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幼儿园将迎“大洗牌”,转型“普惠”出路在哪?

“通过走访调研可以看到,随着政策的不断清晰,2019年开始出现了一些民办园回流现象,有些孩子从公办园转到民办园。”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原常务理事、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婴幼儿启蒙教育专家委员会专家朱建新在接受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论是今年两会,还是新《民促法》的修订,都能看出国家在鼓励民办学前教育的发展。

但朱建新表示,做民办普惠园也存在风险,没有孩子入园,照样面临着经营不下去的问题。所以,降费不能降质,还是要靠自身的优势去吸引孩子和家长,否则,一样会被市场淘汰。

资料图。图据视觉中国

普惠园建设大力推进,民办园面临“洗牌”

不久前,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介绍北京市推进学前教育普及普惠发展的经验时表示,要逐步实现公办民办普惠性幼儿园“质量标准统一、价格标准统一、补助标准统一、教师待遇统一”,全面构建普及普惠安全优质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朱建新告诉未来网(教育公众号:newsk618)记者,北京市教委提出的这“四个统一”对全国都有借鉴意义。“这特别符合广大家长的共同需求,能让更多的老百姓感觉到,孩子上幼儿园不用区分公办、民办,只要是离家近、优质、还便宜的,都可以放心去上,这就是设立普惠的意义。所以当达到这四个‘统一’的时候,就切实能让更多的老百姓提高对学前教育的满意度,目前我国在这个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他还表示,随着政策的不断清晰,出现了两种现象,一是幼儿园的普惠性不断提高,二是从今年开始也出现了一些民办园回流现象,即有些孩子从公办园转到民办园。

“有的家长认为公办园设施条件好,高大上还便宜,但可能去了之后发现并不是他想要的,想去民办园,又顾虑价格太高。如今,大力推进普惠园建设,民办园的价格降下来了,家长可能就会再精挑细选一家合适的民办园去上。”因此,朱建新认为,民办园这两年可能要经历一个洗牌阶段,优者留下,劣者淘汰。相信办园者不忘教育初心,方能得始终。

但是,办园者如何才能在普惠的大环境下赢得稳定持续的发展?

普华永道中国北方区教育行业主管合伙人程明接受在未来网(教育公众号:newsk618)记者采访时表示,普惠制幼儿园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幼儿园教育资源不均衡、入园贵、入园难的问题。普惠制幼儿园并非以营利性为目的,因此单家幼儿园的盈利不会很高。但是,未来普惠制幼儿园仍可以通过教学品质和口碑的提升来吸引更多的家长和学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扩大学生规模,形成集团化和品牌化效应,以增加普惠制幼儿园的收入,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

而且,如今人们对于品牌的要求越来越高,资本方也更加关注品牌的价值,靠品质与口碑提升品牌价值才是长久之计。

“此外,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普惠性幼儿园如果能做好标准化的设计和管控,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引入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实现智能化管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幼儿园的经营成本,提升幼儿园的经营效率,提升普惠幼儿园的利润空间。”程明说。

做“普惠”,降费不能降质

朱建新表示,要想在“普惠”的大条件下办好幼儿园,需要考虑五个方面,即法、势、道、术、度。“首先,‘法’就是要考虑法律法规,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去研读国家的法律法规。其次,要看到学前教育大的发展趋势,在大趋势下,要明白现在做的事一定要为之后3、5年的规划目标去做准备。另外,学前教育的出发点是让更多3到6岁的孩子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而不是为更多的办园者牟取利益,办园者一定要在这样一个目标下去认识。如果认为自身适应不了这个形势,尽早退出为好。”

而关于“道”,朱建新表示,要懂得中国学前教育接下来的发展规律,在这个规律下,就谈到了“术”。如在学前教育的发展规律下,要想取得成功需要不断学习修炼专业技能和管理方法等。最后一个字“度”,则是要把握好尺度。“因为学前教育不仅是一个单纯的职业,而是要把它当作事业,甚至当命业来做,那就要考虑学前教育和你的天赋、兴趣、规划是不是相符合的,能不能作为你的终身事业?”

在朱建新看来,不论是办园者还是老师,能真正把这项事业做好的,一定是非常喜欢学前教育的。“这项事业需要有一批钟爱它的有识之士。”

此外,他还指出,“普惠”也是有国家标准的,只有符合国家标准才能办,而不是只要办普惠园就一定能得到国家的补贴,一定能经营顺利,万无一失。“普惠园本身也存在竞争,通过走访调查我们发现,许多社区可能有好几家幼儿园,家长为什么选择你的幼儿园?这也是每个办园者需要下功夫考虑的一个问题。”

他强调,做民办普惠园也存在经营风险,没有孩子入园,照样面临着经营不下去的问题。所以,降费不能降质,还是要靠自身的优势去吸引孩子和家长,否则一样会被市场淘汰。

来源:未来网 作者:刘文静 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