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白马股现“存贷双高”,交易所21问暗示财务造假

文/枫年

来源/梧桐树下V

5月14日,三安光电(600703)收到年报问询函。在问询函里,交易所一共提到了21个问题,对三安光电的货币资金、存货、应收账款、应收票据、研发支出资本化、其他非流动资产、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其他应付款、预付账款、营业收入及毛利率、客户及供应商、产能产量、分板块业务、政府补助、递延收益、股权转让等财务问题逐个进行了问询。基本已全部涵盖了三安光电财务报表主要项目。可见,三安光电的2018年年报,交易所觉得问题很多。

而在2018年12月22日,本公众号就曾对三安光电进行过分析

《三安光电业绩“含水量”分析》

,指出三安光电的业绩含有大量的“水分”。

结合年报和问询函来看,三安光电除了业绩水分,还有其他更多的问题。

一、“离奇”的其他业务收入

三安光电全称三安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Ⅲ-Ⅴ族化合物半导体材料的研发与应用,主要产品包含LED芯片、LED特殊应用和第二代、第三代半导体芯片。主要用于照明、显示、背光、农业、医疗、微波射频、激光通讯、功率器件、光通讯、感应传感等领域。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2008年7月,三安光电借壳*ST天颐完成上市。

2018年,三安光电实现营业收入83.64亿,同比下降0.35%,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22.48亿,同比下降15.28%。——近6年来业绩首次下滑。

而公司业绩整体下降的前提下,三安光电的其他业务却逆势大涨。

三安光电的其他业务包括两部分——1.材料、废料销售,2.租金、物业、服务、利息收入。2018年,三安光电其他业务实现收入16.31亿,同比增长20.96%;其他业务毛利率达到76.16%,同比增加9.37个百分点;实现毛利额12.42亿,同比增长37.85%

结合三安光电的主营业务和其他业务来看,他业务更是显得“与众不同”

近三年来,主营业务芯片、LED产品收入上下波动,占公司总收入比持续下降,而作为其他业务的材料、废料销售,收入却持续大涨,在总收入的比重也是不断攀升。

细看这一其他业务,材料、废料销售包括了两部分内容。1.材料销售,可以近似类比为贸易业务;2.废料销售,可以近似类比为卖废品。——安光电靠着贸易业务和卖废品,一年可以实现14.19亿的收入,为公司总收入贡献16.97%

不仅如此,材料、废料销售规模的持续大幅增长,还伴随着极高的毛利率。

作为其他业务收入的材料、废料销售,其毛利率远超过主营业务和综合毛利率。近三年毛利率持续保持在75%以上。可以看出,材料、废料销售业务的毛利率提升了公司综合毛利率。

让人不禁要思考——材料、废料销售(贸易业务和卖废品)是有何种“特异功能”能够拥有超高毛利?

在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对此进行了详细问询,指出三安光电材料、废料销售业务收入高、毛利率高,而公司的同行上市公司却没有此项业务。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材料、废料销售业务与主营业务相关与必要性;(2)与同行存在差异的原因,并结合其商业模式、销售政策、收入确认等情况,解释对应的会计处理及考虑;(3)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金属贸易业务是否存在资金、业务往来。

不知道,三安光电又将如何来解释此项“离奇”的业务。

二、3问赊销

三安光电近几年来,业绩表现良好,持续保持上涨。与此同时,其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也不断的水涨船高。

2018年,三安光电实现营业收入83.64亿,而当期末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则高达50.99亿,占收入比重60.96%。2018年,三安光电的欠款规模创新高,欠款占收入比也是达到了近5年的峰值。

大规模的赊欠,引来了交易所的问询。而问询函里,连续3个问题都与此相关。

3问赊销情况,足以见得交易所对三安光电应收账款、应收票据的疑问和关注。

跟三安光电的同行相比,其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明显偏低。

而从近几年应收账款核销情况来看,三安光电的应收账款后续回收状况并不好——

2015年,核销应收账款285.76万元。

2016年,核销应收账款813.54万元。

2017年,核销应收账款1163.65万元。

2018年,核销应收账款4185.14万元。

2015-2018年,三安光电每年都在核销应收账款,核销的金额也持续增长。2018年,三安光电核销应收账款4185.14万元,已经远超过以前期间。足以见得,三安光电的应收账款回收情况不佳。

而在此情况下,公司依然保持远低于同行的坏账准备计提标准,明显存在过度乐观、低估可能存在的坏账。

而更大的可能是,利用较低的坏账准备计提标准,在操纵公司的业绩。

三、在建工程异常,慢工出细活?

2018年末,三安光电在建工程余额27.34亿,占总资产比重8.88%,似乎算不上太重要的资产项目。

然而其在建工程在近几年的变动情况,却十分惹人关注。

从2015年开始,三安光电开始大修大建,在建工程规模大增。而自此之后,在建工程便持续保持在20多亿的规模——究竟是什么工程,要修这么久,果真是慢工出细活?

从2018年末27.34亿的在建工程出发,笔者整理了三安光电主要在建工程的进展情况。

如上表所示,目前三安光电在建的8个项目中,除开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为2018年新建以外,有7个项目的建设期都已经超过了5年。其中,安徽三安光电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厦门市三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设备扩产及改造项目、天津三安光电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3个项目,在2014年末的累计投入已经接近90%,5年时间过去了,工程依然没有完工

对于工程进度,在年报中三安光电只是简单的解释为逐步生产运营,但仍有在建项目,这样的答案明显不能说服人。

对此,交易所的问询函非常直接的问——是否存在延迟转固的情形,相关处理是否存在不当调节利润的动机。

然而,2018年开始新建的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却有着“非”一般的速度。

而这个项目,从2018年开始建设,到2018年末,工程投入仅为8.23亿,占总投资比重2.47%。却在2019年就将开始投产。让人不禁联想,其他的7个项目都被三安光电遗忘了吗?

