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最严的禁止堕胎法案通过,美国女性:我堕过胎,我不后悔

当地时间5月14日晚上,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女性迎来了可以说是本世纪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阿拉巴马州议会以25票同意、6票反对通过一项“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法案,法案规定,除了孕妇有严重危险、宫外孕以及胎儿有致死畸形的三种情况外,任何人、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堕胎。

否则不仅堕胎者本人犯了谋杀重罪,就连帮助她们堕胎的医生,也会被处以最高99年的有期徒刑。

因为这项堕胎法案规定之严苛,媒体称之为“有史以来最严格的堕胎法案”、“几乎是全面禁止堕胎”。

按照这项法案的规定,即便女性是被强奸而怀孕,即便她们本身也还是孩子,即便她们根本不想要也完全养不起,即便胎儿可能是乱伦的产物,即便胎儿存在大大小小的残疾、先天性疾病,只要没到达法案规定的严重程度,都只能把孩子生下来。

民主党人士曾要求把强奸、乱伦两种情况也加入准许堕胎的情况当中,但却以11-21的票数被否决。

虽然法案要州长签字之后 6个月才会正式生效(州长Kay Ivey已经于5月15日签署法案),但当地女性已经感觉危机四伏,一张看不见的大网铺天盖地,想要捕捉她们,捕捉她们的子宫。

这让全世界的网友都直呼魔幻,如今可是9012年了啊喂……

网的收紧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

在阿拉巴马州通过堕胎法案之前,佐治亚州就通过了臭名昭著的“心跳法案”——

只要检测到胎儿的心跳,孕妇就不可以堕胎。而心跳最早在怀孕6周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女性这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一旦过了这个期限,她们就只能把孩子生下来。

除了佐治亚州,密西西比州和俄亥俄州也分别在今年3月和4月通过了“心跳法案”,虽然在当时就已经激起了一波又一波讨论,但这次阿拉巴马州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法案出来之后,各界的讨论更加热烈了。

即便同为政界人士,很多人也对阿拉巴马州这项法案感到愤怒。

阿拉巴马州议员、民主党人士Bobby Singleton对此失望至极,他对媒体表示,“昨天晚上通过的法案是对女性的强奸!”

民主党成员、律师Kamala Harris也公开发言,“阿拉巴马州的法律制定者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伪善!”

甚至有民主党议员质问通过这项法案的共和党议员,“你知道被强奸是什么感受吗?你知道被亲人强奸是什么感受吗??”

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者之一的Bernie Sanders一针见血地指出,“阿拉巴马州的议员是伪君子,他们并不想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只想控制女性的身体。”

非营利性组织有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东南地区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Staci Fox觉得女性成了政客们的筹码,“佐治亚州、阿拉巴马州以及密西西比州的法律制定者在用女性的生命玩政治游戏。”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的反抗声音都在高涨。

美国模特、演员、歌手兼时装设计师Milla Jovovich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自己堕胎的故事,希望大家重视岌岌可危的女性合法堕胎权力。

“……大约2年前,我进行了紧急堕胎手术。当时我怀孕4个半月,正在东欧进行外景拍摄,已经出现早产迹象。堕胎的过程中,我全程清醒。这是我此产生最可怕的经历之一,至今仍让我做噩梦。当我想到有些女性因为新通过的法律,不得不面对比我更艰难的堕胎条件时,我真的非常心疼……

堕胎是一场噩梦,没有女性愿意经历这一切。但我们必须抗争,确保我们有获取安全堕胎的条件。我一直不想讲述自己这段经历,但形势危急,我不能继续保持沉默。”

美国队长的扮演者Chris Evans也发推表示,“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好莱坞女星Alyssa Milano除了发起罢啪运动之外,还转发了阿拉巴马州通过全面禁止堕胎的议员合照,“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有子宫,一个都没有。”

Lady Gaga也在推特上发文,“我爱阿拉巴马,为所有妇女和年轻女孩祈祷……”

暴脾气的Rihanna甚至直接在ins挂人,把那些投票通过法案的议员们的照片晒了出来,“看一看,这就是那些为美国女性做决定的蠢货。州长Kay Ivey,以你为耻!”

