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巨震:14年来首现季度亏损 市值蒸发600亿高管蹊跷离职

一季度净亏损3.27亿元。

近日,百度发布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百度一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41.23亿元(约合35.94亿美元),同比增长15%,市场预期242.7亿元;剔除分拆业务对收入的影响,同比增长21%。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人民币66.94亿元转亏。

这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第一份季度亏损财报。北京时间5月17日晚间,美股开盘百度一度暴跌逾16%,股价创3年半新低,市值蒸发约8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总市值一度被3552亿港元(约合452亿美元)的美团点评超越。

财报发布同时,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宣布辞职。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李彦宏表示这一人事调整是出于“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向海龙是一手缔造百度“竞价排名”的老臣,曾被视为公司“二号人物”,其负责的搜索业务一直以来是百度核心收入的来源,搜索业务也被视为“护城河”。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间财经表示,百度此次举动是壮士断腕,要降低搜索业务比重。向海龙所代表的搜索业务是传统业务,而且近几年的表现并不亮眼,还出现了几起恶性事件。向海龙的离开,可能会成为百度向人工智能、信息流等方向彻底转型的一个信号。

营收成本大增

过去数年,百度的营收主要分为线上营销收入和其他收入两大块,线上营销收入来自百度最为重要的广告业务。早在2014年,线上营销收入占百度总收入的比例高达99%。这个占比,到2018年才因为百度在AI、云业务等方面的发力,降至80%。从这个角度讲,把百度看做一家广告公司,并不为过。

中国日报网评论百度第一季度财报称,“观察同一时期发布财报的这些公司,也都能或多或少的看到经济调整期给企业营收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

财报显示,第一季度,百度网络营销收入为21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广告收入仅上升2.8%,增速大大放缓;和2018Q4相比,下降了16.7%。

同期,腾讯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达到133.77亿元,同比增长25%,但环比减少21.5%。其中主要支撑增长的是“社交及其他广告”,即微信朋友圈、小程序、QQ看点等广告收入,达到98.98亿元,同比上升34%。但据国信证券的研报,这种增长显著低于市场预期。在网易于5月16日公布的2019年Q1季报中,广告业务出现了下滑,净营收仅为4.3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1%。

增长放缓的同时,百度的成本却大幅增加。财报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百度销售等支出比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

百度在财报中称,第一季度出现亏损主要缘于营收成本大幅增加,内容成本为人民币62亿元,同比增长47%。主要由于爱奇艺内容成本增加,以及对百家号信息流内容的投资。流量获取成本为人民币3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带宽成本为人民币2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9%。其他营收成本为人民币3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5%。

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6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93%,主要由于渠道和推广营销活动增加,包括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的营销推广,以及员工相关支出增加。研发支出为人民币4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6%,主要由于员工相关支出的增长。

仅是以上所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的营销推广”,春节期间“百度电子钱包”就发出了19亿元的红包。

进入“信息流时代”?

就在不久前,向海龙还参加了行业联盟峰会并公开演讲。这场突如其来的辞职,是否向海龙为百度搜索公司业绩下滑负责所致?

百度第一季财报显示, 向海龙所负责的“百度核心”业务(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组合)营收为人民币175亿元(约合26亿美元),在百度第一季总营收中的占比为72.5%,同比增长8%;运营利润为人民币11亿元(约合1.63亿美元),同比大降81%。

向海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自己离开百度“就是正常离职”。但凤凰网财经消息称,一位百度内部人士表示,向海龙离职事发突然,前后沟通周期只有半个月,百度给了一些补偿,但金额不详。向海龙并未充分做好创业或者投资的准备。另一位百度员工也表示,向海龙属于“被动离职”,是被公司高层要求离职的。

百度披露的公开信息显示,接替向海龙高级副总裁职务的沈抖,仅进入百度五年时间便于2017年5月成功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手机百度和Feed事业部,主要产品包括手机百度以及百度Feed流、百家号、百度新闻、手机浏览器、Hao123等。

而财经天下周刊报道称,据内部人士透露,上任百度公司副总裁后,沈抖似乎如鱼得水。今年年初,百度对沈抖等三位副总裁进行轮岗调整,沈抖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李彦宏希望沈抖带领团队充分发挥“搜索和信息流”双引擎的优势,打造“一超多强”的移动产品矩阵,持续建设健康、繁荣的百度内容生态。仅仅过去2个月,百度信息流日活用户超过1亿,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提升200%。

一边是向海龙负责搜索业务的营收增长8%、运营利润大降81%,一边是沈抖的信息流业务的广告收入提升200%,对比一目了然。丁道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其实百度这几年一直在尝试转型,但就目前来看,效果还是不够明显。

2014年,百度开始发力O2O业务,但目前来看,并未获得显著效果。2015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到来,百度却一直未能找到业务增长点。2016年接连爆发血友病吧被卖、魏则西事件,让百度所依赖的搜索业务成为众矢之的,转型需求更为迫切。

2017年,陆奇入局百度,描绘百度的人工智能蓝图,资本市场一度上扬,百度市值涨至千亿美元。但随着百度抛弃陆奇路线,资本溢价蒸发,去年的5月18日陆奇也随即黯然离场。 (北京时间财经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