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打压中国只会让我们鼻青脸肿

美国《国会山报》5月16日文章,原题:现在对中国威逼施压,只会让我们以后鼻青脸肿美国有大量筹码推进自身利益,特别在贸易事务上。但我们使用这些手段时,要清楚以后的长期影响。目前与中国围绕双边贸易逆差和科技间谍的争端就是例子。美政府若把减少双边贸易逆差作为一大目标,并为此动用某些特定手段,这就很成问题了。

双边贸易逆差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在于(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总的经常账户逆差——包括商品贸易、服务贸易等。美国在商品贸易方面存在巨大逆差,不仅与中国而且与几乎所有大经济体。而我们的大量对华逆差,都包含别国制造的零部件产品。比如苹果手机在华组装,但源自中国的制造价值还不到10%,其余来自其他地方。若把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所有组装产品拆解,把零部件归于原产地,最后算到中国头上的逆差将是通常报道的约一半,另一半是产自日韩德和其他制造业强国的零部件。如此算来,我们的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其实并没一些人宣称的那么大。

特朗普政府只盯着减少对华贸易逆差,但其实这并非最重要的问题。这样做是十分令人不安的。而用关税作为谈判主要手段令问题变得更复杂。关税会扭曲价格,损害贫穷消费者并招致报复——迄今中国就是这样做的。

使用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手段的更大问题在于,这可能是美国最后一次能使用消费市场作为贸易谈判筹码。再过约10年,中国消费市场将远大于美国的。再过20年,人口年轻、经济增长快的印度消费市场将成全球最大。一旦我们失去世界老大的位子,就无法再使用这个武器了。

那我们应现在就使用保护主义武器,免得日后失效吗?绝非如此。我们目前所做的,长远而言是在加速自身的相对衰落。受到美国关税影响的其他国家,会到世界其他地方寻求增长。各国企业会制定不同生产战略,绕过美国市场寻找新途径保持竞争力。对华贸易战给美国穷人带来艰难——他们购买的外国商品越来越贵,并最终会让整个世界与我们作对。

不应使用关税的最重要原因在于,(美国)企业受到关税保护会变懒惰。我们永远不要给美国公司不再创新的动机。不幸的是,每加一次关税,就意味着让企业放松并推迟必要调整和改进。总之,这是个坏政策。(作者毛罗·吉伦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国际管理系教授)

美国鞋业新闻网5月16日文章,原题:鞋类价格数字证明特朗普所说的中国为关税埋单的说法不可信 特朗普总是称,中国会为美国对鞋类和其他消费品加征关税埋单,但新数据证明这种说法不对。

美国鞋业经销商和零售商协会制作了一张图表,该协会主席马特·普雷斯特说:“它完全证明总统说中国为进口关税埋单的说法不对。关税成为进口价格的一部分,显然会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美国鞋业经销商和零售商协会估计,若加征关税实行,美国每一个家庭每年用于鞋类的开支要额外增加131.93美元。(作者凯蒂·阿贝尔,乔恒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