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美许仙”,却想成为“苏大强”

不得不说,看着这位刚刚在收官的《新白娘子传奇》中出演的“最美许仙”,在不远处拍着时尚大片,是件愉悦的事。

拍摄时间很长,过程中衣服几经更换,于朦胧都耐着心,像一杯温润沉稳的白水。没有刺眼的热腾气流,却不会冷下去。

偶尔一抬眸,对上围观的工作人员,陌生或熟悉,他都会在唇边绽开一抹柔软笑容,搅起一池跌宕。

仿若间, 那个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衣袂飘摇、姿容出尘的形象,渐渐融于眼前这个人的脸上。

专访中,他沉静,话不多,回答问题时眼睛会真诚地盯着提问人。

偶尔被夸颜值高时会露出些许腼腆,在冷场时不经意说出一两个笑话。

无数个鲜活的侧面,加上直抒胸臆的剖白,构成了这个更加立体、不同以往的于朦胧。

(以下为于朦胧自述,由笔者整理)

1

“好的演技要真实

倪大红老师的表演太动人了”

《新白娘子传奇》前不久刚刚收官嘛,我有关注到它的豆瓣评分,不是特别理想。

但我觉得因为它是经典作品的翻拍,所以有争议很正常,也说明大家很尊重原来的经典作品。

当新的演员去翻拍去诠释这样的经典形象,肯定会引来褒贬不一的评价,与此同时这也让我看到自己需要进步的地方。

《新白》的导演叫智磊,是张艺谋导演和顾长卫导演的同班同学,摄影经验非常丰富。

因为我没戏的时候会去看别的演员演戏,在导演身上学到很多。

譬如在待人接物方面,导演非常低调,很谦和。其实对我来说,那么厉害的前辈,在片场完全没有脾气,即使遇到比较混乱的时候也会始终以很好的态度对待大家。

平时如果我不主动找他去聊一些事情,他不会说非要揪出我一些毛病,但当我找他请教一些东西时,他就会毫无保留地告诉我。

这些年在演戏方面,不能说有很大的进步,但我一直努力倾向于把自己比较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比较像体验派,就是把自己的情感化为表演的一部分。

因为我觉得好的演技就是要真实。

譬如《都挺好》中倪大红老师的表演,就非常真实。

你在看的时候,会觉得苏大强这个角色特别像哪个亲戚,像亲戚家的很作的爷爷奶奶,没有任何的表演痕迹,完全不会觉得是在演戏,就像是一场真实的人生。

《都挺好》中很多场戏,他的表演都非常非常出众,是我目前向往和追求的那种。例如中间闹着要自杀,还有牵着姚晨老师的手在小巷子走那一场,太动人了。

《星际穿越》中马修·麦康纳的表演,也让我很受启发。

其中挺打动我的一段是,他去了一个星球,然后回到飞船上的时候其实地球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女儿儿子都已长大成人了。

