也可看出,刘宇宁在与师父相处时的高情商,常常是一语就能成功缓和化解尴尬。

谈及参加节目的初衷,刘宇宁直言自己就是想通过参加这个节目解决一些现阶段的困惑迷惘,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也想和师兄弟们一起不断升华自己,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让自己可以走得更长远。

性格直爽的他坦言,如果真的要学唱歌或者主持这些技能,其实三天两夜是学不到太多的,主要还是在跟着师父在过程中,学一些做人或者是对待生活的态度,更多的是“精神引导”,跟师父们聊聊可以帮自己“把心稍微稳一稳”。他认为这些老师给他传递更多的是,如果想做一个艺人一定要先有德再做艺,从师父身上学到的“对这个行业对这个社会的责任感”,也是他参加这个节目收获比较大的一个地方。

刘宇宁

刘宇宁坦言节目中印象最深刻的师父就是首站的牛犇老师。因为从小和爷爷奶奶一块儿长大的缘故,他对老人有一种特殊的情怀。“比如对生活的态度,很简朴啊,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跟自己的爷爷很像,再加上我那个时候也很久没回家了,所以有点儿想我爷爷。”

刘宇宁觉得牛犇是真的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最后走的时候他也很舍不得。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地方是,跟随韩磊老师去的海拉尔,这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虽然环境很恶劣很折腾但是肉很好吃。

在采访中,刘宇宁还透露会和他的偶像、二师兄大张伟有音乐上的合作,两人早先初次见面时刘宇宁还特意找大张伟要了合影,“迷弟”属性可见一斑,此次音乐上的合作可以想象刘宇宁的激动心情。

两人早在第一站牛犇师父家中就曾为牛犇合力创作过一首《师父》,词曲配合相当默契。谈起“炸毛兄弟”这个组合名的由来,刘宇宁猜想是因为他们俩都是起床便放弃发型管理顶着一头炸毛的缘故。

有记者问,“面对压力,大张伟会给你支招吗?”

刘宇宁回答说,“他没支什么招,因为他压力也很大,他不在节目中也说了嘛,他要是不高兴的话,他经纪人给他接个活儿他就高兴了。”刘宇宁表示自己也是那种的,“比如我如果三天没有工作,我肯定就慌了,就觉得‘哇噻,我没工作了,现在没事儿干了,就这么完了吗’,就这种感觉,其实还是比较焦虑的啊,可能也比较幼稚吧。”

因为争议声音不断,刘宇宁遭到很多网络恶意攻击,他表示“自己很不适应娱乐圈”。经过这次节目,他心理状态有所改观吗?

“我说感觉到深深的恶意,当时也是半开玩笑的吧,因为我可能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吧,有些东西我想不通很多人为什么那样做,可以对一个陌生人去说一些不好的话,我其实是理解不了的。现在当然就觉得这就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吧,所以也理解,每个人生活都有压力,可能对他们来说,这种吐槽就是他们释放生活压力的一种方式吧。所以有的时候跟那些老师去交流的时候,他们也会说,其实不用太在意,你就做好自己,别让你自己人生有遗憾就好。”

现在的刘宇宁内心也强大了许多,也相对释怀了很多,他说,“真的能怎么办呢,我还得继续往前走啊,那你就得承受这些,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