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漂亮女儿患重症急需救命钱 父亲:别说卖血 要命都行

“别说卖血,那我的命换钱都行,不管怎样只要能挣钱给女儿看病,我都愿意干,我要救我闺女!”李秋风满含眼泪的对病房里的人说。而旁边病床上躺着的小女孩叫思宁,苍白漂亮的小脸上却流露出令人心碎的表情,她轻轻拉着母亲的手虚弱的说:“妈妈… 我…我不疼了…咱们回家吧。”她说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爸爸去做傻事。

思宁来自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她其实是个爱笑的孩子,笑起来很甜,也因为她的笑,周围的人们也很喜欢她。说起女儿,妈妈刘立立忍不住的哭了:“宁宁从小就很乖巧,别看她不大,可会照顾人。”刘丽丽说思宁更像是一个大孩子,会照顾6岁的弟弟,会常常给患有哮喘的妈妈捶背,也经常会给打工的爸爸洗衣服,女儿仿佛就是他们家中的小天使。只要想起来这些,两口子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觉得女儿一定是老天给他们最好的礼物,让他们这个贫穷的家庭充满了幸福。

可是这种幸福还没有享受多久,噩梦就降临了。去年8月开始,思宁开始腰疼,刚开始夫妻俩没有在意,可是后来越来越严重,甚至疼的直不起腰在地上打滚。“妈妈,妈妈,我好疼,好疼啊”思宁经常哭喊。9月5日他们带着女儿来到吉林医大,做了骨穿腰穿检查。一纸检查结果让夫妻俩久久不能接受,淋巴细胞白细胞急淋B型, 听到这个结果,当时他们真的懵了…犹如被雷劈了一般的。

“李先生,您不要担心,这种病的治愈率很高,只是花费的金额…”后面的话思宁父亲已经听不到了,脑海中只有治愈率很高这5个字,“救,看看能不能卖血,家里能卖的我都卖,不管怎样,我要救我闺女……”李秋风有些接近疯狂,因为医生说初期的治疗最低预计50万。50万!他知道50万对他们这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一家人所有的经济来源不过是李秋风每个月打工的3000块钱工资而已。

一家人只好到处借钱,东拼西凑借了12万。可这些钱对于白血病的治疗来说,还差得很远很远,经过12天的治疗就已经花的所剩无几,后期的治疗,还需要40万左右。父亲刘某因为要照顾孩子,已经不能工作,唯一的收入来源也没有了,这个家顿时陷入了一种无底的深渊。

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夫妻俩在医院对面租了一间12平米的小房子,每天3餐给孩子做好送来,一切孩子的东西,他们都尽心尽力的操心着。思宁用的东西, 都要一遍一遍消毒,不敢让别人照顾,生怕有个不周到出什么问题。

现在懂事的小思宁一点都不怕,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还有爱她的家人,他们永远都在身边。 “妈妈,等我长大以后,也要做个医生,不想让身边这么多小朋友受罪。”女儿常常这样对他们说。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小脸,父亲李秋风忍不住抽噎起来。想起从前,他们从来都没有带孩子去过游乐园,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很多的遗憾。

“女儿,你要撑下去,让爸爸带着你,一件一件去帮愿望完成…”李秋风介绍说目前思宁总共需要16次化疗,进行到第9次化疗,后期至少还需要大约40万左右的化疗费用,说到钱的事,拥有一副铮铮铁骨的汉子也不得不低下头去。截止笔者发稿,李秋风终于在医院附近找了一份杂工干,他想尽可能的挣点一家人的生活费。

如果您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拯救白血微笑天使。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 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拯救白血微笑天使。( 图/ 文/ 张竹汐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 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