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亚马逊股票一热一冷 巴菲特“对决”索罗斯有何深意

根据美国证交会(SEC)最新披露的监管文件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增持摩根大通银行约940万股,但减持富国银行1696.5万股。 该公司增持亚马逊48.3万股,苹果持仓未发生变化。而与巴菲特不同,索罗斯则选择清仓亚马逊、谷歌,增持基立福、康卡斯特等公司。可见在对待亚马逊股票的投资上,索罗斯与巴菲特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操作方法。

亚马逊是美国市场上的一只焦点股票,而索罗斯与巴菲特又都是世界级的投资大师,而两人却在亚马逊这只股票上选择了截然相反的操作。如何看待两位投资大师在亚马逊股票上的操作呢?或者说,索罗斯和巴菲特的巅峰对决又有何深意呢?

就索罗斯的操作来说,还是比较好理解的。索罗斯清仓亚马逊股票,可以认为是落袋为安。毕竟亚马逊股票自从2001年10月1日见底5.51美元之后,该股票一直处于上升的过程中,到去年最高达到2050.50美元,股价上涨了372倍。即便以美股最近的十年牛市这一时间段计算,亚马逊也由34.68美元涨到2050.50美元,股价也上涨了59倍。因此,索罗斯清仓亚马逊股票的行为,属于获利了结。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巴菲特的投资。巴菲特一直都是主张价值投资,强调的是“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所以,巴菲特买进股票,通常都是在股市经过大跌之后,在上市公司股票的价值被高度低估的时候。这一点最明显体现在巴菲特买进中石油H股上。在中石油H股极度低迷之时,巴菲特大量买进该股,随后在中石油H股受到市场爆炒的时候,巴菲特又清仓中石油H股,就这样,在对中石油H股的投资中,巴菲特赚得盆满钵满。

但巴菲特买进亚马逊明显不属于传统的价值投资,巴菲特买进亚马逊股票属于高位买进,与巴菲特自己所强调的“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明显不同。巴菲特买进亚马逊股票不排除扮演高位“接盘侠”的可能性。

那么,如何看待巴菲特买进亚马逊股票呢?这对于巴菲特来说,无疑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即是对价值投资理念的一次修正,将企业的成长性也纳入到价值投资的范畴。毕竟最近这二十余年来,亚马逊的成长性有目共睹,以至巴菲特多次在公开的场合表示,后悔自己当初没有买进亚马逊股票。因此,今年一季度巴菲特买进亚马逊股票,这既是巴菲特长线看好亚马逊成长性的一种表现,也是对价值投资理念的一种修正。

不仅如此,巴菲特之所以买进亚马逊股票,也是因为巴菲特尝到了投资苹果的甜头的缘故。一年多之前,巴菲特选择了对苹果的投资。巴菲特对苹果的投资也是背离了传统的价值投资的。当时苹果的股价按复权价计算也是处在一个历史的高位上,但由于看好苹果的成长性,结果巴菲特买进苹果股票后,苹果股价仍然上涨,巴菲特投资苹果获益颇丰。正是因为尝到了甜头,所以,巴菲特又进行了对亚马逊的投资。至于亚马逊能不能像苹果一样带给巴菲特好运,那就只有时间来给出答案了。

当然,作为投资者来说,目前不宜把巴菲特对亚马逊股票的投资看得太重。一来这笔投资未必是巴菲特作出的决定,本月初的时候,巴菲特曾表示自己不再负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事宜。二来巴菲特对亚马逊股票的投资金额太小,仅为9亿美元,对比巴菲特对苹果超过400亿美元的重仓,9亿美元基本上也就是练练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