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亿美元IPO承诺分崩离析,Uber还能挣扎多久?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17日报道 (编译:原子核)

去年9月,包括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内的华尔街大投行向Uber的高管抛出了橄榄枝。

银行家们估计了Uber的市值,所有报告的估值几乎都徘徊在一个特定的数字上:1200亿美元。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银行家们称这一数字可以让投资者们相信,在Uber上市后,Uber是值得购买的。知情人士说,Uber的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和首席财务官Nelson Chai听取并讨论了这些报告的内容。然后,他们请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集团来协助公司上市,并有效地完成了1200亿美元的估值计划。

九个月后,Uber的价值大约是这个数字的一半。上周,这家共乘巨头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上市,此后跌至41美元左右,最后Uber的市值定为690亿美元,并正式成为为自1975年以美元计算的IPO以来损失最大的股票。

Uber的报价如何转变成一些人现在公开称为的“火车失事”,原因始于银行家们发行的1200亿美元的股票。去年公布的1200亿美元激起了人们对Uber狂热,也就是人们认为Uber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上市公司——甚至超过了Facebook,后者在2012年以高达10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但对于Khosrowshahi和Chai来说,这1200亿美元的数字将Uber的IPO进程进入管理预期的一个练习。知情人士说,一些已经以较低价格持有Uber股票的大型投资者,反对以如此高的价格购买更多的优步股票。他们对Uber的投资兴趣进一步受到Uber在拉丁美洲等地区的严重亏损和增长放缓的影响。Uber还必须应对一些不可预见的因素。

这一结果对所有参与Uber IPO的人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包括从Khosrowshahi先生和Chai先生到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美国银行等主承销商。虽然Uber从IPO中筹集到81亿美元,并为早期投资者和创始人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回报,但对于一个运输巨头来说,本应是一个高光时刻却成了一个尴尬的时刻。

这种影响的程度在一段时间内可能还不清楚,现在判断Uber最终会在市场上如何发展还为时过早。但是,正如许多其他打算今年上市的相关科技公司,包括食品快递公司Postmates和房地产公司Wework,他们将不得不在曾经火热、现在可能被Uber压制了这份热情的IPO市场之中作斗争。

“Uber今天收盘的市值为690亿美元,这是一个新的残酷现实,”Menlo Ventures的合伙人Shawn Carolan表示,该公司早些时候进行了投资。但他补充说,Uber的高管现在有“向我们展示他们所能做的事情的机会”。

Uber、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代表拒绝对此事件置评。

多年来,Uber一直是投资者的宠儿。作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它从Benchmark和GV等风险投资公司、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等共同基金公司以及软银等公司那里获取足够的资本。它的估值从2011年的6000万美元飙升至8月的760亿美元。

Khosrowshahi于2017年底成为首席执行官,Uber上市后董事会向他支付4500万美元现金和限制性股票,并为额外奖金设定了一个特别具体的估值目标。董事会在公司IPO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Khosrowshahi的薪酬协议,其中的一项条款表示如果Uber在未来五年的至少三个月内在公开市场上的估值达到1200亿美元或以上,Khosrowshahi将获得8000万至1亿美元的报酬。

这项规定为Uber设定了一个目标,那些被聘用来帮助即将上市公司的投资银行家们也被吸引到了这个目标上。就在银行对1200亿美元的问题发表演讲的几周内,这个数字被泄露了,导致硅谷和华尔街对Uber的发行所可能迎来一个黄金时代的猜测变得眼花缭乱。

到12月,Uber的IPO团队成立。在Uber,前首席财务官Chai被指控领导公开发行。摩根士丹利的明星科技银行家Michael Grimes是一位关键人物,与此同时互联网银行业务主管Kate Claassen协助他进行工作。高盛集团的团队由Gregg Lemkau、Kim Posnett和David Ludwig领导。美国银行由Neil Kell和Ric Spencer领导。

