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给内地客人接种“水货疫苗”?卫生署:正追查水货疫苗源头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贾天荣

近几年,九价HPV疫苗成为一款疫苗“网红”,常常出一针难求的情况。在内地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很多人选择就近去香港接种疫苗。近期香港大公报曝光,香港有诊所为内地客人接种“水货疫苗”。

针对此事,5月17日,香港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和葛珮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两周接到500宗关于HPV疫苗的投诉,卫生署调查发现部分诊所有足够的疫苗储存设备,但是引入疫苗量与服务客户的疫苗接种数量不成正比,怀疑有水货疫苗存在的可能,目前正在追查相关疫苗源头。对于接种者有没有办法去商讨赔偿,葛珮帆说,“卫生署说没办法负责。”

葛珮帆介绍,有经营者在有组织地从微信群招揽生意,声称经他们登记可保证打上HPV九价疫苗,并不断向顾客强调该款疫苗全球断货,从中牟取高额利润。“他们收的银码(金额)也比香港人高很多。香港人在香港打(HPV九价疫苗)大概是3000多港元(约合2644人民币)打完三剂,而在我们接到的投诉中,有接种者称(自己花费了)7000多元到9000多元人民币不等,而且需要预付款。”

“很多大陆人去打针,都会选择中介。”曾赴港接种过HPV九价疫苗的潘女士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自己身边的朋友就通过找中介的方式预约过HPV九价疫苗。对方称不仅可以帮她订好酒店,甚至还能约到最快的打针时间,保证其能在半年内打完。“就香港本地都有很多发传单的,说可以帮助介绍打HPV疫苗之类的。”

近几年,赴港接种九价HPV疫苗已经成为“热潮”,潘女士告诉记者,大陆赴港接种疫苗的人很多,常常供不应求,自己于2017年年中预约的HPV,第一针就排到了2018年2月。

2018年4月,国家药监局批准九价HPV疫苗上市,九价HPV仍一针难求。潘女士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即使大陆引进了HPV九价疫苗,好多人排不上号,还是会选择去香港打。

据《北京商报》报道,供需不匹配的源头还要追溯到九价HPV疫苗的全球唯一生产商默沙东。随着九价疫苗在中国内地上市,需求量呈现井喷。目前我国获批的九价HPV疫苗只有30.5万多支,相当于只能给10万人接种。

根据国家统计局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汇总数据来分析,中国宫颈癌疫苗适龄群体分为三个阶段:9-26岁女性群体1.72亿人;27-45岁女性群体2.08亿人;9-26岁男性群体1.84亿人。曾有媒体预估,HPV疫苗的中国市场,将达到2000亿元(国内9-25岁适龄女性全部接种),十万人的接种量与此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因为适龄群体的庞大,考虑到供不应求的状况,虽然接种对于预防男性生殖器相关性病有一定作用,但考虑到投入收益比,内地可接种HPV九价疫苗的人群被限制为16岁-26岁的女性,尚未推荐男性接种疫苗。也正因如此,更多人选择了去香港接种HPV。

此前香港大公报曝光,香港有诊所为内地客人接种“水货疫苗”。据大公报报道,大公报记者目睹一名医生以“闪电手”撕包装,为客人接种水货HPV九价疫苗,短短一小时内已有十多名客人等待接种,诊所只收现金或由中介先行收费,一天生意额估计高达二十万元。

事情发生后,HPV九价疫苗全球唯一生产商——美国默沙東公司早前发表声明称,公司及其指定的经销商从未给“环亚体检集团”提供过九价疫苗。据港媒报道,5月10日起,越来越多的内地消费者前往环亚体检讨要说法,诊所门前挤得水泄不通,一度排起长龙。

对此,蒋丽芸在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投诉中提到的诊所或者医疗中心,香港卫生署进行了调查,目前仍在调查过程当中,详细情况暂时不便对外透露。同时,蒋丽芸指出,目前卫生署还未搜查到未经注册的疫苗。“现在主要是搜查源头,跟进中间环节有无违法。”蒋丽芸说。

对于已接种一或两剂HPV九价疫苗的接种者,蒋丽芸转达卫生署建议称,可以寻找信誉好、规模大的诊所接种剩余针剂。厂家方面还会有新货继续供应香港本地市场,如果有接种者怀疑疫苗来路不明,应及时向卫生署举报。

蒋丽芸表示,香港卫生署注意到,在香港,类似的医疗中心、体检中心“开到如雨后春笋”,因此立法会已经通过条例专门来监管该类医疗机构。香港卫生署也承诺未来将会形成比较完善的监管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