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丽无比的青铜器,花色诡谲,参观者因它的美丽而晕眩

在上世纪20年代初,河南新郑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大墓。当时一共出土了鼎、簋、鬲、尊、壶等各式各样的青铜器多达百余件,只不过令人略感遗憾的是,至今为止,考古学家和文物学家也没有弄清楚,这座大墓到底是谁的。根据青铜器上面不多的铭文,文史类倾向于郑国国君子婴,那些青铜器,既是郑国的祭祀重器,也是子婴的随葬品。

要知道,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军阀混战的动荡年代,后来又有十三年抗战,时局相当混乱。无数的文物珍宝,都在此时流失、损毁,以至于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然而,足够幸运的是,这些被称为“新郑彝器”的文物,却得到了比较好的保护。

在出土后不久,当时政府就成立了河南省博物馆,而“新郑彝器”几乎如数被拨入该馆,是第一批镇馆之宝。即使是抗日战争时期,为了保证国宝的安全,也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到了解放战争时期,这批文物差点被运送出境,但在最后关头还是有一部分在机场时被拦截下来,其中就包括本文要说的莲鹤方壶。

壶是一种重要而使用的器皿,要知道,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包括鼎、尊、罍等等都已经消失了,或者名存实亡,失去了实用价值。然而,壶却一直被保留了下来,还是焕发出它的活力。几千年以来,它的外形和功能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所以我们对它也会相当熟悉和亲切。

莲鹤方壶其实是一对的,一个高为125.7厘米,一个高为126.5厘米,几乎没有多大的区别。在重量上,它们则完全一致,均为64.28公斤。方壶的口是长方形的,长为30.5厘米,宽为54厘米。以往出土的壶,要么是方方正正的,要么是圆柱形的,而这对壶却打破了这个造型,它们被做成扁方体的形状,别具一格。

在壶身之上,雕刻着精美的蟠龙纹,更为奇特的是,蟠龙的角都却不是简单的花纹,而是立了起来。壶的四边,分别铸造着一只神兽,它们长着双翼,露出头角,并将长长的尾巴卷起。在方壶的底座下,是两只神兽,它们高昂着头,跃跃欲动,将上面的重量全部背负。

这对莲鹤方壶是有壶盖的,它们被精心做成了莲花瓣形状,两层花瓣向四周散开,再加上被人为镂空,显得丰富多彩,层次分明。花瓣的正中间,还有一个小盖,上面站着一只仙鹤。它昂首阔步,卓尔不凡,似乎在彰显自己荣耀的身份,又像是闲庭信步,悠然自得。

这对国宝,最为珍贵就在于它的制作工艺复杂,纹饰精美,据文博专家考证,在它之上,一共使用了圆雕、浅浮雕、细刻、焊接等多种技法。而且当时的工匠想象力丰富,做工考究,使得方壶称为了精品之中的精品。站在它面前的人,不仅会被几千年的历史感震撼,也会被上面精致繁杂的工艺而折服,甚至会产生莫名其妙地压迫感。

它们的存在,不仅诉说着三千多年前的战国风貌和审美情趣,更是在展现我国古代匠人的独到技巧。解放后,这对壶中高度较低、底部略有残缺的那个被带到北京,并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另一个则依然放在河南博物院。在一般情况下,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那个壶,又被称为立鹤方壶。

因为历史的原因,中国很多成套文物都被迫分居两地。比如昭陵六骏浮雕石刻中,就有“飒露紫”、“拳毛騧”被偷运到美国,现收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这种分离,是迫不得已的遗憾。然而,这对莲鹤方壶却不在其中,它们的分离,只不过是为了更好传播文化,展现我国悠久而灿烂的历史,是甜蜜的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