而相比之下,三安光电的同行们在工程建设上的速度要好很多。

可见,工程进度缓慢应该不是行业的共性问题,更多的是三安光电自己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三安光电恐怕很难自圆其说。

四、或现大股东占用资金

康美药业(600518)、康得新(002450)大股东占用资金一事引发了市场对“存贷双高”公司的关注。而三安光电似乎也蹭上了“存贷双高”这一热点。

如上图所示,2014年三安光电存贷规模相当,之后贷款规模持续下降,到2017年末,存贷规模47.40亿,贷款规模9.42亿,相比比较合理。

然而,2018年末,存贷情况发生了变化。在货币资金为44.06亿的情况下,公司的金融负债为34.60亿。而金融负债相比上年的9.42亿,大幅度的增长。正是市场最为关注的存贷双高。

年报显示,三安光电2018年新增短期借款29亿(2017年末为0),成为了金融负债大幅增长的原因。

如上表所示,在2018年下半年,三安光电及其下属子公司厦门三安光电陆续在各大银行进行短期贷款。共计贷款10次,合计贷款金额29亿。

对于贷款资金用途,三安光电并未对其原因进行解释,十分异常。

而这突如其来的大量贷款和期末的存贷双高,引来了交易所的关注,多次询问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占用资金。

1.货币资金。其中:(4)明确是否存在在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旗下控制的机构存放资金的情况,如是,说明具体情况,包括利率水平、存放期限、实际使用情况等,并说明是否存在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5)请公司核实,否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的情况,是否存在货币资金被他方实际使用的情况,是否存在潜在的合同安排以及是否存在潜在的限制用途,相关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

7. 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年报显示,公司预付工程、设备款等期末余额为 20.12 亿元,较期初 4.20 亿元大幅增加。请公司补充说明预付工程、设备款的具体明细、用途、去向及交易对手方是否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相关资金是否最终流向关联方,对应的工程项目及相关投入情况,分析公司报告期内新增大额预付工程设备款的合理。请会计师对上述问题核查并发表意见。

11. 关于预付款项。年报披露,公司预付款项期末余额 6.66 亿元,较上期增加比例达到 111.04%,公司解释系预付材料款增加所致。请公司补充披露:(1)报告期内新增预付款项的对象、金额和具体用途,并明确预付对象与公司的关联关系,相关资金是否最终流向关联方;(2)按预付款项的用途披露预付账款的构成情况,并分析说明预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

12.请公司核查目前库存资金状况、并全面梳理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往情况及担保情况。请说明公司近三年直接或间接流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金金额、款项质,说明是否存在资金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违规担保,以及上市公司利益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侵占的情形。请会计师对上述问题逐项核查并发表意见,说明履行的审计程序是否审慎、充分。

13.关于材料、废料销售业务。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材料、废料销售实现收入 14.19 亿元,毛利率高达 81.68%,比上年增加6.15%,拉升了公司整体毛利率,但同行华灿光电等可比上市公司并未开展上述业务。请公司补充披露:(1)材料、废料销售业务与主营业务相关与必要;(2)与同行存在差异的原因,并结合其商业模式、销售策、收入确认等情况,解释对应的会计处理及考虑;(3)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金属贸易业务是否存在资金、业务往来。请会计师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如上所示,在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反复提到——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证明了,三安光电的种种迹象已经引起怀疑,可能存在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形。

五、存货异常,跌价准备计提不足

2018年末,三安光电拥有存货26.80亿,同比增加8.89亿,增幅达到了49.64%。存货周转率也从2017年的2.90骤降至2018年的2.07。

存货大幅增加主要来自于库存商品。

而这大幅增加的库存商品,暴露出更多的异常。

年报显示,2018年三安光电实现LED芯片销量8,384.71亿片,确认LED芯片营业成本42.36亿。据此计算,2018年末,三安光电LED芯片的成本为0.0051元/片。

而2018年末,三安光电LED芯片的库存量为2310.81亿片,据此计算,其期末库存金额应该为11.67亿,而报表显示的库存商品余额却为17.68亿!竟然出现了高达6个亿的差异!

为何会出现计算的库存价值与账面库存价值如此大的差异,笔者想到了如下两方面原因:

1.产品销售有季节性,全年成本波动较大,因此全年加权成本不能代表当前成本。

——此说法也许存在,但是面对高达6个亿的差异,这样的解释站不住脚。

2.公司的期末库存存在以前年度的剩余,毕竟三安光电近几年来期末库存不断增加,以前期间的生产成本高,留存到2018年,自然拉高了整体的库存金额。

——此说法或有一定道理,却暴露了另一个问题,库存积压时间过长,其跌价的可能性就越大。对此,公司是否计提了足额的减值准备,而这些库存又是否还真正具有价值。

而所有的原因都对应一个事实——公司的库存商品跌价准备计提不足!!

在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提到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存货的构成、价格变动、存货期限和后续需求变化情况等,分析公司存货准备计提的充分性。

由此可见,公司存在少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从而操纵利润的可能性,更大的问题是,公司的库存究竟值多少钱,究竟何时能卖出去,恐怕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早在2018年12月,三安光电就因大规模关联交易受到媒体质疑,如今来自交易所的年报问询函,用21个问题间接表明——三安光电存在严重的财务问题。交易所要求三安光电在5月22日之前对21个问题进行详细解释,不知道4天之后公司交出的答卷,是会打消市场的疑虑和猜疑,还是印证交易所提到的问题,值得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