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好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统计学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相信文字的穿透力,多以写文章的方式去传递思想、观念。近期,因为一些原因,他面对媒体的机会多了,说了很多话。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的那么几句。他跟中科大校长交流,对方介绍开设专业,任正非说,这些专业后边得加一个学科,统计学。

“大数据时代干啥?(就是)统计。说明我们国家在数学上面重视不够。第二个在数学中的统计学上,重视不够。大家过去看,多年来好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统计学。”任正非说。

去年高考语文,全国卷二极其罕见地出了一个以统计学为背景的作文题目:

“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的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弹痕的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收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对考生的要求是,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

这个故事,在统计学里的称谓是“幸存者偏差”。军方关于弹痕的统计,只包括平安返回的飞机,那些让飞机坠毁无法返程的致命弹痕没有被统计到。

用一个网上流行的段子可以解释这个概念:一个记者跑到春运车厢采访旅客,问有没有买到火车票,旅客都说买到了,然后记者得出结论,春运的火车票很好买。再比如,首富比尔盖茨辍学了,你不能拿这个个案去强调辍学的意义,很多辍学而默默无闻的人没有被纳入统计范围。

《追求卓越》销量过千万册,是商界最佳管理图书之一,是很多企业家的必读书目。作者汤姆·彼得斯在写该书前,寻找到43家优秀公司,跟公司高管交谈,看媒体访谈资料,然后寻找到这43家企业的8个共同的特征,比如采取行动、贴近顾客、自主创新等等。

但这本书的尴尬在于,出版十年后,书中的优秀公司中14家陷入财务危机,1家倒闭;二十年后,书中70%的公司业绩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三十年后,也就是2012年,书中70%的公司增长停滞,5家倒闭或破产重组。

这种研究是幸存者偏差的回溯性研究。从所有公司出挑选出43家优秀公司,然后又去找到8条卓越法则,但他们是幸存者。很多符合这8条法则的公司已经倒闭了,但这些不幸者可能就不在统计范畴内了。

如果我们自称找到成功企业的特征,一个有效的检测方法是看拥有这些特点的企业在未来10年、20年、30年的表现。很可惜,汤姆·彼得斯提到的优秀企业,未能通过考验。那么他提到的这8条法则究竟是科学,还是说服力不强的鸡汤?

研究企业和商人成功的新闻、图书作品,容易犯幸存者偏差的错误。富豪以及他们的公司永远不缺故事,很多管理类的图书以及打着理中客旗号的揭秘性、非虚构报道唾手可得。但这些文字的指导意义需要打个问号,毕竟,幸存者太少。

“幸存者偏差”无处不在。求医中,很多人相信所谓的偏方、神医,那是因为他只听到经过筛选的个案成功结果,那些因为听信偏方而死掉的人并不会说话。所以权健陷入争议时,我们在网上也看到一些为它辩护的文字。“女朋友都是别人家的好”,那是因为你只看到个别优秀的别人家的女朋友,还是在化妆、跟你礼貌客气交流的前提下。

媒体机构偏爱负面新闻,比如战争、饥荒、疾病、腐败、失业、杀人、强奸、出轨等等。如果记者去报道一个好消息,他很可能失业,岁月静好,点滴进步和发展的故事很难登上头条。媒体擅长的也是挑选幸存者,即那些反常的,且能成为选题的故事。

吴谢宇杀母案曾经占被广泛报道。但这种恶性案例只是极端,有关部门在2014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杀人案每10万人0.7起,与瑞士相当。波音某个型号的飞机出现事故被广泛报道。但现在出行领域,飞机目前还是最安全的交通方式。

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断被诟病。但是,从2017年人均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三个衡量居民健康水平的指标来看,中国都在往好的方向改善。

媒体上总是充斥着战争、恐怖袭击致死的报道。但是,自二战后,战争带来的死亡人数急剧下降。(世卫组织2014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80万人自杀身亡,自杀死亡人数已经超过战争和自然灾害致死人数之和。)

媒体讲一个负面的故事更具有戏剧性,但是这个故事很有可能是在一个持续进步的大背景下。当我们从媒体上听到一些可怕的故事时,要去找更全面的数据,那些数据可能像死人一样不会说话,需要你去发现,统计。注意到这些,就会少一些“这个世界还会好吗”的牢骚和悲观。

幸存者偏差只是统计学中的一种谬误。但仅仅是这一种错误,就得交无数的智商税,就容易犯错。

2018年高考全国卷二将统计学和逻辑学常识作为一种知识点,有评论称赞这是逻辑回归,值得赞扬。但我要是上了考场,估计要懵逼了。我没学过逻辑,只会写议论文,就是那种拿着几个死记硬背的论据做支撑的文章(包括本篇文章)。腾讯《短史记》栏目的文章称,中国的中学语文教育里,有一段时间是有逻辑学教育的,但是1988年后,逻辑学教学内容被删除,到90年代,很多大学的逻辑课从必选成为选修。

任正非在央视的访谈里强调了统计学的作用。这句话没毛病。

18世纪的英国神父贝叶斯以“贝叶斯定理”闻名,这套统计学公式如今被用在阻止网络垃圾邮件以及当下的机器学习中。对于程序员来说,统计学基础不牢靠,编程可能很吃力。

而对于我们这些大众来说,统计学知识不牢靠,很有可能偏听偏信。至于人与人、微博上的键盘侠与键盘侠、国与国之间的纠纷,如果都能以统计学的逻辑思维去讨论,去讲理,麻烦可能会减少不少吧。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