之前女儿不愿意见他,因此视频时都不出现,后来女儿长成了一个成年人,再对话的时候那个画面、那段哭戏,简直太揪心了。

这些表演让我对过往一些角色的诠释,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

以前觉得表演可能就是比较表面的,也不懂真情实感地去投入感情,看了那段后会发觉真的就是真的,掺不了假,没有办法通过外在的一些东西去表达。

比如我曾经饰演了许多不同的角色,有些跟自己有共同点,有些没有。

当需要我饰演一个非常外放的人时,因为跟我性格本身很不同嘛,所以我就要去找,去释放这样的性格,然后试图去贴近这个角色。

我觉得当演员很开心很爽,因为你可以去做不同的事情,那些你在生活中或许没办法做的事,体验别人的人生。

可能或多或少,我有一些悟性,就是说代入角色的时候比较快,在抽离时也能很好地说再见。

2

“如果有参演科幻片的机会

请一定叫我“

我喜欢科幻电影。

有时候有空就去电影院,但如果有些电影上映时没时间或者没机会去看,就会买张蓝光碟自己在家里看。

科幻给我的感觉是离自己的生活很远,以前也会想说想上天,去太空看一看,尽管可能没有机会,但科幻电影和小说其实能帮助实现这一点。

我是双子座,也就是有AB两面的人,比较“精分”。一方面话少,另一方面对新鲜的事物很感兴趣,总想尝试些不同的角色,比如变态杀手、科学家等。

最近一直在看《三体》。

《三体》我看了很多遍,第一次看的时候,只是觉得震撼,然后有些地方、有些概念还是不太懂,比较硬科幻。看的时候会觉得,中国也有这么优秀的科幻作品,很棒,很不可思议。

最喜欢的电影嘛,还是《星际穿越》。看这部之前从未受到过这么大的震撼。

譬如片子里的四维空间、虫洞和黑洞等,以前虽然了解过相关信息,但例如黑洞,人类从未有过真实照片,只是大家想象出来的样子。所以当在电影里首次看到通过电脑技术和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拟像化实体,会特别震惊。

我觉得诺兰导演是一个很有自己坚持的导演。虽然现在商业片横行,但他每次都有创新,而且他对于自己的坚持是一定要使用胶片来拍摄。

每一种类型的片子,其实都会有人去喜欢,都有它的受众。

当然,还是要看你做这个片子的初衷和梦想。尽管现在商业大片市场占有率比较高,但不代表相对小众的电影就没有市场,就不会有人喜欢。

我非常喜欢科幻片,希望以后如果有参演科幻片的机会,一定要叫我。

3

“我是一个信命的人”

我是一个信命的人。

现在会看的话,好像人生中并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觉得好多事情的发展都像是命中注定的。

比如说之前参加快男比赛,很早就淘汰了。后来再去参加的时候,已经不是适合的年纪了,但身边朋友就说现在快男在找人,要不要去参加海选这样,我当时想,应该是年轻孩子去,可能我就不去了。

但是到最后一天报名的时候,我还是去了。

没想到去了反而被选上了,完全出乎意料。后来我想,当初很想去晋级的时候很早就被淘汰,后来不想要的时候,这个机会反而却来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就像我小学时候,在新华书店看到过一本讲电影的书,那个时候书店这种教材不是特别多,属于比较先锋类型的。当时看到画幅啊,什么4:3啊,16:9啊,了解到了当时数码摄像机这些最前沿的机器,就想如果能拍电影该多好。

虽然后来家里人想让我学音乐,但导演在我心中其实一直是蛮崇高的一个地位。遇到喜欢的导演和影片,我都会立即去搜索相关知识,希望一旦时机成熟,自己能有机会试一试。

后来拍MV时果然就用到了以前学习的一些技巧,虽然离电影导演差十万八千里,缺少很多专业知识和阅历经验,但这些会让我知道自己哪些地方需要提升。

在为一些机会做准备的时候,我也会去看一些电影,然后看一些书或者小说再去演戏,避免一问三不知,什么也不会情况的发生。

生活中我是个很随意的人,慢热,话不多。有时候同事或者朋友就觉得我比较无聊,因为没工作时可能就在家呆一天,看看电影啊什么的,朋友叫我出去我也不出去。

小时候,其实我会更内向。

小时候都不交流的。很多小孩喜欢出去玩,就像夏天或者冬天出去疯,到了吃饭的点也不回家的那种。我是我妈让我出去我也不出去,一直在家,干坐着也能坐一天。

我觉得演戏其实会让我被迫多说话,多交流,性格变得外露很多。

以前到剧组的时候,别人不主动说话我很难跟别人主动搭讪,就可能别人没有给我微笑或者比较正常的表情,我都不敢上去说什么。

但是现在的话,比如跟别人一旦有眼神交汇,我就会去打招呼,介绍自己,然后说一些我们可能会在剧里搭戏啊之类的话。

我其实不常崩溃,但无力感会有。

有段时间,公司也没什么安排,比完赛也没发唱片,每天会去一些奇怪的商演,唱的也都是比赛期间的歌,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会觉得在消耗粉丝。因为他们每天花很多精力和钱去给你捧场,但你却没有带给他们真正的作品,会感到很愧疚。

后来我就觉得,命运给我什么,有机会我就去试,去争取,如果不是我的那么也强求不来,这样活着会不那么累。

我会把为别人而活的那一部分努力做得很好,安排好我所有能安排的事情,对重要的人好。

剩下的部分就是我自己的部分,谁都不要来管我。

采访、作者、编辑:娜塔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