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柯:虽然是“命题作文”,可我特别喜欢《烟火人间》

“烟火了人间三千年,有什么风起云涌没有见,所以再大困难也谈笑风生,从容优雅每一天……”对于这首《烟火人间》,台湾音乐人陈彼得非常喜欢,他说:“旋律不落俗套,很清新现代。在锦江泛舟,吹着微风,听着这首好歌,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作为“天府之歌”全球征集活动中的特邀作品,著名音乐人小柯创作的这首歌,细水流长,入木三分,更是被众多网友称赞为“最好听的一首‘天府之歌’”。

小柯

小柯,资深音乐人,资深到无论你对小柯这个人是否熟悉,你都能唱出小柯的歌。2008年向世界敞开怀抱的《北京欢迎你》,诠释了杨过与小龙女从生死离别到携手归去的《归去来》,唱断无数人心脏的《等你爱我》……他的作品,很少会有夸张的炫技,都是简简单单的旋律,清清淡淡的歌词,每一句都抓住人心。

为成都所写的这首《烟火人间》,亦是如此。

成都是中国最具烟火气的城市 没有之一

5月18日晚,小柯来到成都,在五粮液成都金融城演艺中心演唱了《烟火人间》,这是他第一次在成都演唱这首为成都创作的歌曲。演出前,小柯在洲际酒店接受了红星新闻专访。

小柯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命题作文”,可即便如此,小柯也坦言自己特别喜欢《烟火人间》。“我原来有个习惯,到陌生的城市,不会到人多的名胜古迹,会去普通的地方溜达,像早市、茶馆之类的。我发现很多成都人,老老少少,好像都不用上班,喝茶聊天,特慵懒,特闲散。后来慢慢深入了解,就像歌词中唱到‘于是繁华之际是轻描淡写,一杯茶摆出一片天’,他们聊着天就把工作做了。”

“在这个城市,节奏是慢的,可是它一点也不差,很蓬勃,甚至比北京更热烈。凭什么这个城市能这样?我查阅了历史,三千年没有改名,到现在还叫成都,‘烟火了人间三千年’,难道这不是最具有烟火气的城市吗?在中国,找不到第二个城市像成都这般具有烟火气了。”对于这首作品,小柯透露看重的是这座城市的精神元素,甚至最早创作的时候,歌词里面都没有提及“成都”。

小柯有个习惯,创作这样的作品,“从思考的点出发,追求它的根源”,所以整个创作过程中,他琢磨的时间最长。“坦白讲,这首歌题材不大,属于爆发性的创作。但是前期的思考、寻找花了些日子,后面写歌其实很快。”小柯所提及的“琢磨”,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寻找。“我身边的成都朋友特别多,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和成都的朋友在调制一款自己喜欢的白酒。在正式上市前,我肯定会与当地的朋友品酒、聊天,这个过程特别深刻。”小柯发现,“效率”和“状态”是两回事。“其他高速运转的城市,大家总说状态不好,效率一定不行。其实不是这样的,尤其是写歌、做音乐的,我在品酒,我在聊天,不代表我没有思考、没有工作,效率会比你差。”同理而论,小柯的成都朋友天天都在玩,但是时间、节点一个没有拉下。“这是在一丝一毫的细节中发现、寻找这个城市特别有趣的地方”。

“一个懂得生活的人才会更好的去工作”,小柯非常认同这句话。“就像歌词中唱到‘有一种生活是信步悠闲,看风景跌宕让内心平坦’,成都有高山流水,有广阔平原,看惯了大河大川,内心才会平静。成都的美食,苦辣酸甜更不用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浸入到每个人的生活。”小柯笑称自己不愿意留在成都生活,“你让我在这里生活,可能我就真懒了。我习惯了写歌必须在自己的钢琴房,要有明确的场地感。”

打造“国际音乐之都”要把音乐市场调动起来

但是小柯每年都会来成都不少次,其中不少工作都是与成都打造“国际音乐之都”有关。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小柯道出了一些肺腑之言,“打造‘音乐之都’,我觉得不能光喊口号,也不能只是调动我们音乐人的事,这样会不经意地变味。”在小柯看来,音乐人需要调动起来,市场更需要调动起来。“拿我的小柯剧场举例,我经营了7年,一年要演260多场,只靠票房。因为有北京市场的支撑,每天都要演。整个产业链的下游有出口后,你就能长期做。”

音乐也是如此,“说是艺术,但也是生意,要有买方卖方,现在只有卖方没有买方,不能成为液态。”琴师伯牙与樵夫钟子期所说的“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小柯同样用在这里。“不光有唱歌的人,弹琴的人,也需要有观众,观众要懂你。我写歌也好,当演员也好,做歌手也好,这辈子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寻找我的知音,这是这件事的实质。”

一座城市充满了音乐、戏剧、文学,是非常美好的。就像戛纳、维也纳、好莱坞一样,“这些城市,沉浸其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艺术。每个人都被这些艺术所感动,这才是一种文化对一个城市的影响。”小柯也希望每个城市的文化考量,不仅仅是做在表面上。“应该撬动这座城市的人们对美的追求,对美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这才是对的。”在小柯看来,一座城市开始注重自己的文化,便是一个好的开始。

就像成都要打造“国际音乐之都”,小柯直言硬件没问题,差的是软件,全国都面临这个问题。“水涨船高嘛,这个必须需要时间。这当中,整个音乐市场的正确培养,是最重要的,是需要大家合力花时间优先做的一件事”。

在采访最后,小柯也聊到今年年初的新专辑《五十岁的狂欢》。去年10月20日是小柯48岁生日,这个逐步迈向“50”的数字让小柯忽然产生创作一张专辑的想法。“真是特别难得,”小柯表示,将近18年来,他在音乐中大部分创作的都是“命题作文”,甚少有主动创作表达的意识。“所以当时洗完澡,我就坐在电脑前面开始写,半小时就把所有的歌名和重点歌词写完了。”在专辑中,有小柯献给自己的歌,也有献给父母、发小儿、爱人、孩子,甚至还有大夫的歌,但他最后将其定名为“五十岁的狂欢”,是认为自己依然得“折腾”,“凭什么人上了岁数就要成熟稳重?我们的前20年已经拼了命让自己成熟了,后面就应该耍起来”。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摄影报道

编辑 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