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教授魏少军: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应该如何创新

C114讯 5月19日消息(岳明)在日前召开的“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暨第十七届中国半导体市场年会”上,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半导体产品靠情绪化是解决不了问题,还是最终得靠创新。

在魏少军看来,创新与研发有着本质的不同,只有发明得到应用,并且在经济上起到作用,才称之为创新,因此创新不是一个技术概念,而是一个经济概念。“我们如果不把‘创新’和‘经济’联合起来,大概我们就不太会创造价值;如果只停留在创造和发明上,我们是不会有经济上的回报。因此对于创新和发明,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如果我们不能够在正确时间,正确地点,使用正确方法,用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情并产生正确的结果,有可能我们超前两步是先烈,超前一步是先驱,所以这个过程不能急,有的时候还要非常冷静地看待这个社会发展。”魏少军表示。

创新永远不会太晚,以苹果公司为例,其核心产品iphone为例,其面世之时,诺基亚公司如日中天,市场占有率超过40%;以Google推出的安卓操作系统为例,其推出之时,塞班的市占率超过52%。“关键是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能力,有这种决心。创新的要素是什么呢?敢想、坚持、敢为、勇气。我觉得敢为人先、敢于打破常规、坚韧不拔、绝不轻言放弃,敢于尝试,不拘泥于现实;不怕失败,摔倒再站起来。”

在魏少军看来,当前的集成电路有太多的人为因素在影响着我们,大量企业领导人不敢突破现实,我们要追求最好、精益求精、整合资源、勇于否定,你才能真正创新。“对于芯片来说我们还要回到技术本原,技术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是万万不能的。”

魏少军在发言中更是举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个事情。第一个是IC电话卡芯片,二十多年前,大街小巷都布满了IC电话卡电话机。我们国家每年进口的IC卡的芯片数亿只,贵的时候到1美元,我国每年花几亿美元去进口IC电话卡芯片。后来呢,我们用CMOS技术替换国外的NMOS工艺,不但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而且诞生了我们国家半导体产品当中第一个销量过亿的产品,彻底解决了我国当时对IC电话卡上的对外依赖。

第二个例子是SIM芯片,当时每张卡的进口价格10美元,一张SIM卡进来就是80多人民币,每年进口的SIM卡就要花费几十亿。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要不然沿着国外的老路走,但我们没有这样的工艺。我们大胆采用Flash替代ROM,实现读写迁移,后来加上软件控制,能够通过不同的应用,就把成本降下来了,我们按照这样的方式推出叫闪存的架构,后来我们进行开放,开放以后国内的企业开始大批量生产。“我们没有太好的技术,但是敢于去想,敢于去试,我们把问题解决了。”

第三个是硬件安全的问题,安全问题引起所有人的重视,特别是前几年斯诺登事件,去年CPU曝出来熔断等问题,因此安全性被提到很高的位置,但是问题是怎么能够识别芯片的安全?用源代码的方式是不现实的,聚焦到密码,去寻找所有的木马漏洞,也同样走不通。我们是不是想想其他的方式呢?我们用可重构芯片做了一个看门狗,把CPU跟它公开的指令集进行比对,任何行为只要不在官方的指令集说明中出现,我就认为你是非法的。目前,这个方案已经得到了产业界的认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集成电路需要创新,创新的路就在我们脚下,在今天这个历史阶段,我们碰到很多困难,但是这不影响我们创新,更需要我们进行创新!”魏少军表示。