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时评:扒高铁车门有处罚,堵飞机舱门为何没说法

作者:陈城

近日,公共交通工具又现“堵门”事件。媒体报道称,春秋航空从泰国曼谷飞往上海浦东的9C8892次航班上,一名旅客因购物迟到,其母亲堵住机舱门,不让飞机起飞。据中航信旗下航班数据查询软件显示,该航班最终晚点49分钟起飞,延误34分钟到达。

对于这一事件,网友们义愤填膺。毕竟,近年来,类似的影响公共交通秩序的行为屡见不鲜,媒体已经先后报道了飞机堵舱门、往飞机发动机里丢硬币、扒高铁车门、抢夺公交车方向盘等等行为。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重声规则意识,显然已经起不到作用了。当自律已经无法约束不当行为的发生,则就需要明确的行为程序和制度规程来警示和直接告知,哪样的行为是不可以发生的。

如上述事例中,抢夺公交车方向盘因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案,而给社会提供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相关判例。目前学界对于如何量化公交车上的影响行为对于公共安全的危害程度,还存在极大争议,因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概括性罪名的量刑起点为3年,对类似事件都以此罪入刑,显然可能惩戒过于严格。但起码有一点能够形成全社会共识,那就是对于此类影响公共交通秩序的行为,显然需要让行为人付出代价。

目前,春秋航空已表示关注到网友的建议,并将做进一步评估,是否申请将该女子列入《民航限制乘坐民用航空器严重失信人名单》(以下简称民航黑名单)。民航黑名单是目前维护飞行交通工具活动秩序的重要手段之一,可以限制名单内乘客在一定时间期限内禁止乘坐民用航空器。但从目前国内多次发生的民航领域影响公共交通秩序的事件来看,仅靠“拉黑”恐怕难言能够震慑个别旅客的不遵守规则的行为。

故而,民航主管部门有必要考虑从行政立法手段上,明确对各类影响飞行器秩序的行为的惩戒措施。现有的民用航空法以及相关民航法规,都没有对乘客的扰乱秩序行为作出明确规定,至多引申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将治安管理处罚法或刑法相关条款来施以惩戒。类似铁路安全管理条例这样的细化行政法规,或可借鉴。

需明确的是,堵飞机舱门和扒高铁门、抢方向盘性质并不一样。由于抢夺公交车和阻碍高铁关闭车门多发生于交通工具运行期间,其存在着一种后果不可逆的即时性特征,也就是一当发生可能造成不良结果。而堵飞机舱门的行为,实际上并不会影响飞行安全。飞机舱门的锁闭是完全由人工控制,只有舱门关闭后才会进行滑行等后续操作。因而,在立法准备上,也应遵循谦抑原则,不能过犹不及。

而目前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鼓励航空公司依据相关民事法规,维护自身的民事权利。民航局对于航班正常率有相关考核标准,大部分机场对于航空公司自身原因造成的延误有相关罚款规定,航空公司还需对延误而导致其他旅客的权利受损进行处置和补偿……这些都是航班延误而导致航空公司受损的可能情形。显然,由于乘客个人的非正当原因造成的飞机晚点,对航空公司造成经济损失不应当由航空公司自行承担。目前就已经有乘客因向发动机投掷硬币航司起诉被法院判罚赔偿损失的成功案例。

再者说来,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也更适合解决如此次春秋航空堵舱门事件。此次事件发生在国外,不同于国内,若要严格处置,可能还涉及到各国法律差异问题,会加大事件处理的复杂性。因而,以民事纠纷,显然是更为有效的办法,同样能够对旅客的不当行为产生震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