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乾隆盛世,怎么就衰落了呢?

清朝从顺治、康熙时期开始积攒国力,到乾隆时达到顶峰。当时无论是军政外交,都有极大的突破。全国人口也首次突破三亿。

在过去的王朝时代,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领土疆域也不断扩大。到嘉庆时期,达到1316万平方公里。但是跟随盛世而来的,便是清朝无可救药的衰落。

乾隆后期,四川、湖广、陕甘、云贵等地,都曾爆发起义。为平定起义,清朝耗尽人力、财力无算。而且到嘉庆时期,起义仍是不断。甚至有一批起义军直接冲入嘉庆皇帝的紫禁城内。

道光继位后,清朝开始遭受列强持续入侵,直到最后衰亡。一切如同多米诺骨牌,接二连三的倒塌。第一颗骨牌的倒下,则是多个因素共同推动的结果。

灾荒无疑是一个重要原因。从现有统计数字看,乾隆六十年在位过程中,受水灾、旱灾、雹灾、虫灾、风灾、冻灾、地震和瘟疫波及的州县达14403个,跟康熙、雍正相比,同比增长了2.42倍和2.73倍。

灾荒对一切以农业为主的时代,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清朝时,整个政策重心都落实在农业上,包括兴修水利,但对商业一直较为排斥。客观而言,乾隆时对救灾仍是极为重视。

除了修建水利工程,乾隆还曾多次免除受灾地的钱粮赋税。因为免除赋税的缘故,乾隆时期江南作为赋税重地 ,实际缴纳的赋税,反而有所降低。除了免除钱粮,乾隆对赈灾,也十分重视。他曾说过:“非赈无以糊口。”即便地方官赈灾的力度超过规格,乾隆也没有怪罪。

但是,即便乾隆对灾荒极为重视,但取得的效果,仍是非常有限。因为推行赈灾,更多需要靠各级官员的力量。乾隆时,官员队伍已经有很大的弊病。他们有很强烈的惰性,且贪腐现象严重。

《清通鉴》里记载:“各省办理赈务,情形百出,其侵渔克扣之弊,在所难免。”赈灾的钱粮,基本落到官员跟乡绅地主手中,真正的灾民,却无法享受这一福利。朝廷推行的荒政便无法赈灾实行。以至于乾隆多次训斥,也无法收到什么成效。

官员腐败,既有官僚队伍自身容易产生的弊病,也跟当时整个上层统治者,包括乾隆皇帝在内,都有很大关联。历朝历代都有官员腐败,只是推行的办法不同。康熙末年就是大小官员都贪,雍正为革除这一弊病,曾推行严法治理贪腐。乾隆时,虽然稍加放款,但用来监察官员的制度仍在。

都察院可以监察全国大小官员。四品以上官员,可以向皇帝上密折。他们通过密折向皇帝举报,从而达到监督官员的目标。

但清朝一直有惩治贪腐的手段,却没有真正防范贪腐的做法。雍正、乾隆时推行的为地方官发放养廉银,京官发放双倍封俸禄制度,也无法杜绝贪腐。

乾隆的好大喜功则助推了这一风气。而且,当时清朝整个皇族生活都十分奢靡,社会风气也崇尚如此。对于那些敢于贪污的官员,人们称赞他们极有本事。

而那些清廉贫穷的官员,常常会招来耻笑,认为后辈子孙不应该向这样的人学习。所以,和珅在乾隆后期的出现,并非偶然。当时清朝官场,几乎是塌方式腐败。千里之内,几无净土。

贪腐怠惰,崇尚奢靡享受的风气,还弥漫到军队中。乾隆后期平定起义时,现有军队已经没有太多战斗力。这些都在不断蛀空盛世的根基。而且极难根除。嘉庆继位后,也仅仅是抓了和珅,对于其他大小贪官 ,却毫无办法。嘉庆的无力,也是清朝后来继续衰落的缘由。

官员只是一味谄媚,对真实情况往往忽略。乾隆时的人口暴涨,本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如果无法养活这么多人,社会就容易出现混乱。灾荒和赈灾的不力,都可能进一步诱发社会动乱。

乾隆盛世的衰落,更在于跟同时期世界的比较。清朝乾隆时,虽开放通商口岸,跟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往来。但是,朝廷对民间贸易,一直极为排斥。

当时有严格规定,百姓不得随意出海,铁器不得多带,粮食不得多带,到了海外后,两年内必须回国,否则抄没家产。一直以来自称为“天朝上国”的清朝,一直对海外国家较为排斥。其实,乾隆对西方国家并不陌生。

乾隆曾让西方传教士在圆明园画了一幅世界地图,他清楚法国爆发革命,也了解俄国的情况。所以当马戛尔尼使团到清朝访问时,乾隆还详细询问英国的情况。

当马戛尔尼使团送上航船模型时,乾隆还详细询问舰船的零件,以及英国造船业的问题。第二天,乾隆就密令两广总督:“英吉利在西洋诸国中较为强悍,且闻其向在海洋有劫掠西洋各国商船之事。”认为需要振作海防,提高警惕。

但是,那些更为先进的舰船并未得到使用,被束之高阁。而且,当时对外面世界的了解,也仅限于极少数人。对于大部分官绅和百姓来说,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一无所知。

光绪年间,举行考试的时候,有一个《项羽拿破仑论》的考题,可考生不知道拿破仑是什么人,于是提笔写道:“夫项羽力能拔山,岂一破轮而不能拿夫。”然后洋洋洒洒开始论述。清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乾隆后期走向衰落,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