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上网的重刑犯,都在这家相亲网站充了会员

创投圈大小事,你都能尽在掌握

腾讯创业 | ID:qqchuangye

越来越多的女孩正在通过向监狱发送漫无边际的情书——哪怕这个挨千刀的下个月就要被枪毙。

作者/ 公路商店

来源 / 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

科罗拉多州韦尔德监狱,谋杀怀孕妻子和两个女儿的Chris Watts正等待自己的审判结果。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最先到达的不是法院判决,而是六十多封情书。

姑娘们在新闻里看到了Chris不修边幅的胡渣和剧烈后退的发际线之后无法自拔,决定给这个陌生的杀人犯暗送秋波。

她们复制了给中学初恋写情书时的懵懂和天真,很多人附上了个人照片甚至现金:

来自布鲁克林的Tatiana附上了自己的比基尼照片,她写到:“我哥也坐过牢,他告诉我在监狱里收到信件会很开心。Chris ,希望你的脸上露出笑容,我在监狱外面等你。”

这个叫Candace的姑娘用一个手绘的爱心来结束了她冗长的表白,她写道:“如果你能回信,我将是最幸福的女孩。”

甚至还有跨洋情书送来,澳大利亚的Kate写道:“你有一张我见过的最善良的面容......虽然我不曾和你相识,但我不想让你孤单”

沉迷即时网络社交的现代人早已感受不到写情书时的羞涩、谨慎和小鹿乱撞,有人辗转于各色网友的床榻,不等事后烟抽完便相互拉黑;也有人从网恋到分手,连对方的真实性别都搞不清楚。

于是人们时常感叹人际关系正变得脆弱、功利和急躁。

感叹的人或许不知道,越来越多的女孩正在通过向监狱发送漫无边际的情书让社交境况返璞归真——从前的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哪怕这个挨千刀的下个月就要被枪毙。

虚幻的高潮往往受制于现实的瓶颈,为了找到心仪的囚犯,姑娘们还得依靠万能的互联网。

有29个网站专门提供给囚犯当笔友的服务,渴望获得一场监狱虐恋的姑娘可以在上面挑选有眼缘的囚犯,寄出代表爱的明信片。

“爱上一个囚犯”网

囚犯笔友网站已成为服刑人员寻找配偶的主要手段,每年有数百名女性通过这些网站与监狱中的囚犯结婚。

别说上网,大部分饱受社会唾弃的重刑犯连探视都得不到,以毒品、走私和暴力案件重灾区佛罗里达为例,囚犯们在服刑期间平均得到的探视次数是2次。

——海量的情书正中这些无处排遣寂寞的社会大哥们的下怀,物理的铁链禁锢不了他们毫无边际的企图心,上不了网的囚犯们纷纷在笔友网站充钱上墙。

无论是偷鸡摸狗的小毛贼,还是谈之色变的德州电锯杀人狂,都可以拥有一个个人主页

如今都是先翻完朋友圈再决定如何开口,一张精心展示的照片往往是一场通宵聊骚的开始。

使用笔友网站的囚犯们自然也深谙此道,证件照和卡通头像注定被姑娘冷漠。如果刚进监狱的新鸟捧上两根带着腋毛味的香烟,资深监狱恋爱达人便会传授秘诀。

他们的照片常有着迷人姿势:衬衫袖子卷起来,胸肌伸展开;没身材的会选择贴入狱前的靓照,伪装成包裹在西装、牛仔或者嘻哈服装下的正派男士;还有些人晒和机车的合影,来展示漫无边际的浪子心。

没有靠谱照片的哥们还能在个人简介上多下功夫,让不慎误点进主页的姑娘挪不开眼。

洛杉矶死囚Paul Watkins的资料照片有些严肃,但这似乎是他的计谋,因为他写着:“我为没有提供微笑照片而道歉,但我向您保证,我将给您带来数千次的微笑和价值百万笑声的快乐友谊......”

佛罗里达死囚William Leonard自称监狱作家、一个艺术家和诗人:“有时候我觉得我是被上帝遗忘的人类,我是如此的孤独,连太阳都不愿意把我融化......”

