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港剧,每一集都想吹爆!

为了不在人海中失联,请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港剧年年追,但好的却不多,能火到出圈(且没有烂尾)的更是寥寥无几。

个中原因,被提及最多的,是人们对“传统TVB风格”的倦怠。

这种风格曾经让港剧火遍亚洲,但现在,它也成为港剧的桎梏。

这几年收获了不错口碑的港剧也在佐证这一点,不论是剧情,细节抑或是拍摄方式,它们总在跳出窠臼,反传统港剧的套路。

2016年Viu TV根据香港作家南方舞厅的原著,进行改编,推出了剧集《玛嘉烈与大卫·绿豆》。

作为一部讲爱情的港剧,它太不一样了,没有过往编剧为男女主角刻意设置的惊涛骇浪,没有家族恩怨,没有恶匪行凶,整部剧都在讲一对都市男女相爱过程中那些芝麻绿豆的小事,细腻又写实。

再加上很有文艺气息的台词,清冷干净的画面,和大胆的摄影构图,让整部剧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感觉。

这部剧最终在豆瓣上有超过14000人打分的情况下,拿到了8.9分,可以说是近几年港剧翘楚了。

今年,也有一部类似的港剧上线。同样根据小说改编而来,同样围绕都市男女做文章,同样锐意出新,同样口碑不错,它就是——

《向西闻记》

这部剧被划为“IIB级”,即青少年及儿童不宜观看类型,从片名中展露的咸湿也能大致猜到,这是一部尺度颇大的剧。

但重口味和大尺度不是这部剧拿到豆瓣8.3高分的原因,对于现代都市男女的孤独和空虚的刻画,对于消费社会中精英们种种反智行为的讽刺和揭露,才是这部剧最大的看点。

该剧一共12集,讲了10个小故事,乍看之下各个故事相互独立,但其实,都有着松散的联系。

比如第一个故事中一闪而过的男配角正是最后一个故事里的男主角,编剧用这样的方式将整部剧编织在一起,勾画出了一幅都市百态

整部剧要从陈振邦(张继聪 饰演)开始讲起,他原本是个保险推销员,做了几年,既没赚到钱,还被同学老友疏远。

就在他考虑转行之际,损友云哥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邀他到自己的赌球贴士网站工作。

陈振邦心有戚戚,他觉得自己做保险至少还算份正经工作,可赌球贴士不就纯属骗人?

在酒吧和云哥聊了一个多钟头后,陈振邦打破第四面墙,直接对着镜头向观众说道,“云哥跟我分析,在香港最赚钱的工作就是骗人。再高一层次,就是骗了别人的钱,又不会犯法的工作。

这种歪理邪说听起来离谱又荒诞,但现实比它更离谱更荒诞——陈振邦真的找到了这样一份工作,那就是动物传心师

所谓动物传心师就是靠着能量感应与动物交流的人。随着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主人愈发渴望能和自己的宠物有更多交流,这时动物传心师就出场了。

在宠物生病、走失、死去后,动物传心师会先用自己的能量与之交流,随后再转告给它们的主人,并以此赚钱。

讽刺的是,本来对这个职业嗤之以鼻的陈振邦,竟然真的入了入行,在宠物论坛里混出了名堂,开始有顾客找他做传心。

虽然对宠物和传心一无所知,但靠着推销保险的口才和洞悉人心的话术,短短几个月,陈振邦的生意越来越好,名气越来越大,他甚至还开了课,教别人如何与动物传心。

陈振邦有了钱,买了豪车,曾经对他爱答不理的女人都开始主动示好他,但这个角色被塑造的越成功,整个故事就越讽刺。

这个故事的名字是《畜牲传心师》,“畜牲”一词一语双关,既代指动物,也暗骂了靠着忽悠出人头地的陈振邦。

可除了陈振邦,其他人的种种无知甚至是反智行为也是被讽刺的对象。传心课上有一幕,一圈成年人聚在一起学狗叫,美其名曰释放自我。

此时陈振邦内心os是:你看,当人类长时间缺乏分析能力,场面就和现在一样,让他们吠就吠。

陈振邦是靠着收智商税发家的,但不正是这些人盲目的跟风和崇拜滋养了一个又一个陈振邦么?

陈振邦发达后,偶遇了学生时期自己心仪的女神,重新展开追求,金钱和豪车能帮他抱得美人归么?

关于金钱和爱情的探讨也是这部剧的主题,尤其是当故事背景设置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时,这样的讨论更具现实性。

《因为寂寞,所以健身》这集中,技术宅男莫直因为体型肥胖在公司常遭人奚落,但心仪女生的一句话“大只好,大只有安全感”给了他动力,他直奔健身俱乐部。

在健身教练的疯狂推销中,他不停刷卡买课。他发在社交媒体上的健身照片还引来了心仪女生的点赞,让他一度觉得,这就是爱情。

但结局却是,健身俱乐部卷钱跑了,他被骗了10万块。而心仪的女生是一名黄金投资顾问,向他示好只是打算发展他成为自己的客户。

这样打着爱情的幌子谈钱的故事不也常在现实生活中上演?

最后压轴的故事《碌架床》则更看得人心头一惊。

碌架床即双层床,剧中,这个双层床住的既不是姐妹也不是朋友,而是两对夫妻。

黄家谦、黄家全两兄弟成家后依然和父母同住。在这个35平米的小两房里,一共蜗居着6个人。

两兄弟共同生活在这架双层床上,连夫妻生活都得默默地错开时间,不然,床差不多就离塌不远了。

更别说6个人在同一屋檐下,拥挤又逼仄,连上个厕所都得排队。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对于小年轻来说,买房何其困难,于是,兄弟俩都盯着这套房子的继承权,并为此争吵不休。

这时,老爹出了个解决办法,谁先怀上孩子,谁就拥有这套房子。

这下可好,夫妻性生活,成了战场。

只可惜,弟弟黄家谦被诊断出精子不活跃,无法怀孕,情急之下,黄家谦竟然打起了借精生子的主意,而他找的,正是自己的好友张洛文。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大家可以去剧里自行体会。

虽然这个故事荒诞又可笑,却戳中了无数香港底层群众的痛点,被房子折磨的都市人,宁愿老婆给别人睡,也要争夺一块巴掌大的房间。

现代人的欲望、挣扎和各种丑态在这部剧里被当成黑色幽默调侃着,但背后的现实却又令人心酸无比。

截至2017年末,香港总人口740.98万人,在香港110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均居住面积不足14平米。

正如同剧中的那对兄弟夫妻,他们在高楼上班,看似体面,但一涉及房子,就失去了尊严。

《向西闻记》中的这些故事关于钱也关于爱,牵连房事和房市,涉及谋杀与分尸,既是离弃的都市奇幻故事,也是报纸上的新闻事件。

而在其中尽情演绎的正是每一个被欲望挟持的都市男女,他们的寂寞、空虚、贪婪,他们的爱而不得,全都被创作者信手拈来拍成了这出荒诞又真实的好戏。

在这出戏里,我们能看到别人,也能看到自己。

(ps,回复剧名,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