几乎立刻,打击就开始了。从Uber的业务开始,它曾经的飞速增长速度正在放缓,因为它的地域扩张似乎已经没有空间了,竞争对手在世界各地不断涌现。

其中一个增长难题与Uber最大的投资者软银集团有关。这家日本公司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用于投资各种类型的公司,并且已经向技术初创企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叫车公司滴滴和拉丁美洲的99。

2018年1月,滴滴同意收购99。软银集团和滴滴也开始将资金投向拉丁美洲的项目;软银最终创建了一个50亿美元的基金,专门用于投资拉丁美洲公司。

对于Uber来说,时机太糟糕了。拉丁美洲是其最有发展前景的地区之一,但现在竞争加剧。到今年2月,在Uber的业绩中,在拉丁美洲的损失已经开始以增长放缓的形式出现。

Uber的食品配送业务UberEats也受到了攻击。软银已经向Doordash投入了数亿美元。最近,软银向拉丁美洲的食品配送公司Rappi投资了10亿美元。Uber不得不花更多的钱与那些竞争对手作战。

软银和滴滴拒绝置评。(Uber和滴滴也拥有彼此的股份。)

据其中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增长放缓导致投资者对Uber股票的需求不温不火。这些知情人士说,一些投资者认为Uber需要降低发行价格。

一些投资者也抵制这个行为,因为他们之前曾以较低的价格投资优步。自2009年成立以来,Uber从共同基金公司、私募股权投资者和其他机构获得了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这意味着在那些传统上购买IPO股票的机构中已经广泛持有它的股票,因此IPO基本上成为一种让现有投资者购买更多股票的手段——但却是一个艰难的销售,尤其是在更高的价格的情况下。

三月份,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在北美的竞争对手Lyft上市后,Lyft在交易的第二天迅速跌破了发行价。投资者似乎对Lyft能否赚钱表示怀疑,这是因为Uber开创了一个麻烦的先例。

在四月,Uber创造一个富有前景的IPO,它告诉一些投资者可以提供在100亿美元到120亿美元的IPO价格。

在Uber内部,两位知情人士表示,公司董事会也没有就Khosrowshahi和其他高管计划如何向投资者推销公司进行说明,这种行为被称为“路演”。只有一小部分定价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包括Khosrowshahi、同时也是优步董事长的Ronald Sugar和 TPG的David Trujillo,都将重点放在了IPO上。

另一位知情人士人士说,所有董事会成员都被邀请参加定价讨论IPO的活动规划会议,定价委员会的所有材料都已提供。该人士说,一些会员比其他会员更活跃。

在4月底,Uber提出了每股44至50美元的发行价格区间,估值在800亿至910亿美元之间,低于几周前发行的1000亿美元。

公司很快就遇到了其他障碍。在Uber为其IPO定价的前一天,Lyft报告其第一季度亏损11.4亿美元,重新引发了人们对打车业务健康状况的质疑。

Uber的高管、董事会和银行家在5月9日讨论了股票销售的最终定价。据知情人士介绍,几名董事会成员希望将股价推高至每股44美元至50美元的区间。

但他们表示,摩根士丹利、高盛和其他投行一致认为,有必要下调利率。来自潜在投资者的订单清单显示,最受欢迎的投资者对较低的价格感兴趣。

最终Uber的IPO定价为每股45美元。

那天晚上,Khosrowshahi和他的管理团队聚集在曼哈顿中央公园以东几个街区的一家米其林星级餐厅,也就是在摩根士丹利主持的“定价晚宴”上。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的气氛很乐观。

但第二天早上,这种情绪改变了。Uber的高管们来到纽约证券交易所,Uber正在那里上市。在第一次交易之前,排列在交易所地板上的监视器显示了Uber的股价可能会下跌——45美元,44美元,最后以42美元开盘。

剩下的一天就好了一点。Uber的股价从未涨到接近45美元的发行价。据知情人士透露,作为负责帮助Uber股票交易的所谓稳定机构,摩根士丹利采取了一些行动来支持Uber股票。然而,到当天结束时,标准普尔500指数收盘上涨,Uber的股票仍然下跌。

周三,Uber收于41.29美元,比发行价低8%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