加州死囚Lanell Harris大概是曾轶可的歌迷:“作为一个狮子座,我的寂寞惊心动魄”

在照片和修辞上绞尽脑汁的美国重刑犯们并不羞于表达内心世界。他们直截了当地表明喜欢漂亮女人,并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罪行会吓着姑娘们

这个B杯的毒贩子毫不避讳自己的审美需求——“我希望能引起wonderful woman们的注意。想给我写信,请附上照片。”

如果不幸身陷囹圄,又不拥有肌肉、品味和文采,囚犯们还能选择充值会员,他们拼命美化自己的互联网自留地,装点他们最后的自由

Christopher已经在监狱里呆了22年,他只在监狱的电视里看过别人上网的样子。但这并不妨碍有54949个姑娘访问了他的主页,并收听了他的BGM——MJ的《you are not alone》。

只需10美元,囚犯就可以拥有个人主页,但充值才能变得更强,VIP意味着优先展示、照片p图、以及文案优化服务,这样能收到更多的情书。这就像渴望qq空间被姑娘们多踩踩的葬爱骚年,都会选择充值黄钻贵族。

不过价值一年65美刀的vip服务里并不包含背景音乐,Christopher的《you are not alone》价值一年10美元。

一些网站甚至还开通了博客功能,造成监狱里还能网上冲浪的错觉

入狱时间:2013

出狱时间:2073

罪名:一级谋杀

如果没有这样必须公开的“犯罪情况”一栏,几乎感觉不到这和正常社交网站有啥区别

这些网站靠着扎实的用户体验在监狱口口相传,不屑一顾的囚犯们都会因为别人塞满情书的抽屉而后悔到整夜难眠。第二天一早,这些家伙就会跑到监狱的收发室,把自己的个人资料传真给情书网站。

在这些网站里,姑娘们可以按照性别、年龄种族、宗教甚至犯罪程度来精确定位心仪的bad guy

(原网页为英文,由谷歌网页插件翻译)

一些情书网站纯粹为爱发电,把收入的大部分都捐给了慈善机构。但囚犯们旺盛的交友需求让爱情变成了互联网金元游戏。

囚犯相亲早已发展成了一个价值数亿的市场,最大的网站能有超过一万个囚犯入驻。

meet-an-inmate.com的创始人Bischke坦言“做囚犯笔友业务就是为了赚钱”。他的网站现在平均每天有3,000名访问者和70,000浏览量。

(原网页为英文,由谷歌网页插件翻译)

gayprisonersusa.com

除了社会大哥们,女性和LGBT囚犯群体也能在这场监狱相亲的网络大潮中找寻自己的真爱

这可能是最接近柏拉图式的爱情模式,一头是获刑300年的不法之徒、一头是千里之外的痴情妇女,他们的爱情里剔除了复杂的肉体纠缠,属于纯粹精神的体验。

不止一个女孩把监狱虐恋写成书籍。Aimee Hughes把和被关了13年的监狱男友之间的往来信件集结成书,全景展现了只存在于纸笔和精神层面的爱情浮沉。

在亚马逊的评论区,读者们给这本书打到了4.7星的高分,他们表示,Aimee的爱情着实令人心碎,甚至想要保护她、为她祈祷。

一段恋爱关系塑造的往往是双方的人生,女孩在网站上打开囚犯主页的那一刻,双方的命运都因此而波动。

对部分囚犯来说,情书能重新定义人生下半场,Octavio Salgado曾是笃信丛林法则的街头dealer,直到他遇到了真命天女Monica Valdez,这个善良的工程师姑娘让他6年的铁窗生涯变得五彩斑斓。

出狱之后, Salgado搬到了姑娘隔壁,他摒弃了道上的哥们,成为了一名兢兢业业的建筑工人。

“我在监狱里收到第一封来信的的时候,没想到这将改变我的一生。”

相亲网站们使劲宣传这些案例,用来证明他们75%的匹配成功率。他们对用户和媒体表示,自己的生意对社会有着重大意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钻研登陆火星的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