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戛纳电影节,已经繁荣到要近亲厮杀了吗?

戛纳宠儿们的神仙打架,大神们的纷纷回归,让这届电影节尤其热闹。

文 | Louis Hothothot 编辑 | 胡雯雯

2019年又是戛纳的大年,照理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2018年已是大年,好片扎堆的状况,曾让李沧东、锡兰、阿比菜帮等一众戛纳嫡系、大佬宠儿们颗粒无收地回家。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任性,今年的戛纳来势更加凶猛。双金棕榈俱乐部的两位(在世的影人仅6位: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比利·奥古斯特,达内兄弟,肯·洛奇,迈克尔·哈内克,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达内兄弟和肯·洛奇,被迫来了一次神仙打架。

另外19个提名导演中,已有一个金棕榈或是评委会大奖以上的,更是占了不小的比例。比如昆汀·塔伦提诺,阿尔莫多瓦,马力克,阿布戴·柯西胥,以及备受溺爱的“戛纳亲儿子”多兰等。可以说,今年的戛纳,是近亲厮杀最厉害的一年,相信评奖之日也会迎来最痛苦的断舍离。

既然大家都入了戛纳的坑,那就这样吧!你们撕,我们吃瓜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戛纳2019海报

先说说海报——向已逝的瓦尔达致敬。新浪潮祖母也有青春年少时,当年的小女生工作照,做成了金色和橘色的色调,“瓦尔达和海滩”这一形象,成为了历史性定格。这绝对是一份迟到的荣誉,新浪潮教母在一众新浪潮男团们纷纷离世之后,才开始收割她早就应得的荣誉。

去年,凯特·布兰切特当上戛纳评委会主席,带领一众女艺术家们站到戛纳电影宫前那块最贵的红地毯上,抗议女性力量的缺少关注。在她身边鼎力支持的,正是瓦尔达。我个人认为,最能代表这一运动的,也正是瓦尔达,尽管她从没有当上过评委会主席,但她其实比谁都有资格担任这个角色。

2019年2月,我曾在柏林见到瓦尔达,她一面咳嗽一边说,这是她最后一部电影了,所以她想谈谈她自己。没想到两个月都不到,她真的走了。

《南方车站的聚会》和《痛苦与荣耀》海报

戛纳选片向来是按地区给名额的,在经过去年的亚洲影人的集体爆发后(李沧东、阿比菜帮、锡兰、是枝裕和、贾樟柯、洪尚秀、毕赣...),今年的亚洲力量低调了不少,但仍然有奉俊昊这样的类型片作者在列。

(《寄生虫》剧照)

有《杀人回忆》珠玉在前,奉俊昊与韩国影帝宋康昊的联手,拍成什么样我都会看。

说来也巧,和奉俊昊搭配的中国电影的名额,被刁亦男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所占据。这样一来,两个人带来的都是各自擅长的男性角色主导的犯罪类型片。而鉴于戛纳口碑会搅动接下来一年来的国际电影市场和风向,可以预计,今明两年的国际电影市场上,亚洲电影角色,要由廖凡和宋康昊两位犯罪大叔来代言了。而凭心而论,廖凡要帅一点。

《隐秘的生活》剧照

再说另一个回归的大神,泰伦斯·马力克,此人曾拍出史上最好的二战电影《细细的红线》,一举搞定柏林金熊,他的作品中总有着深沉的哲学内涵和历史的厚度。2011年的《生命之树》更是借家庭和童年的故事,来指涉人类。纵观全世界,有这个格局的艺术家微乎其微。

当然,他也有失控的时候。2016年那部耗时又费力的《时间之旅》,烧钱做特效,还原了远古时代地球上的爬行动物,再配上凯特·布兰切特的旁白,解读地球生态的历史,宇宙生物的奥秘。深度是有,可怎么看都像是一组画面好看,内容深刻的科教ppt,而非院线作品,气得粉丝忍不住一直骂“装X装X装X...”。

(《时间之旅》剧照)

但马力克就是马力克,就像阿尔莫多瓦,失手再多次,我都不会拉黑他们。你懂的,一旦他们恢复状态,还是能把我们钉死在电影院的座位上。

好吧,也顺便期待一下阿尔莫多瓦吧!这位大神和哈内克、达内兄弟一样,这些年来除了戛纳哪儿都不去,死磕金棕榈。

再说达内兄弟,当仁不让的戛纳宠儿,手里已经有了两个金棕榈,还不罢手,接二连三又拿了一个评审团大奖,一个最佳编剧奖。法国人就是这么爱这对比利时兄弟。但是,我的潜意识里不太觉得他们能再获一尊金棕榈。

(肯·洛奇新片《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剧照)

肯·洛奇也是一样,他们都过了革新电影语言的年纪了,将早已炉火纯青的才华再施展一次,未必会有新人新语言来的刺激。呃,不管怎样,让2019年多两部好电影,他们绝对做得到。也希望他们和瓦尔达一样,永远不罢手!

还有那个昆汀·塔伦蒂诺,他肯定不会罢手的。谁都知道,他是越玩越大,把索尼都搅腾进来了。目前他拿着全球最贵导演的薪水,又搬来了全球最贵的两大男神小李子和布拉德.皮特,让电影《好莱坞往事》自开拍信息放出后,就坐实了影迷最期待电影的头把交椅。

(《好莱坞往事》剧照)

几年的等待,它终于来了。所以,不管获不获奖,昆汀都不会令人失望。他要的是拍电影不走寻常路,拍出乐子!让人“笑,笑,笑,打住,开枪,开枪”。

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一个昆汀!用电影玩深刻,让马力克他们干吧!我们看昆汀,就是为了搞点儿乐子。

昆汀这么玩,戛纳接受了,戛纳要的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电影,不仅仅是戈达尔、塔可夫斯基,而是电影表达的可能性——请告诉我:还可以怎么玩电影?

虽然戛纳掌门人福茂也曾认为,昆汀提名金棕榈的前作《无耻混蛋》中对历史的调侃过火了点儿,不过他还是为昆汀站了台;甚至在日记中还温情脉脉地为昆汀留下了一笔:“颁奖那天晚上,昆汀并没有离开戛纳,他在酒店大堂看了颁奖,为了把光环留给演员克里斯托弗·沃尔兹。是的,他实在是太出彩了。但是昆汀的高风亮节,也让我起敬”。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