美国女演员、作家Busy Philipps发布了一则推文,

“1/4的女性都有堕胎经历,很多人以为他们认识的人当中没有堕过胎的,但是#你认识我(you know me)。所以,让我们一起来做一件事吧:如果你也是那1/4,请分享你的故事,停止对女性堕胎的羞辱……”

她的推文下面,是普通网友分享的一个个心酸、无奈的故事……

“我当时才19岁,怀上一对连体双胞胎。他们的身体没办法支撑他们出生后的生活,如果我把他们怀到足月,我也会死。”

“我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妈,但在这之前我堕过一次胎。我当时23岁,刚开始一段新恋情,工作又岌岌可危。堕胎让我得以继续追逐自己的事业,这样我才能赚到足够的钱,养活小孩,给他们优越的生活。”

“我当时才15岁,第一次性生活就怀孕了。可我还想上大学,想要自己的人生。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我生活在佐治亚州,成长于天主教家庭之中。因为我当时在节食,又刚好处于一段暴虐有毒的关系当中,所以胎儿4个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怀孕。我当时只是一个21岁的贫穷女孩,恳求老板借了我一笔钱,还觉得羞耻不敢说明原因。那一切都很可怕,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当时16岁,避孕套破了。我之后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我也从没后悔过。另外,我至少认识5个有过堕胎经历的女人,她们直到自己准备好之后才要小孩,现在都是很棒的妈妈。”

“我大学时的男朋友在我母亲家的地下室里强奸了我,他的字典里显然没有NO这个词。这次经历永远地改变了我,我从没把这一切告诉我母亲,因为我觉得没有人会相信我。”

“当时我女儿才1岁,我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再养一个孩子。这是我人生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个人决定。政府如此介入私人问题真的太可笑了。”

“我那时18岁,刚开始治疗骨肿瘤就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几周,发现怀孕时我已经接受了放射性治疗。但第一次手术前的怀孕检测呈阴性,也就是没有怀孕,后来才知道弄错了。我只能做了堕胎手术,然后继续治疗。”

“我妈妈18岁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堕胎。当时她因为肝脏问题(有血栓有关)正在服药,孩子即便能活着生下来,也会有严重的畸形,一辈子都需要人照顾。如果妈妈坚持把那个孩子生下来的话,可能就不会有我了。她给那个孩子起了名字,把他火化了。”

“我当时21岁,有一个不爱我还偷腥的男友。我没有准备好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当一个单身妈妈。”

“我当时17岁,我根本不想怀孕。好在堕胎在1983年是安全且合法的,我有权利这么做。现在我有3个女儿,还有3个孙辈。故事到此就结束啦。”

“当时我们已经有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还有一个6个月大的小婴儿。而且,我当时产后抑郁严重正在接受治疗,避孕措施失败了。对堕胎这件事一点儿也不后悔。”

“2007年,我怀孕20周,做检查的时候发现胎儿的脑部没有发育,所以就去做了堕胎手术。3个月之后我又怀上了一个健康的女儿,今年7月她就11岁了。我还有一个3个半月的女儿。”

“我当时19岁,正处于一场肉体和精神上双重暴虐的关系中,那个男人比我大9岁。他曾骗我说自己已经做了输精管切除术。我从未怀疑堕胎这个决定的正确性,再选一次的话我还是会这样做。”

“男友想把我掐死在他的前院里,之后他蹲监狱去了,我酗酒浇愁3周之后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只有18岁,别无选择。”

阿拉巴马州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法案最终能否实施还未可知,

笼罩在女性头上的这张大网是会落下还是会被打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小葱啃萝卜:任何一个女人都知道荒谬的事情,决定法案的男人们会真的不清楚吗?不,他们只是不在意。女人的反抗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溜达D包子:接下来虽然不在明面上,但暗地里就开始使女的故事了吧…

阿古茹agul:这扑面而来性别上的优越感啧啧啧

又饿又累又困又想发脾气:反正女人没有人权,一堆细胞有。然后等那堆细胞生下来了,如果是女人就又没有人权了。真是666。

加入队伍成功:这些制定者真是慷他人之慨,毕竟不是自己痛

三明鹤浅吟:强制受害者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让她们一辈子都生活在阴影里,这不是把她们往死路上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