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四家,退市常态化“开闸”

全文共2024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自2018年起,“退市常态化”、“加大退市力度”、“从严退市”便成为了资本市场上的关键词,如今的九股暂停上市,*ST海润(600401)等四股集体退市,反映出了从严退市不再只是一个口号,A股的退市常态化已然“开闸”。此外,退市制度作为A股市场优胜劣汰的重要机制,未来的退市方式、退市渠道也有望得到创新。

01

超40万投资者“无眠”

作为2018年期间产生的四只暂停上市股,*ST海润、*ST上普、*ST华泽以及*ST众和无一幸免,四股在2019年集体遭清退,被终止上市,其中超40万投资者受到波及。

沪深交易所5月17日双双发布公告,分别宣告*ST海润、*ST上普、*ST华泽、*ST众和被判“死刑”,四股被实施终止上市。据了解,上述四股被实施终止上市的原因不同,其中,*ST海润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相关财务指标触及了《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净资产、净利润和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三种应予强制终止上市的情形;*ST上普则由股东大会决议审议决定其股票主动终止上市;*ST华泽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暂停上市后的首个年度报告;*ST众和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及净资产为负值、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华泽、*ST众和均属于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ST海润、*ST上普、*ST华泽以及*ST众和的股东户数分别约为24.19万、3.68万、6.77万以及6.15万,合计股东户数达40.79万。根据交易所发布的《股票上市规则》,*ST海润、*ST华泽、*ST众和股票将自5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按照以往退市股在退市整理期的表现,大多会连续走出多个“一”字跌停板。

据悉,退市整理期是为退市公司投资者提供必要交易机会、尽量释放风险作出的交易安排。在此期间投资者可以任意卖出,但对买入的要求较高,包括日均资产以及投资年龄等均进行了设限。

由于*ST上普为主动退市,公司不存在退市整理期,交易所将在公告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决定之日起5个交易日内,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但与上述三只退市股不同的是,*ST上普主动退市后可以随时申请重新上市。

02

九股敲响退市警钟

在上述四只终止上市股走下“神坛”之后,下一批可能的退市股无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目前市场上共有乐视网等九只暂停上市股,均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早在今年3月*ST长生就披露了公司股票于3月15日起被暂停上市的消息,成为2019年的首只暂停上市股;之后在5月10日晚间,深交所对乐视网、千山药机、*ST龙力、*ST凯迪、金亚科技、*ST皇台、*ST德奥等七股做出了暂停上市的决定,七股“扎堆”被宣布暂停上市,在A股历史上也较为罕见;5月17日*ST保千也宣布被暂停上市。

至此,2019年的暂停上市股已达到了九只,暂停上市公司数量创下历史新高上。其中Wind数据统计显示,在2016-2018年产生的暂停上市股分别为三、二、四只。

经东方财富数据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ST长生、乐视网、千山药机、*ST龙力、*ST凯迪、金亚科技、*ST皇台、*ST德奥以及*ST保千的股东户数分别约为2.48万、25.72万、4.3万、4.86万、7.8万、4.49万、1.19万、2.5万以及9.24万,合计股东户数达62.58万。

在上述九股中,金亚科技、*ST长生不同于另外七股,终止上市似乎已被视为“板上钉钉”。沪深交易所曾在去年11月正式发布退市新规,其中新增“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而*ST长生就触及了这一退市情形,已被深交所实施了重大违法退市机制。

此外,金亚科技曾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等违法行为,被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在去年6月深交所已正式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机制。在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退市新规实施后,金亚科技面临的境况比较严峻,公司存在因欺诈发行而一退到底的风险。

03

从严退市动真格

前有九股暂停上市,后有四股集体退市,退市常态化已不再是一个口号,从严退市已然“开闸”。

据悉,自2018年监管层就喊出了“加大退市力度”的口号,在当年11月退市新规正式“落地”,仅在2018年年内就有吉恩镍业、昆明机床、烯碳新材等5股被宣告退市。进入2019年从严退市仍是资本市场的关键词,其中,深交所在4月29日公布的“理事会2018年工作总结及2019年重点工作报告”中就提到,今年要推动加大重点高风险公司监管力度,严格执行退市制度,促进退市法治化常态化,完善市场优胜劣汰机制,将增强交易所技术系统风险应急保障能力放在突出重要位置。

如今,九股暂停上市,四股集体退市,也反应了退市常态化已不再是一个口号。

此外,当下的退市方式还有望创新。易会满在5月11日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时表示,要探索创新退市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坚决退市一退到底。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我国的上市公司主动退市制度和强制退市制度均有待完善,易会满的讲话,是证监会近年来工作的一贯方向,至于未来退市方式是否会有所创新,未来相关部门不排除将出台明确的监管政策。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也表示,“易会满的讲话表明,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种的退市类型,新三板也未必是接纳退市公司的唯一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